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府试放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六十七章 府试放榜

    明中信寻声望去,却见黄举三人组正大步前来。

    原来这三人来此相邀看榜。

    明中信无奈被三人簇拥着去府衙门前看榜。

    这一次是府试总榜,将会结合三次考试成绩发“长案”,以名字排名放榜,第一名称为府试案首,共计录取百余人,不足此前参加府试的十分之一。

    上榜之人皆可正式获得“童生”称号,以后也不用再参加县试府试,只需参加院试即可。

    府衙门前,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三三两两考生齐集,或紧张或自信或无所谓,形色不一,但皆在等待府试放榜。

    吱吱呀呀,府衙大门朝两边打开,两排红衣衙役列队而出,紧随其后,一队吹鼓动手敲锣打鼓冲出府衙。

    瞬间大街两侧的百姓被锣鼓所吸引纷纷前来围观,一时间府衙门前热闹非常。

    随着鞭炮齐鸣,一位放榜官吏踏着四方步走出府衙。

    官吏站于台阶之上,顾盼自得,一通恭贺勉励之语脱口而出,门前考生纷纷为其鼓掌,催促他发榜。

    官吏也就不再墨迹,在衙役的辅助之下开始张榜。

    一张写满名字的长长榜单贴于墙上。

    从右到左分别从第一名直接排到第一百名,最右第一位就是此次府试案首。

    看榜考生情绪激昂,目光闪动,左右搜索,见到自己的名字上榜瞬间喜悦尖叫,欣喜若狂,这个独木桥终于过了,自己是正儿八经的童生了!

    几次三番搜索无果的考生心神俱丧,如行尸走肉,痛哭流涕,为自己的付出悲哀!

    世情冷暖,悲欢离合,一应剧目在此上演,一时间明中信无来由地心中一阵哀伤。

    案首,案首,一阵鼓躁之声传来。

    似乎,鼓躁之声中一个名字忽隐忽现。

    黄举三人组听清后,一阵惊讶,回头望望明中信,仿佛不认识似的。

    明中信心中也是一惊,本以为与知府公子的恩怨所决,自己能上榜就不错了,没想到?

    片刻之后,他想通了,想必这萧知府知道李阁老与鲁提学关注此事,怕落下把柄,以才取士,最终定下自己为案首!

    明中信嘴角挂笑,豪迈顿生,院试!我来了!

    世间百态居然浓缩在一张府试榜单之上,令人不由得唏嘘。

    案首:明中信;第二名:胡文超;第三名:黄举;第四名:李山;第五名:李婷美……第十八名:王琪

    ……

    一旁的胡文超喜悦之情减半,明中信居然压他一头,这岂能忍?

    最让他羡慕嫉妒恨的是,一般来说,府案首乎可以说是在院试中实拿九稳地会中秀才,这让他如何能忍?

    胡文超恨得咬牙切齿,然而,木已成舟,无法挽回了。

    “明兄,咱们陵县上榜之人居然有二十余人?”黄举一阵大呼小叫。

    “是吗?”明中信也是一惊。

    这可是大事件,往年,陵县上榜之人仅有个位数,甚至空无一人,今年有些提升实在出乎意料,更何况作为考官的知府一定会适当调整各县录取人数,不会尽取一县之地,突出一县之地。

    确实,萧知府也不想的,今年不是有李阁老坐镇,鲁子善为马前卒嘛,他只好公平起见,量才而用,没想到陵县今年居然如此出彩,文章确实高出其他县一大截,也就心安理得地取了。

    这却造成了轰动。

    这时,看榜中人,不知是谁大吼一声,“陵县之人居然能有二十余人,可见此次府试不公!”

    随即在场落榜之人一起鼓躁道,“府试不公!府试不公!”

    又有人倡议,“我等去衙门申诉,请府尊大人重新评卷!”

    “同去!同去!”

    明中信见此情形心中无比担忧,陵县如此出风头,确实让人觉得有猫腻,这要是闹将开来,恐怕萧知府也会吃上锋挂落!如果重考,自己可又得受二茬苦,遭二茬罪了!

    不知萧知府又会如何应对呢?

    “大家静静!大家静静!”放榜官吏高声呼叫。

    渐渐地鼓躁之声慢慢平息,但皆望向官吏,就看官吏如何交待?

    如果交待不过去,他们会更加激动地声讨!

    却见官吏不慌不忙向后一摆手,一位衙役举着一个大盘出来,上面是一摞纸卷。

    “府尊大人知晓大家会有所疑虑,所以,将录取之人的试卷批红皆贴于墙上,请大家仔细查找问题,落榜之人自问可以比过上榜之人,可以提出,府尊大人会请提学大人再行评卷,以示公平!”

    瞬间,落榜考生一阵欢呼。

    明中信一阵惊异,这不是自己以前用过的招吗?这府尊大人还真会现学现用!关键是活学活用,有所延伸,太高了!

    “但是,如果有人无理取闹,查实后,会取消其今后参加府试的资格!”官吏厉声道。

    面露喜色的落榜考生神色为之一滞,看来浑水摸鱼是不成了,但也得看看去,如果真的比自己强,也就死心了!

    官吏又将试卷依据名次贴于府衙另一面墙上,落榜考生一拥而上。

    好手段!明中信心中称赞,宽严结合,刚柔相济,而且还拉上了提学大人,两人共担责任,对下有了交待,对上也有了说法!

    高!实在是高!

    随着时间的推移,落榜考生一个个如丧考妣,一一离去!

    唉,只不过是自我安慰吧了!人家考官岂能让自己抓着把柄,还是来年再考吧!

    终于,风波渐止,现场也仅剩下了通过府试的童生们。

    按照惯例,通过了府试的童生们要进府衙去拜见主考萧知府。

    众童生依次排列,来到府衙大堂外台阶下等候召见。

    胡文超躲着明中信的眼神,面色肃然,一言不发。

    明中信也不为已甚,静立等候。

    萧知府望着明中信心中一阵别扭,匆匆走完过场,挥袖离去!

    不管如何,明中信过了府试,接下来就是院试,一时间心情大好!

    “明兄,我们明日前去观看一下千佛山和趵突泉如何?”黄举三人组凑上前来道。

    左右也是无聊,明中信随黄举三人组踏上了游玩之路。

    至于院试,那是以后才需要操心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