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李老离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四章 李老离去

    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打赏加更,谢谢!

    对啊,又忘了酒了!张采一阵懊恼,上次在明家就忘记了,这次又忘记了,还是明家菜品太美味了!

    上次拿回来的酒真是喝嗨了,从未喝过如此爽的酒,二人心一直念念不忘!恨不得只身前往陵县,再行品尝!

    难得有机会蹭饭蹭酒,今天逮住机会哪能不要呢?

    二人期待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对啊,有菜岂能无酒?菜乃佳肴,想必酒也差不到哪去!李老父子一时也充满期待!

    明中信恶狠狠瞪了石文义和张采,他们不提别人是不会提的,又得让自己出血,太可恨了!这两棒槌!

    “小月,去拿一瓶酒!”明中信转头吩咐小月道。

    须臾,小月从房中命出一瓶酒,却见瓶中一些金黄色的汁液,煞是好看。

    却原来正是果酒。

    石文义和张采叫嚣道,“我们不要果酒,要烈酒!”

    “要烈酒!”

    “爱喝不喝!”明中信选择无视二人,连白眼都舍不得给他们,直接为李老父子倒上。

    明中信还舍不得给他俩喝呢!

    实际上,今日拿出这果酒,明中信可是有些心疼,自己拿的果酒本就不多,而且炼制不易,如今是喝点少点了!

    这些果酒可是经过无数工序做出来的,洗缸、洗水果、打碎、榨汁、发酵,还得随时注意温度,发酵时还不能封缸,每隔几小时要搅拌,虽然不用明中信自己动手,但他得随时检查,否则坏掉就不值得了。

    最后再用纱布过滤,封缸。花了精力太多了,明中信都不想再有第二回,这些事儿后来就交给李天义了。

    李天义倒是乐在其中,忙了个不亦乐乎。

    这次出门,带了一些烈酒,一些果酒,自己还舍不得多喝。

    更何况这两货一看就是两酒桶,不喝!正合我意!

    要不是今日李老在,单凭那两位自己可舍不得拿出来。

    石文义与张采对视一眼,也许明中信根本就是成心的,不想让咱们喝酒,能让他得逞吗?

    当然不能,二人自己上前倒了两杯,准备尝尝。

    明中信冲他们翻个白眼,倒也没有太过难为二人。

    “李老,这果酒有益身心,尝尝!”明中信对李老道。

    “看着如同琼浆玉液,真是不忍心喝掉啊!”李老望着杯中酒,一阵感叹。

    酒终究是要喝的,李老轻轻茗了一口。

    呀,这酒液散发着浓郁的清香,喝上去口感绵软,醇厚纯净,甜而不腻!真是太好喝了!

    “倒上!”李老一饮而尽,将酒杯放在面前,向明中信示意。

    明中信微笑着为李老斟满。

    石文义、张采、李兆先见此情形,哪还不知这果酒也是精品,君不见李老都喝个不停!

    又是一番抢夺,不一会儿,果酒见底。

    众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就连李老都眼露期待。

    “上甜点!”明中信心中好笑,吩咐道。

    众人双目放光,还有甜点,真是太贴心了!

    甜点尚未上席,远远的就闻到浓郁的奶香,望过去却见那甜点红得明媚鲜艳,白如凝脂,搭配得宜,令人食指大动。

    然而,李老不能吃甜,眼馋啊!

    “李老,这些糕点您吃点也无妨!”明中信将一块糕点放到李老面前。

    “是吗,可是大夫说我不能吃啊!”李老一阵惊喜。

    “您的身体昨日我检查过,少量吃点还是无碍的!”明中信点头道。

    李老如同小孩般拿起糕点就往嘴里塞。

    吃一口,唇齿留香,回味无穷,好久不敢如此吃了,这种感觉真是真是太妙了!

    酒足饭饱,大家尽兴而回,李老率先告辞。

    临出门,明中信又为他附上了一份糕点和一瓶果酒,这又是一阵惊喜!

    李老笑容如同开了花一般,这小子,太懂事了!

    “这李老究竟是何人物?”石文义的声音传入明中信耳中。

    “你不知道吗?”明中信一阵惊诧,锦衣卫都不知这李老是何来历?

    石文义一阵脸红,是啊,作为特务机关,在自己的地盘居然对一个人的来历一无所知,可是有些丢人的!

    “也许他是从外地刚来的!”石文义自我安慰道,“明日我就能够查到他的来历,你等着吧!”

    切,有那么简单吗?明中信心中表示不信。

    二人边说边回转屋内。

    待回到房中,几人落座,小月为他们沏上茶水。

    “对了,石兄今日来此到底有何贵干?”明中信言道。

    石文义不答,只是望望小月。

    “小月,你先下去吧,有事叫你!”明中信望望石文义,这是有要事相商。

    “哼!”小月狠狠白了石文义一眼,什么嘛,在自己家居然被赶了出去,太不象话了,枉费自己为他们沏茶。

    “府城弥勒会据点已经被端掉了,昨日审讯后,才知一时大意,未仔细搜查据点,居然有暗道,令其尊者及其军师逃出法网,余者皆已被抓,但我担心他们会来报复你,特来此提醒于你!”见小月出了房门,石文义道。

    “府城弥勒会应该不知道我在围剿陵县弥勒会中的作用吧?”明中信疑惑道。

    石文义老脸一红,吱吱唔唔道,“其实,此次端掉省城弥勒会据点,还有赖于你。”

    “我?”明中信一阵诧异,用手指着自己鼻子道。

    自己来了府城后,只是去大明湖转了一圈,根本就未去其他地方,怎会参与到此事当中?

    “其实,我们在你来府城之前已经端掉了弥勒会在府城的总坛,而且已经将八成的弥勒会匪徒剿灭,但他们狡兔三窟,余者深匿,我们一直尽力查找,但截止昨天早上都未找到。”旁边的张采补充道。

    “再加上你要来府城,我们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你的身上,深怕他们知道你在剿灭陵县弥勒会匪徒中的作用,报复于0你,所以李玉一直派人在府城城门口等你,但却算错了时间,与你擦肩而过,再听说有人针对于你,让你无安身之所。大哥一时情急,调派众多锦衣卫去寻找于你,没想到却在民居据点中遭遇弥勒会余孽,一番撕杀后,平了他们。”

    张采望望明中信,也是难于启齿。

    “挺好啊,这有我什么事?”明中信一头雾水。

    然而,张采接下来的话差点将明中信鼻子气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