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学堂招生(四)-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十四章 学堂招生(四)

    为书评区第一个赞美本书,加更一章。

    不表学员们对考试内容议论纷纷,极力吐糟。

    单说明中信和福伯。

    明中信端坐于桌后,翻阅着这次学员考试的答卷及记录。

    福伯在旁伺候,但见他一脸纠结地望着明中信。

    “福伯,有事情吗?”明中信看着福伯一脸憋屈的样子,好似有事,开口询问道。

    “这,”

    福伯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明中信看在眼中,不自禁觉得好笑。

    “有问题,就问!”

    “少爷,这次考试如此怪异,真的是选拔学员吗?”福伯一狠心,下定决心问道。

    “你觉得呢?”明中信反问道。

    “请原谅老奴直率,这样考试有用吗?能够选拔有用的人才吗?虽然依照少爷前几日所作所为,这般行径应该是有的放矢,但我总觉得少爷的行径非常怪异!请原谅老奴的质疑!”福伯躬身请罪。

    “哎!福伯请起。”明中信连忙站起身形,扶起福伯。

    “不怪你,这是我从书本中学到的方法,虽然不一定十分准确,但通过这些考试,总能找到与技艺相契合的学员,从而为其选择今后的人生路,争取不让他们走冤枉路。”明中信解释道。

    “你认为厨师最重要的是什么?”

    “厨师,最重要的,不就是配料吗!”福伯犹疑道。

    “不!”明中信摇摇头。

    “火候!”明中信含笑摇头。

    “调料!”福伯再次猜错。

    “那我就猜不出来了!”福伯耍赖道。“少爷,你告诉我吧!”

    “厨师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舌头。你看,尝食物辨原料,是通过什么,正是他们的舌头,每一种原料都有独特的味道,能够准确的辨别出原料来,对原料有清晰的了解,将每种原料最适合的分量考虑好,才能更好地进行配料,而每位厨师做菜前,先得配料,而后才能通过掌握火候,进而做出让人回味的料理。”明中信显摆道。

    “拥有能够细致分辨各种原料出来的舌头,才是一个厨师最好的天赋。因此,这是我选厨师人选的最佳标准。”明中信臭屁地宣布道。

    福伯为之惊叹,从来不知少爷居然还通厨师一道。

    “对了,少爷,既然您第一场考试是为了选拔厨师,那您在第一场考试中,为何要加一个分类、区分物品的环节呢?这与厨师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福伯给了他当头一棒。

    “这!”明中信不好意思地望着福伯,“呵呵,这不是正好需要学员们往纸上写原料嘛,我正好需要通过这个环节考察一下他们的逻辑能力,而后面几次考试没有用到纸的环节,所以我就临时加了一个环节。”

    “哦,原来少爷是为了偷懒啊!”福伯望着这个不靠諩的少爷,为之失笑。

    但这个逻辑能力又是什么鬼?最近少爷层出不群的新名词令福伯疑惑不已。

    幸好明中信马上解释道。

    “这个逻辑能力正是账房所必备的能力!通过这项测试,我就不需要再通过其他考试来确定账房人选了!”

    “这样选择,太儿戏了吧?!”福伯质疑道。

    “我有信心,到时你会称赞少爷英明的!行了,就这吧!咱们再说灵活打结!”

    “通过打结,可以检查学员们的手的灵活度,因为很多技艺对手的灵活度要求很高,所以这是技工们的检查项目!”有一点明中信未明说,他还想将外科手术这一利器引入大明,考察他们手的灵活度正是为其准备。

    “而游走平衡木,是为了检查他们的平衡能力,以及观察他们的耐心和毅力,与之相辅相成的是力举石锁,两者都强者,可以培养我们自己的护院,今后不止要保护我们的庭院,还需他们护送我们前往更危险,利润更大的地方,让我们明家的商号开遍整个大明!”至此,明中信才显露出他在生意方面的野心。

    “少爷,您还得读书出仕呢,老夫人不会让您涉入明家生意过深的。”福伯给了明中信当头一棒。

    “呵呵,这不有你呢吗!”明中信讪笑道。

    “愿意为少爷分忧!”福伯该敲打的已经敲打了,还得考虑少爷面子啊!这年头当下人的太不易了!

    “分班结果如何?”福伯回归正题。

    “天班为培养账房的地方,地班为培养各种技工的地方,玄班为培养武者的地方,黄班则是培养田间管理人才的地方。各项表现最优异的是李,便得为他选个什么呢?”明中信陷入沉思。

    李虽则优异,但明中信却不想把他定位在明府的雇佣人员,而是想把他培育成为自己的左榜右臂,毕竟福伯虽得用,但确实有些年纪大了!

    “就让他进天班吧!天班除学习算学外,也会学习一些管理方法!就让他在天班折腾吧,看他能折腾到何种程度!”明中信下定决心。

    二人不停探讨着,最终确定了天地玄黄四个班的成员,天班十一人,地班三十四人,玄班七人,黄班十一人,共计六十三人,正好在三间房中住下。

    仆役们虽未参加本次考试,但福伯已经于昨晚预先进行了筛选,如今只是拿出昨晚的成绩,再通过他们一些平时表现确定下来。这也就是明中信亲近人先内定的黑幕吧!

    因仆役们不读书的居多,所以四班分配极不均衡,天班无一人,地班八人,玄班一人,黄班三人。

    “呀!”明中信伸了一个懒腰,终于做完了!

    “少爷,你还得定个章程,如何授业啊?”福伯适时补枪。

    “是啊,这才是个开始啊!”想到今后水生火热的授业生活,明中信脸马上垮了下来。

    不过现在飧时了,该用餐了。

    “用餐了,其余事餐后再说!”

    “少爷,王管事求见!”门外仆役明贵传话道。

    “天呀,我不活了!”明中信爬倒在桌上。

    “少爷,请坐直,吞回自己的话!”福伯一板脸,一本正经道。

    “好啦,我吞回刚才说的话!”明中信坐直身形,一脸无奈,真无趣啊,这个福伯。

    福伯无视明中信幽怨的眼神,开门道,“请王管事进来吧!”

    “少爷,少爷,大喜啊,大喜!”人未至声先到,王管事一脸喜色地冲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