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中信治伤-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中信治伤

    明中信目眦欲裂,宛若一尊怒目金刚,将赵明兴小心放倒在地,身形闪动,扑向大汉。

    大汉无奈,只好放弃大刀,带着李天义向后疾退。

    李玉民却向地面落下,众人惊呼。

    飞身上前的明中信,放弃追击大汉,转而抱住李玉民。

    此时,蒙面大汉挥动钵大的拳头揍向李天义。

    嘭嘭嘭,一声声响声,令李天义头颅摇摆,口中鲜血狂喷。

    渐渐地,李天义双目呆滞,口角淌血,明显意识已经丧失。

    然而,他双手双脚却未动丝毫,依旧紧紧与大汉纠缠在一起。

    明中信右手抱着李玉民,左手一抬,“咻”一声,一道银光射向大汉。

    蒙面大汉无法,只好带着李天义身形急转,躲入人堆之中。

    众人惊恐地发现银光直奔正在奔逃的百姓。

    呀,众人大叫。

    大汉也返身站于人群之中,用拳不停锤击李天义,双目却望向明中信,阴阴一笑。

    哼,杀不了你,杀了你小子的亲友也好,看你小子如何痛心?

    噗嗤一声,蒙面大汉身形一滞,慢慢低头望向胸前,却见一支小箭正中胸口。

    他一时间竟呆住了,这是为何?明明前面还挡着人,为何这银光能够射中自己?

    蒙面大汉思想截止这儿,双眼一闭,缓缓陷入了黑暗之中。

    旁边人群中飞身扑出两个壮汉,将他放倒在地,擒获当场。

    细看,却见蒙面大汉早已陷入昏迷之中。

    壮汉们用手去掰李天义双手双脚,然而,却见李天义紧紧攀附在蒙面大汉身上,纹丝不动。

    此时,百姓香客们早已跑得不见踪影,周围**名壮汉围了过来。

    明中信心中一紧,待要行动,却见壮汉中一人拿出一个令牌向他一晃,明中信长舒一口气,原来是锦衣卫!

    壮汉们围作一圈,将明中信等人团团围住,面朝外随时警戒。

    拿令牌之人手一扬,一支响箭直冲云霄。

    而黄举等人惊魂初定,见蒙面大汉被抓,还有人保护,随即强忍恐惧,围了上来。

    明中信见蒙面大汉被抓,更有锦衣卫在场,也就不再担心。

    将李玉民平放在地上,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取出一粒火红色药丸,想塞入李玉民口中。

    然而,李玉民牙关紧咬,双手紧握刀刃,身体僵直,不动分毫。

    细观之下,他实则早已陷入了昏迷当中。

    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套银针,慢慢将银针扎于关窍之中,再行掰开李玉民牙关,将药丸塞入口中。

    而后再用银针扎于双臂之上,艰难地将李玉民手指掰开,然而钢刀却依旧镶嵌在他肩膀之上。

    明中信一皱眉,众人心中一紧,“怎么了?很难处理吗?”

    “不错,钢刀已经砍入骨头,很难取出来!这下麻烦了!”明中信皱着眉道。“幸亏他用手抓住了刀,否则这一刀可能得把他的肩膀砍下来!”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太狠了吧!

    “嗯,趁现在他昏迷先处理吧,否则,等他醒了,那般疼痛可是能把他折磨死的!”说着明中信让众人按着李玉民四肢,准备动手。

    明中信让人抓着钢刀,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左手分开刀口,将瓷瓶中的液体倒入刀口,望着伤口变化,待液体渗入伤口,稍待片刻,站起身形,一把将钢刀取走。

    却见噗一声,鲜血喷出,明中信迅速将银针扎于伤口周围,血逐渐减少,用布条擦拭完伤口处鲜血,分开伤口,将液体继续倒入伤口。

    而后,又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一个药包,先用瓷瓶中的烈酒冲洗伤口,再将药包中的药粉洒在伤口处,却见伤口以可见的速度愈合,再取出布条为他包扎好双手。

    旁边的黄举等人都看呆了,明中信的袖子如同百宝箱般,居然什么都有?更神奇的是,明中信居然懂得医术,这令他们更是吃惊!这明中信还有什么不会的吗?

    明中信处理完毕,小心地将李玉民安置好。

    而后,站起身形,快步来到蒙面大汉身前,见到攀附在蒙面大汉身上的李天义,双手挥动,银针准确地插在双臂双腿上。

    再慢慢将他双手双脚掰开,却见他双眼淌血,口中不时吐着血沫,脸色白中带青,也是早已昏迷。

    明中信双眼通红,如法炮制,为其处理伤口,再喂食药丸,之后抱着他回到李玉民身边,小心翼翼地放下。

    明中信来到赵明兴身前。

    却见赵明兴面色铁青,黑色布满面庞,却无痛苦之色。

    该死!箭羽居然涂毒!明中信心中大骂。

    又一个瓷瓶出现在明中信手中,药丸塞入赵明兴口中。

    黑色渐渐褪去,明中信长出一口气,还好,药丸有效!

    “别怕,忍着点,我来为你拨箭!”明中信安抚赵明兴道。

    “嗯!”赵明兴额头斗大的汗珠落下,但依旧向明中信点点头。

    明中信双手翻飞,银针电闪,落在箭身周围。

    赵明兴神情舒展,一时间竟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明中信手抓箭簇,神识顺着箭体延伸入体,赫然却见三根倒刺置箭头之后,坏了!还不能拨了!

    再看箭头处,喝,箭尖刚刚触到肺叶,再往前一寸,只怕赵明兴就悬了!

    稍稍将箭体往外拔拔,远离肺叶,防止不慎伤及肺叶,再不敢动!

    “如何了?”黄举等人上前问道。

    “无妨,心脉未伤,但有倒刺,得找一僻静之所,予以治疗!”明中信回道。

    “我去找!”拿令牌锦衣卫插话道。

    明中信微微点头。

    须臾,拿令牌锦衣卫回来,领着他们来到一座僧房。

    大家将三人皆抬到僧房。

    明中信让大家都都去,只留下黄举三人组帮忙。

    “明兄,为何不将箭拨出?”黄举疑惑道。

    “此箭铸有倒刺,如果直接拨出,会拉出一片肌肉,扩大伤口,会流血致死!”明中信边解释,边从袖中拿出工具,一一摆放好。

    “嗤啦”一声,明中信将赵明兴上衣撕开。

    众人抬眼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却见赵明兴右侧胸脯上箭羽处漆黑一片,但这漆黑却被银针以一个圆形包围,再未向外扩张,二者以银针形面一道防线,黑白分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