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游寺遇袭-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六十八章 游寺遇袭

    此次府试陵县大获全胜,独领风骚,众童生意气风发,不能自已,纷纷附和,要去千佛山去游玩。

    明中信也不好违反众意,点头同意,要一同游玩。

    众陵县童生高声欢呼,一时间其余童生为之侧目。

    “神气什么,不就过了个府试而已吗?”有人酸溜溜道。

    “那你咋没过府试?”旁边有人刺激道。

    “你?不要走,咱们单挑!”

    “单挑就单挑,谁怕谁!”这位也是汉子,挽袖就上。

    不知不觉间,陵县童生又引发了一场恩怨。

    “府案首?”兰景泽已经无力再折腾,“过了就过了吧!祖父、父亲他们有何反应?”

    “这却不知,不过现在老爷们正在太老爷房中商量!”

    “哦,算了,由得他们吧!也许馨儿嫁给明中信是件好事?”兰景泽心灰意冷道。

    “嗯!”兰宇轩长出一口气,看来少爷终于放弃了!哎,终于不再执着了!自己也解脱了!这陷害人的事还真他娘的操蛋!

    “明中信过了府试,还是府案首?”兰府众老一时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萧家不知道明中信是谁?

    “难道萧家放弃馨儿了?”

    “依萧飒的禀性,应该不会如此轻易放弃!”

    “那就是萧家还有后手?”

    “什么后手?难道是在院试?别开玩笑了,院试可是鲁子善的地盘,岂能让他插进去手!”

    兰府众老百思不得其解。

    “让管家去祝贺一下,近期先别针对于他,看看萧家动向再说!”最后兰家老大一锤定音道。

    噼里啪啦,鞭炮齐鸣。

    明中信所住小院热闹非常。

    却正是小月等在庆祝明中信荣获府试案首。

    石文义、张采、李玉也相携前来,恭贺明中信高中案首。

    而黄举、王琪、李婷美无空前来,他们也回寄居之地庆祝过了府试。

    几人自又是一番庆贺,知道明日明中信将去游玩千佛山,石文义等人也未过份,吃宴庆贺一番后,也就尽兴离去。

    当然,免不了又顺走了明中信几瓶烈酒。

    期间,兰家管家送来了贺礼,表示祝贺。

    兰馨儿的丫环小莲也偷偷送来了香囊,表示祝贺。

    明中信摸着香囊,感受着美人恩重的滋味,一时间心驰神往。

    翌日,陵县众童生相约结伴而行,来到千佛山。

    一路行来,黄举为明中信等人一一介绍千佛山,皆因他作为泰山书院学子,早已来过千佛山。

    千佛山,原称历山,春秋称靡笄山,战国称靡山,南北朝称舜山、庙山、舜耕山。隋开皇年间,依山势凿窟,镌佛像多尊,始称千佛山,并建“千佛寺”。

    千佛寺于唐贞观年间经扩建而改称兴国禅寺。

    兴国禅寺南崖壁为千佛崖,开凿于隋开皇七到二十年,共9窟,130尊佛像。千佛崖由东向西依次为龙泉洞、极乐洞和黔娄洞。

    众人来到兴国禅寺。

    寺内人潮涌动,香客众多,手中捧着一束清香,低着头,拱着手,各自祈祷着心愿。

    大家驻足大雄宝殿,黄举站于殿前,侧身面向大家,一指殿内,卖弄道。

    “殿内正中莲花座上供奉的是佛祖释迦摩尼,两侧是菩萨、罗汉。北侧分别是:大行普贤菩萨、阿难陀多闻第一、阿那律天眼第一、罗睺罗密行第一、舍利佛智慧第一、优婆离持律第一;南侧由东向西以此为:大智文殊菩萨、摩诃迦叶头陀第一、目犍连神通第一、须萨提解空第一、富楼那说法第一。释迦牟尼背后,南无观世音菩萨面东站立,左右立童子。”

    黄举正在得瑟着为他们卖弄着渊博的学识,并向明中信挤眉弄眼,挑衅。

    明中信为之失笑,望向殿内。

    此时,大殿之内竟已坐满香客僧人,大殿正中佛案前,端端正正摆着一张莲花形铜质矮几,桌面上搁置着一盏摇曳不定的油灯。

    灯旁,一座古朴的小弄檀香炉,燃起袅袅升腾的香云,淡雅檀香,衬托出庄严神圣的气氛!

    明中信心中升起几分肃然。

    桌旁一位僧人敲着木鱼,恬淡地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双手合十,微微向僧人颔首。

    突然间,殿内钟鼓齐鸣,僧人香客们阵阵梵唱吟哦而起。

    那肃穆的钟鼓与梵唱,引领众人来到了一个抛却烦恼,忘却忧愁的神奇国度。

    明中信也一时间被梵唱引领得有些痴了。

    猛然间,那桌旁僧人脸色变得白中透青,呼吸急促,连额头与唇角边的细微筋络都浮凸而出,丝丝血脉喷张于肌肤之下。这是惊恐异常的表现!

    “教习,小心!”随之警告之声传来。

    不好,有情况!明中信瞬间反应过来,神识电转,周围的万般情况尽在神识之内。

    却见那大雄宝殿对面的房顶上飞射来一支利箭,凌空划过一道弧形,奇准无比地对准自己后背而来,明中信待要回身闪避。

    一道人影飞身挡在自己身前。

    噗嗤一声,利箭入体。

    定睛望去,却正是那学员赵明兴。

    利箭带着赵明兴凭空向后飞去,半空中,赵明兴口中狂喷鲜血。

    “明兴!”明中信飞身上前,双臂抱住了赵明兴。

    低头一看,却见利箭深深地扎在赵明兴胸口,而赵明兴双手紧紧抓着箭身,箭身之上血迹斑斑,双手握处滴血如柱。

    “杀人了!杀人了!”霎时间,众百姓香客们大喊大叫,乱作一团。

    在场众童生见此情形,也是一阵大乱。

    现场混乱无比。

    “明兄,小心!”黄举在旁大叫。

    却见靠近明中信的人群中,一个蒙面大汉手执大刀飞身劈向明中信。

    明中信未及反应,又一道身影挡在身前,“噗”一声,钢刀入体,深深劈在身影肩上。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李玉民。

    大汉待要拨出钢刀,钢刀却未动分毫,原来李玉民双目圆睁,双手紧紧抓着刀刃,恶狠狠盯着大汉。

    而此时,一个身影扑向大汉,紧紧抱住大汉一条臂膀。却正是李天义。

    蒙面大汉猛甩臂膀,想要甩掉李天义,但其却双手紧紧抱着大汉臂膀,双脚夹在大汉腰间。

    大汉急切无比,脚一抬,踹向李玉民。

    但见李玉民口喷鲜血,被踹得飞起,但双手却依旧紧抓刀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