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征服李老-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三章 征服李老

    “真有那么好吗?”李兆先甚为怀疑,自己可是吃过不少的山珍海味,嘴早已养吊了。

    张采立刻为他解惑,将明家的百花宴与药膳一一为他介绍。

    李兆先也是听得口水直流。

    “真的有那么好吗?”李老也表示怀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些菜品,难道是陵县的特色菜品?

    “呆会李老品尝后就知道了!”石文义回答道,“话说,李老是如何与明哥儿认识的呢?”

    “明小友是老朽的救命恩人!”李老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

    “是吗?您也被明哥儿救过?”石文义一脸惊奇,还真是巧啊!

    “难道你也是?”李老也是惊疑不已。

    “说起明哥儿的医术,那真是没的说,可是一绝!”石文义为明中信免费扬名。

    “想当初,我在陵县遇刺,被贼人当胸捅了一刀,命在旦夕,明哥儿几针下去,将刀抽去,未流一滴血,也未有丝毫疼痛,开了几副药,几天之后,我就活蹦乱跳了!你说神不神?”

    “有那么神吗?”李兆先疑问多多。

    “有那么神吗?把那个吗字去掉。”石文义与有荣焉地竖起大姆指,“明哥儿的医术真可比得上古时的什么华佗、扁鹊了!”

    “咦,石小友在陵县被贼人遇刺了吗?”李老问道。

    石文义心道,坏了,不知不觉将底都快泄露了!

    石文义尴尬地笑笑。

    旁边张采解围道,“是啊,在去陵县的路上被仇家暗害的!正好碰到外出游玩的明哥儿,自愿为我家掌柜的诊治,当时我们也是不信,只是情况万分危急,不得已,让明哥儿一试,没想到,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是吗?一时间李老的信心大增,既然他们都说明中信医术高超,看来不假,应该是真的了!

    那么药丸还真说不定有效,即使无效,这不有明中信呢吗?请他去京城就好了!老友的病有希望了!

    李老莫名的高兴,今日收获多多啊!

    “少爷,宴席已经准备好了!”小月上来回报。

    来得真是太及时了!石文义和张采长出一口气,再编就编不下去了。

    “几位咱们还是先用膳吧!”明中信觉得小月来得真不是时候,这场好戏太好玩了,真想继续看下去!

    石文义与张采连忙站起身形,逃一般出了房门。

    明中信望着他们的背影失笑。

    “李老,请!”

    “好,一同去!”李老站起身形。

    众人也随之出门。

    众人来到厢房,却见房间正中放着一张桌子,上面已经放了几盘凉菜,而石文义与张采已经坐在桌前。

    “你就拿这些招待我们?”石文义诧异地望着明中信。

    “不错啊?挺素雅精致的。”李兆先望着菜肴道。

    “那是你没见过精致豪华的药膳大宴,那气派,那色泽,那味道,那感觉,简直高雅得不得了!”石文义一脸陶醉样。

    有那么好吗?李兆先表示怀疑。

    “不过今日就不一定了!”石文义和张采神情一垮,都不想拿筷子了。

    二人幽怨地望着明中信,“明哥儿,你不地道啊,居然糊弄我们!”

    “爱吃不吃!”明中信给了他们一个白眼。

    “李老,请品尝!”明中信举手示意李老用膳。

    这个面子不能不给,李老拿起筷子下筷尝菜。

    嗯,李老眼神一亮,不错,继而再次夹起一块,闭目享受,清爽可口,香脆酥俱全。

    石文义愤愤然,拿起筷子,“就用这个招待我们!就用这个招待我们!”

    很是气愤自己被如此慢待,夹起菜品品尝一口,然后就不再说话了,而是慢慢咀嚼,神情慢慢变化。

    见此情形,其他人哪还不知,菜品好吃,连忙动筷。

    只吃了一筷子,几人齐齐愣住了,其中张采,他们是吃过明家菜品的,这些菜肴与以往不同。

    几人对视一眼,慢慢咀嚼口中食物。

    石文义猛然拿起筷子猛夹菜品,一通猛吃。

    众人也不甘人后,再无心思说话,筷子一伸,如狂风过境,风卷残云,将桌上几盘菜品一扫而光。

    此时,李老缓过神来,睁开眼睛,举着筷子想要夹菜,然而,定睛一看,傻傻地望着空空如也的盘碟,呆若木鸡。

    这些人就不知道尊老吗?都不给我剩点?

    “还有吗?”几人意犹未尽。

    “来啰!”李玉民、赵明兴及几位仆役一一端上菜品,四荤四素。

    依旧是家常菜肴,并无百花宴和药膳席的菜肴。

    然而,众人依旧吃得津津有味,也许是吃得差不多了,也许是李老让他们想到了尊老,众人也就不再抢食,一个个化身温润君子,慢条斯理地品尝菜肴。

    李老也就重新品尝上了菜肴。

    李老边吃菜肴,边点头不断,淡而有味,肥而不腻,太符合他的味口了,不知不觉中居然吃撑着了。

    明中信见李老不住摸肚皮,向旁边的李玉民一使眼色。

    李玉民端上了一盆清汤,放于桌中。只见清汤清亮温润,干净透彻,清香扑鼻,看着就有食欲。

    “李老,饭后清汤,请品尝!”

    “不行了,吃不下了!吃撑着了!”李老连连挥手,示意再吃不下了。

    “无妨,此乃专门为李老炖的汤,意为养生被气,有益于心疾之症!”明中信解释道。

    “这样啊!有心了!”李老越来越欣赏他了,这小子,太有眼色了!

    拿起汤匙,一口汤下肚。

    第一感觉就是,很美味,极好喝,一经入口,直入肠胃,那份舒坦,无法形容!

    一个饱嗝上来,瞬间清香从胃中翻回口中,那个回味悠长的感觉,不要太美了!

    李老微微闭上眼睛,享受啊!

    良久,李老张开双目,“过瘾,过瘾,多少年了,没吃得这么过瘾了!”

    众人纷纷附和,李兆先更是双目发亮,盯着桌上空空如也的盘碟,垂涎欲滴!

    “明哥儿,还有吗?”石文义问道。

    “不好意思,今天就准备了这么多,大家海涵!”明中信一脸淡然地解释道。

    众人身为客人,总不能与主人再要食物吧!也就不再索要!

    石文义脸皮虽厚,但当着李老的面,也不好意思再要!

    “那酒呢?”石文义转移矛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