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馨儿来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五章 馨儿来访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打赏加更,谢谢!

    张采一咬牙,一跺脚,死就死吧!

    “在搜查过程中,我与属下谈论过找你的事!”

    “那又怎样?”明中信依旧不解。

    “后来得知,我们谈论的地点正在暗道上面,而那尊者与军师正是藏身于暗道,想必他们一定听到我们是找你的过程中才无意间端掉他们据点的。”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知道我的存在?”明中信小心求证道。

    “对!”二人对视一眼,肯定道。

    “而那尊者与军师逃匿,至今仍在城内,就是不知去向!”张采继续道。

    “依弥勒会的传统,估计,还会迁怒你,他们一定会报复于你!”石文义完成最后一击。

    “就这?”明中信一脸平静道。

    “就这。”二人回答。

    “没其他更坏的消息了吧?”明中信面无表情地问道。

    二人一阵心惊,这表情太死板了吧!难道被打击坏了?

    二人像摇拨浪鼓般,飞快摇着头。

    “就这,你们还有脸来些蹭饭?还要喝烈酒?”明中信勃然大怒,瞬间爆发,拿起手边的枕头,飞身跃起,直接砸向二人。

    二人怪叫一声,抱头鼠窜。

    “站住,你们给我站住!”明中信咬牙切齿地大叫。

    “今日就这般了,我们先回了,改日再叙。”跑出房外,石文义大声向明中信告别。

    “滚!”

    明中信停下脚步,驻足思考。

    弥勒会既然有可能报复自己,那最可能的就是向身边人下手,看来出入得注意一些了!

    “少东家,有人求见!”仆役来报。

    “谁?”明中信回过神来,问道。

    “小人不知,来人蓬头罩面,没有显露真容。”

    “哦,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仆役带着一个人进来,只见他身着黑衣,身材矮蓬头罩面,站于房中不说一句话。

    “你下去吧!”明中信吩咐仆役道。

    “这?”仆役望着黑衣人,一阵为难。

    “无妨!你先下去吧!”明中信了解仆役的担心,不过这么个矮小之人,他还真不放在眼中。

    仆役退下。

    “阁下何人,来此何事?”明中信问道。

    黑衣人缓缓将蓬头取下,一张娇颜露了出来。

    “馨儿妹妹?”明中信吃了一惊。

    表小姐!旁边站立的小月也是一惊。

    “馨儿见过明哥哥!”兰馨儿深施一礼,俏皮道。

    “不要调皮了,天色不早,你为何此时前来?”明中信有此诧异,她是如何得知自己在此处的?

    “怎么?明哥哥不欢迎馨儿吗?讨厌馨儿吗?”兰馨儿作势欲哭。

    明中信见状,哭笑不得,“哪能呢?馨儿妹妹前来,我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岂会嫌弃妹妹?”

    “那就好,也不枉人家为你担心!”兰馨儿破涕为笑道。

    “这不,我好好的,你就放心吧!”

    “那你来府城几日了,为何不去府中探望?”兰馨儿咄咄逼人道。

    “这?”明中信一阵为难,难道说,你们家我高攀不起,而且舅公和舅爷他们并不欢迎自己?

    “馨儿知道,你对我家还有芥蒂,也不怪你,也是父亲和祖父做得太过份!”兰馨儿幽怨道。

    明中信在旁干笑,无法接话。

    “好了,馨儿也不为难于你,就等你府试、院试高中了!”兰馨儿轻叹一口气,无奈道。

    明中信待要接话,但也无从谈起。

    “明哥哥,我听大哥说,他们会在你府试的时候,有所动作,具体是什么,我还未知,不过我会再行打听的。此来是想提醒你,府试时千万要小心!”兰馨儿正色道。

    你听说?只怕是偷听来的吧?明中信心中一阵感动,兰馨儿确实为他操心不少,此时夜深人静,还不怕危险前来报信,美人恩重,难以消受啊!

    “明哥哥,你就这么傻站着?”兰馨儿跺脚道。

    “谢馨儿妹妹!”明中信无法言语地感动,深施一礼以示感谢。

    兰馨儿一跺脚,娇嗔道,“明哥哥,你这是干什么?把馨儿当外人吗?”

    这左也不对,右也不对,真难伺候啊!明中信无法现说什么,只能呆呆站着,呵呵傻笑。

    “呆头鹅!”小月上前扶住兰馨儿,直接来到桌前坐下。

    哦,此时明中信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居然还让兰馨儿陪自己站着,未曾让兰馨儿坐下,怪不得人家要发飙!

    兰馨儿喝了一口茗茶,道,“明哥哥,你何时前来的府城,为何不住客栈?”

    还不是你惹的祸?当然,这话明中信可说不出口。

    “哦,府试在即,我为了清静一些,好专心备考,所以才在此租房!”

    “哦,那为何不上府中,府中独院多多,要不然,我去求爹爹,给你腾出一个小院?”兰馨儿天真地道。

    去你家,那不是羊入虎口嘛!每日应付你大哥都得把我忙死!

    “不了,我已经租下了,就不打扰舅公舅爷他们了!”

    “也好!”想必兰馨儿也是想到了此节,不再强求。

    一时间,二人无语,陷入了尴尬之中。

    “表小姐,你一个人来的吗?”小月心中一阵鄙视自家少爷,真不愧是呆头鹅,一点都不会哄女孩子。

    “嗯!”

    “你不知道,我家少爷来府城第一天就念念叨叨地想去见你,但为了寻找住宿之所,一直没顾上,今日本来要去见您的,没想到有几位朋友前来拜访,也就没有时间去,幸好你来了,不然,我家少爷今晚可要想死你了!”

    兰馨儿脸上瞬间飞起一片红霞,“真的吗?”

    “不错,我本来今日要前去拜访舅公舅爷的!”明中信瞪了一嘴胡言乱语的小月,但也不愿揭穿她,只好迂回承认。

    小月在旁向明中信吐吐舌头,做个鬼脸。

    “表小姐你可不知道,我家少爷在你走后,茶饭不思,非常想念于你,这不本来六七日的路程,我家少爷紧赶慢赶,四日工夫就来到了府城,还不是想您!”小月继续添油加醋。

    “是吗?”兰馨儿眼冒星光,神采奕奕地望向明中信。

    “那还有假,少爷,咱们是不是四天就到了府城?”小月大声问道。

    “那倒是!可”明中信承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