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府试进行时-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六十一章 府试进行时

    萌新订阅过十,兑现承诺,加更一章!

    明中信离考官太近,居然能够看到萧知府。

    萧知府脸色并不好看,当然任谁被当众打脸也不会好看到哪去。

    然而,李老与鲁子善二人坐在厢房,望着这儿,萧知府还不能脸色太难看,否则就有向李老摆脸色的嫌疑。

    这可难坏了萧知府,干脆,来个面无表情!这下,没人再有意见了!

    当然,这些与明中信无关,明中信只是答题。

    打开试卷,却见本场共有两题。

    第一题:而学之壮。明中信稍一思考即得,此题为截塔题,出自《孟子·梁惠王二》,全题为“夫人幼儿学之,壮而欲行之”意思为,人应该幼时勤于学习,壮年施展报负。

    第二题:广大草。此也是一道截塔题,然字数少,仅有三个字。

    第一题简单,联系《孟子梁惠王二》上下文,此为孟子举木工为例,劝诫齐宣王不应该因自己的喜好而去确认木工的称职,在文中,孟子运用了比喻手法,强调统治者要发挥人才的特长,不能因统治者的武断而浪费人才。此题简单至极,以读书人的阅读量,只要能够想到此句出自何处,自能洋洋洒洒写出一篇文章。

    第二题则不同,需要熟读四书五经,否则见题会一头雾水。实则此题为《礼记·中庸》中“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广大,草木生之,禽兽居之,宝藏兴焉。”意为现在看到的山,它开始只有一小块石头那么大(拳头样大),等到它成为广阔高峻的山,草木花卉生长在山上,飞禽走兽居住在山上,金银宝藏从山中挖掘出来。

    难点在于通过此句之意任何事物皆能发展,最终会成就为宝藏,须准确把握出题人之意,进而引申出人应持之以恒,默默耕耘,最终会成就一番事业。这番引申才是此题之意,而不是就题面意思进行解释。

    然依照读书人死读书的尿性,估计此题会令很多人掉入粪坑,不过,那就没明中信什么事了!

    明中信找到文章侧重点,再起草文章,继而在神识中进一步进行整理重组,将脉络整理清楚,选择最满意的两篇文章摘抄至草稿纸上。

    而后重点检查了避讳问题,确认无任何问题后,明中信用小楷将文章誊抄在试卷之上,至此,第一场考试答完。

    答完后,明中信向四周看看,入目考生皆还在苦苦思考,未曾落笔。

    “难道题目很难吗?”明中信疑惑不已。

    试卷答完,百无聊赖,明中信左看看,右看看,等待收卷的时间很难熬。

    但他又不敢睡觉,深怕萧知府再针对于他,算了,还是修炼一下神识吧!

    闭目凝神,运起养神**,沉浸其中。

    眨眼间,下午未时到了,这是第一次放排。

    明中信拉了小铃铛,示意衙役交卷。

    衙役过来将明中信的卷子糊名,而后用专用木匣盛装予以封存,而后收走一应物件,举手让明中信离去。

    萧知府也是一脸惊异,这小子答完了,还是不会答,自暴自弃放弃府试了

    然而想及明中信县试案首的成绩,萧知府将这种侥幸咽在了肚子里,目送明中信离去。

    明中信起身走出考场,却见考场外空无一人,驻足等待同乡们考完,然而第二次放排也无人出来,第三次放排人流涌动,尽数出来,明中信在人群中找寻同乡的身影,却见黄举等人有说有笑走了出来,看来,考得还可以。

    “明兄,早就出来了?”黄举等人上前施礼道。、

    “看黄兄等诸位春风满面,想必十拿九稳了?”明中信笑道。

    “哪里,哪里,有你这位案首在此,我们哪敢大意!”黄举嘴上虽如此说,但目光中的喜悦却无法掩饰。

    “明兄呢?”黄举道。

    “题已尽做!”

    “那明兄岂不是稳拿府试案首了,提前恭喜明兄了!”黄举等人满脸笑意道。

    “哟,这是谁啊?居然提前预定了案首,也不看看你们有那么大的头吗!”旁边一个声音传来。

    众人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历城考生胡文超。

    “当然,有多大的头就戴多大的帽子!”黄举回了一句。

    “不知胡兄是否履行了诺言?”王琪补刀道。

    “你们?”胡文超气急败坏道。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一边凉快去吧!”平时根本没什么存在感的李婷美居然出声了。

    胡文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待要说话,却理屈词穷,无法言语。

    “哼!”胡文超甩袖离去。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如今可不是历城逞威的时候了!”王琪大声喊道。

    苍蝇终于走了,现场平静了。

    几人在一起就考题一阵探讨,渐渐地陵县考生越聚越多,大部分都面带喜意,同时充满着对明中信的感激。

    这是何意?明中信不解地望着他们,他当然能够感受到大家对他的感激之情,但这是怎么回事却并不了解?

    “谢过明兄!”众陵县考生齐齐向明中信行礼。

    “这是何意?”明中信一脸懵逼样。

    “实乃你那科举用书技巧帮了大家大忙,书中所言技巧,居然在今日考试中得到运用,你难道没感觉到吗?”黄举解释道。

    哦,明中信恍然大悟。

    “看来大家都考得不错?”明中信望向大家。

    “当然!”大家齐声应道。

    “那我等院试再行一决高下!”明中信满脸笑意。

    “不错!不错!咱们院试见!”大家齐齐拱手道。

    残阳落下,余晖尽灭,明中信慢慢向小院方向走去。

    “教习!”旁边闪出赵明兴,原来他一直在考场外等候明中信,保护于他。

    明中信点点头,一言不发继续前行。

    “明哥儿,考得如何?”石文义的声音响起。

    却见石文义鬼鬼崇崇从巷中走出。

    “石兄!”明中信抱拳道。

    “如何?”石文义追问道。

    “还行吧!”明中信淡然道。

    “看来是要一举夺魁了!是吗?”石文义上下打量一下明中信。

    “希望吧!”

    “别这么无趣嘛!”石文义道,“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明中信脸色瞬间变成了惊讶之情,但声音却依旧波澜不惊道,“我是不是应该这样?”

    石文义哭笑不得,“别闹!真的有好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