第一百五十章 李老登门-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章 李老登门

    一如既往的求点击,求推荐。打赏加更,谢谢!

    “是吗?没关系,只要与明中信无关就无需担心,查查就能得知,府城难道还能有事躲过你的耳目吗?”萧飒明显松了口气,还以为是明中信。既然不是,那就无须介怀。

    也是,明中信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岂能有此能耐将几个大活人变没了。

    “去查一下,也许事情没办好,邢三怕你追究,一时害怕,就自己躲起来了!”萧飒回过神后,吩咐道。

    他对这邢三根本就未看在眼中,本也不希冀他有所作为,对付明中信,还得看自己的手段!

    看萧森一脸懵样,萧飒皱皱眉,“还有何事?”

    “那明中信不知为何与一石姓的生意人来往,邢三等也是被他所伤!”

    “是吗,去调查一下,看这石某人是何方神圣!”萧飒道,“随时关注明中信的动静,有何异处即时来报。”

    中年人悄无声息地来到内室。

    “又有何事?”老人皱眉道。

    “那明中信原来与石文义还认识,石文义还为他解围,拿下了捣乱的地痞,一同用餐后,现在回了小院!”

    “是吗?这明中信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还真得会会他了!”老人一脸怪异地道。

    一宿无话。

    明中信早早起床,要去办理钱师爷交待的事宜。

    仆役却来报,有人来访!

    咦,自己初来乍到,府城也无认识之人,是谁呢?

    难道是他?明中信眼前一亮。

    “快请!”说着,明中信站起身形往外迎去。

    来到门前,却见正是那老人带着中年人及随从在门外等候。

    明中信心中暗笑,终于来了!

    脸上却是一片惊奇之色,“二位这是?”

    “小友,我等冒昧前来,还望海涵!”老人上前拱手道。

    “不敢不敢,请进!”明中信收敛惊容,伸手肃客(迎进客人之意)。

    众人坐定,小月奉上茶水。

    “小友,此次前来,皆为感谢小友的救命之恩!”老人示意奉上礼单。

    “哪里,举手之劳,何须感谢!”明中信连忙推辞。

    “救命之恩岂能小觑!还请收下!”老人坚持道。

    明中信勉为其难地让小月收下。

    “未请教大人尊姓大名?”明中信拱手道。

    “老朽姓李,此乃小儿兆先,字徵伯!”

    “哦,原来是李老、李兄!”明中信与李兆先互相见礼。

    明中信心中有些失望,那中年人原来不是提学大人!

    本来,明中信对上萧飒,虽然不怕,但就怕知府为其设置障碍,影响府试成绩。

    昨日听石文义谈及,此处居所乃属提学大人的。

    看来那中年人可能就是提学大人鲁子善。

    自己居然救了提学大人的父亲!一时间明中信兴奋莫名,凭此恩情,提学大人怎么都能施以援手吧!

    待他们上门前来拜谢,那时,在适当时候将自己与萧飒的恩怨说与提学大人,想必他会有所动作,为自己创造一个公平的考试环境,这应该没问题!

    左盼右盼,终于来了,却与所想大不相同。

    这中年人根本就不是提学大人,那自己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

    看来通过府试还得靠自己,明中信收敛心神,坚定信念,不再患得患失。

    “不知小友来府城何事?”李老问道。

    “小子来此乃是参加府试!”

    “哦,那老朽不才,自荐府试前为小友查遗补漏,你看可好?”李老缓缓开口道。

    李兆先也是无比惊讶,父亲这是要收徒啊!从未见父亲如此热情地想要当别人师父!

    这明中信何德何能,居然获得父亲如此青睐,亲自自荐要当老师,这要是被京城的那些举人进士知道了,可是要翻天的!

    “谢李老厚爱,明某不敢背师另投!”

    明中信居然拒绝了,一时间李兆先更是心头凌乱,本来父亲一时心血来潮要收徒就够自己惊讶的了,没想到这明中信居然直接拒绝,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想及明中信尚不知父亲的名讳,那也是情有可原的!想父亲名满天下,受万人景仰,京城的那些举子进士想投入父亲门下都疯了。

    他一个连秀才都不算的童生,怎会有如此底气,不拜入父亲门下!

    如果他知道父亲的大号,那他一定会哭着抢着要拜师的!

    “明兄,我父亲可不轻易收徒,机会难得啊!”李兆先提醒道。

    “明某不敢数典忘祖!”明中信依旧油盐不进。

    李兆先待要再行规劝,却听父亲轻咳一声,立刻住嘴。

    “小友既不愿投入我门下,那老朽也就不再强求了!”说实话,李老刚才心血来潮,收徒之语出口,实际上心中已经后悔,但说出的话不能收回。

    但想及救命之恩,只当偿还恩情吧!再想到他所作诗词,确实不俗,心中自我安慰,明中信确实有才的,应该不会丢他的面子,所以也就顺其自然了。

    然而,当明中信拒绝他的提议之后,李老本应高兴,但不知为何,心中却充满了失落,好似重要的东西丢失一般。

    “但明小友不介意让我见识一下时文、经文和策论造诣吧?”李老说道。

    他想既然不愿拜师,那自己从他的所作文章中找些漏洞给予指点还是可以的,就当偿还一些恩情了!

    明中信思考片刻,也好,就拿平时所作文章让李老指点一下,也许经过指点,自己真的有所进步呢?

    他从袖中取出几篇手稿,递给李老。

    李老接过书稿,展开观瞧。

    “子谓颜渊日‘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嗯,此乃四书中孔子所说,是孔子与弟子颜回讨论士人用舍行藏两种生活选择。此文只能讨论“用舍行藏”、孔子颜回以及孔对颜说。

    继续往下看,却见“圣人行奥迪空调之宜,俟能者而始微示之也。”此为破题。

    嗯,破题不错,既体现了孔子颜回二人的师生关系,又突出了颜回的悟性。

    “盖圣人之行藏,正不易规,自颜子几之,而始可与之言矣。”此为承题。此乃孔子讲的关于行藏的道理。

    接下来,起讲,此乃正文的开始,之后,提比、出题、中比、过接、后比、束股,一一畅述,文中仿佛看到孔子循循善诱,娓娓道来。

    此子文章写得感情充沛,文笔生动,对仗工整,此乃不可多得的好文章!

    李老越看越是心惊,心道,这是何人所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