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连番登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连番登场

    众人一阵兴奋,这是有好戏看了!

    “是吗?”本已转身的知府,回转身形望着明中信道。

    “不错,请让我与王敬渲独自呆会儿,我就有把握找到陷害之人。”明中信自信地道。

    “我没有时间与你在此审案,待府试过后再说!”说着知府大人转身向考场内走去。

    这是要搞成既成事实的节奏,明中信也无计可施,想要施展养神夺魄搜魂**,但知府大人根本不给他对视的机会!

    如果王敬渲被判以夹带之罪,不管府试之后如何平反,自己现在也会跟着以连坐之罪入不得考场,此次府试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明中信心中一阵绝望,难道此次府试就如此无疾而终了吗?

    “慢着!”又是一个声音传来。

    众人心中一惊,今天可真是一波三折啊!这又是何人来了?

    众人望向声音来处,包括知府大人。

    却见一位面若中秋之月,白面留须,鬓若刀裁的青衫中年人疾步前来。

    知府大人吃了一惊,他怎么会来?然而礼数不能丢啊!

    知府大人回转身形,向来人走去。

    “提学大人怎会前来?”知府施礼道。

    “知府大人,本官前来此次府试,只为看看济南府的良才美玉啊!”鲁子善拱手笑道。

    “欢迎之至。”知府大人皮笑肉不笑地道,这鲁子善此次前来恐怕是没好事啊!

    “咦,这是何人,为何在此恸哭?”鲁子善指着王敬渲道。

    来了,知府大人暗道声不好。

    “哦,此乃一考生,被发现夹带,后悔而哭吧!”知府大人轻描淡写地道。

    “提学大人,冤枉啊!”明中信一看,机会啊!连忙拉起王敬渲就往鲁子善跟前一跪道。

    “这,这是何意?”鲁子善一指明中信,向知府大人道。

    “刁民而已!”知府一脸厌恶,挥挥衣袖道。

    “提学大人,冤枉啊?”此时的王敬渲福至心灵大声喊道。

    明中信暗道,孺子可教!

    “哦,你且说说,何事冤枉?”鲁子善一本正经地道。

    “学生夹带之事是被人冤枉!小人绝没有夹带。”王敬渲磕头连连道。

    “那好,你可有证据证明你是冤枉的?”

    “学生没有。”王敬渲回道。

    鲁子善一脸怒色,“你无证据怎能擅自喊冤!”

    “学生是没有,但他有。”王敬渲一指明中信道。

    “提学大人,此乃我府之事,与大人无关吧!”知府大人道。

    “知府大人,本官为一府提学,全府考生皆为本官学生,自然有权过问学生之事!”鲁子善道。

    “此时府试在即,任何人不可扰乱本府科举抡才大事!”

    “正因为是科举抡才大事,所以本官不能让一位良才蒙冤,无缘此次府试!”

    “你当真要管?”

    “你当真不让管?”

    二人斗鸡眼般互不相让。

    “哟,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声章插了进来。

    二人齐齐望去。

    鲁子善迅速上前,躬身行礼道,“参见李大人!”

    知府见此情形,一脸呆滞,这是?

    明中信一脸的不可思议,那可不是李老么?什么时候他比提学大人都大了?本以为他只是提学大人家的客人,没想到来头这么大,鲁大人都得躬身行礼。

    “怎么,一年未见,知府大人就忘记李某人了?”

    知府大人连忙上前躬身行礼道,“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不错,来人正是李老。

    本来李老只是防患于未然,派了李兆先来此观望,看明中信是否,他也想估计不会有人如此大胆,在府试中陷害别人。

    不过也确实无人陷害明中信,却去陷害一个小小的考生。

    李兆先本以为没什么事了,却没想到,明中信居然也被卷入了这场纷争,立刻去禀报父亲。

    李老不好干涉地方政务,所以让鲁子善出面来干涉,没想到,堂堂提学大人,居然被一个知府顶得无话可说,不得已自己才出面。自己可是有监察百官之责,而且还能先斩后奏之权,当然,这个权利是不能随便乱用的,但别人不知道,自己也可拿它吓唬吓唬人。

    而远在一旁看戏的石文义也是一脸惊讶,他同样没想到李老居然如此给力,一来就压制了连提学大人都无法压制的知府大人,这是何人?同样的,他也一头雾水。

    “萧大人,既然考生自己喊冤,那就得明查啊,不可误了考生的终生啊!”李老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知府大人低头认输,没办法,这位来头太大,自己的小命都在人家手里攥着呢,岂能不听话?

    “那谁谁,你来,不是说能查清楚是谁陷害这考生的吗?”知府大人一指明中信道。

    “知府大人,学生叫明中信,不叫谁谁!”明中信得瑟道。

    “好了,不管你叫什么,你看如何查?”

    “还请大人给学生和王敬渲一间空房,我和他呆上一刻钟即可!”明中信一本正经地道。

    “好!”知府大人吩咐人为他准备。

    二人去了房间。

    “李大人,咱们是否进屋歇息歇息?”知府大人对李老道。

    “不用,咱们就站在这吧!”

    “是!”

    府试检查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众考生却将注意力都投到了这儿,希望看到结果如何!

    不大一会儿,明中信与王敬渲一起来到了近前。

    “如何,可有线索?”提学鲁子善问道。

    毕竟,这事关他的官声,如果王敬渲真的是夹带,他可就在官场留下了笑话,反之,他还能搏个爱护考生的美名,那可是截然相反的结果。

    明中信肯定地点点头。

    那就好,鲁子善长出一口气。

    “明中信,你可有结果了?”知府则**道。

    “是,大人,请大人将检查的一干人等叫到近前,学生为您指出!”明中信躬身道。

    “好!”知府望望李老,李老点头示意可以。

    待一干人等站在明中信面前,明中信望望众人,道,“各位,你们其中有人陷害了我这位同乡,我知道,你是被逼的,如果你现在站出来,我不会怪你,知府大人也会网开一面,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是自己站出来,还是我将他抓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