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李玉乌龙-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章 李玉乌龙

    “热水!”明中信吩咐道。

    王琪迅速将热水端到明中信面前。

    明中信用热水净过双手。

    “换水!”

    李婷美又端过一盆热水。

    明中信用热水洗过毛巾,再用毛巾将赵明兴胸膛周围擦拭一番。

    而后,从工具放处取过一把小刀,在油灯上烧烤片刻。

    双手扶着伤口,二话不说,在箭羽与肌肉相连处一刀挖下。

    却只见泛黑溃烂的肌肉分开,里面也是一片漆黑,他将伤口继续扩大,小刀深入有中指一指深处停了下来,将小刀抽出。

    抽出小刀后,别找一处,噗一声,又是一刀挖下,如此开了三道伤口。

    “来!”明中信一挥手将三人叫过近前,吩咐道,“你们三人呆会抓着这把钩子,一动都不准动,否则赵明兴会被你们害死,明白没有?”

    什么?赵明兴会被自己害死?

    三人一脸苍白,心惊不已。

    “当然,只是一小会儿,只要你们不动,我拔出箭头,也就无事了!”明中信见三人害怕,好言安慰道。

    “好!”黄举一咬牙,应是上前。

    王琪、李婷美二人对视一眼,一跺脚,拼了!

    明中信见三人准备好,从工具处拿过三把钩子,将一把钩子探入新开的一处伤口,冲黄举喊道,“抓着!”

    黄举连忙上前抓住钩子。

    “顺着这个方位,向外使劲!”明中信一一指点黄举,“好,就这样,停!不要松手!”

    依次指点王琪、李婷美二人也是向不同方向抓住钩子,顺着方向使力。

    而后,明中信抓住箭羽,“准备好,不准动!”

    明中信闭目,深吸一口气,“注意,我喊到三,就开始拔箭!”

    “好!”三人应是,全神贯注拉着钩子。

    “一!”明中信喊出声,手迅速向上抬起,箭头居然出来了。

    三人一脸呆滞,说好的三呢?

    明中信迅速将箭头扔过一边,一抬左手将一包药粉洒入伤口,右手一一从黄举三人组手中取过钩子,慢条斯理地从伤口中拿出,用毛巾擦拭一遍伤口处,再洒一遍药粉,将一块布条压在伤口。

    “好了,来,抓着这根面条!”明中信吩咐道。

    三人机械地被明中信指挥着,一会儿工夫将赵明兴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明中信一拍手,治完收工!

    “完了?”黄举问道。

    “完了!”明中信满意地望望赵明兴道。

    “你完了,我们还没完!”三人迅速抓住明中信,抓手的抓手,抓脚的抓脚,一齐按倒他在床塌之上。

    “说,为什么戏耍我们?”三人恶狠狠道。

    “好玩呗!”明中信嘴欠地道。

    “好玩?那我们也玩玩!”三人迅速将手放在明中信咯吱窝下一阵乱挠。

    明中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求饶不已。

    最终看明中信气短无比,黄举等人的气也消了大半。

    “这次饶过你,看今后,你还敢戏耍我们否?”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明中信举手投降道。

    “明兄,这三位的伤势如何?”黄举正色道,王琪、李婷美二人也是侧耳聆听。

    “还行,已无生命危险,不过得休养一段时间!”明中信脸色瞬间阴沉。

    “那究竟是何人,居然要拼死刺杀于你?”黄举不解道,按说,明中信初来乍到,在府城应该无仇家才对。

    “我知道,但我不能说,否则你们也会有生命危险!”明中信望着他们三人坦诚道。

    “我们义气相投,你就告诉我们吧!说不定我们能帮上忙呢?”王琪热血道。

    “中信万分领情,但真不能向你们透露,否则说不定会给你们家族惹来滔天大祸!”明中信一鞠到地。

    “这?”一提到家族,三人再不敢随便提及,毕竟,自己无所谓,但得为家族负责啊!

    三人歉意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笑笑,点头表示明白。

    “那刺客你将如何处置?”黄举问道。

    “刺客?”明中信眼中冷酷之意泛滥,冷幽幽道,“我会给他所应得的。”

    黄举三人组听着明中信的话,心中令意森然,身上打了一个激灵。

    他们不约而同地为那刺客默哀。

    “明哥儿,明哥儿!”一阵急切的喊声传来。

    黄举三人组一阵诧异,这是何人?

    明中信却脸上寒意消融,迎至门外。

    黄举三人组随之出房。

    几个身影大踏步冲了过来。

    这几个身影飞身上前各自抓着明中信的胳膊。

    黄举三人组大吃一惊,待要冲上前去。

    却见明中信冲他们摇摇头,三人迟疑着停下了脚步。

    “有没有事?受没受伤?”几个身影上下打量着明中信,双手在明中信身上摸索着,紧张的神情溢于言表。

    “石兄,张兄,李兄,小弟无妨!”明中信解释道。

    三人停下了检查,望着他道,“真的?”

    “千真万确,我无碍,只是我的学员们受了伤!”

    “什么?就是那三个小孩?”李玉一阵惊叫。

    “不错!”明中信沉痛不已。

    “他们现在何处?”李玉探手抓住了,这些时日,每次到明中信所住院落,他都与三位学员畅谈,也被他们不时流露出的身手所惊,再行攀谈之下,更是气味相投,皆为忠恳诚实之人,故而交情甚笃,

    “就在房中!”明中信话音未落,李玉已经身形一闪,进了房内。

    “这是谁干的?”一声怒吼传来。

    众人皆惊,返身进屋。

    却见李玉扶着被裹成粽子的赵明兴,指着昏迷的李玉民与李天义,怒气盈目,双眼淌泪,气势汹汹地望着明中信。

    “何事?”明中信不解道。

    “谁将我家两位兄弟杀死?”李玉双眼双睁,指着两位躺在塌上的学员,凶光外露道。

    “刺客啊!”

    “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李玉汗流满面,哽咽道。

    “哎,不对呀?怎么会是杀死呢?”明中信终于反应过来。

    “两位兄弟气息全无,难道不是死了吗?”李玉道。

    “说什么呢?我家学员只是受伤,治伤后休养而已!谁说他们死了?”明中信怪异地望着李玉道。

    “真的!还没死!”李玉破涕为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