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汉崩溃-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汉崩溃

    随着石文义的吩咐之声,门外有人应答一声,蹬蹬蹬,脚步声远去,想必是有人准备去了。

    “你想干吗?”大汉望着靠近的明中信叫道。

    “你不是不怕吗?当然是给你上刑啊!”明中信一脸戏谑道。

    “谁说爷怕了,爷是问一声而已!”

    门外有人端着脸盆走进来。

    “放在地上吧!将这位好汉放到椅子上,手往背后绑了!”明中信吩咐来人。

    片刻,安置好大汉。

    明中信凑到大汉耳边,“最后给你个机会,你的同党在哪里?”

    “不---知----道!”大汉一字一句回答明中信道。

    明中信阴冷一笑,“好,那就你享受血尽之刑吧!”

    说着,明中信将手一挥,大汉只觉腕脉一凉,好似血涌了出来。

    “不就是放血,爷流得起。”

    “是吗?”明中信让人将脸盆接在大汉手腕底下。

    只听得“滴答滴答”一声声滴落脸盆之声。

    大汉叫嚣道,“不怕,就是将血流干,爷也不怕!”

    然而,明中信却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一声声血液撞击脸盆之声,如同敲击在大汉的心上一般,周围鸦雀无声,静得可怕,唯留滴答之声。

    大汉越来越慌,恳切的眼神望向明中信,但明中信就是一言不。

    滴答、滴答!

    大汉的脸色逐渐苍白,越来越白,哀求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然而,明中信依旧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渐渐地,他绝望了,眼神越来越飘渺,越来越无神!

    “好了!”明中信挥手道。

    却见端盆进来的锦衣卫转过身来,只见他一手端盆,一手拿一个瓷瓶,水在不断从瓶中流下,进入脸盆,出滴答之声。

    大汉瞬间清醒,原来是在吓唬自己。

    脸色瞬间转为红润,这次是气的!

    “你!”

    “享受到那种无助了没有?享受到那种濒临死亡的快感没有?”明中信低声在大汉耳边道。

    恐惧的表情出现在大汉脸上,是啊,听着自己的鲜血滴落于脸盆中,那般感觉如同看着生命在流逝,活力生机从自己体内流出,抓都抓不住,那种无助,那种恐惧,仿佛来自地狱的问候,无以言表,太恐怖了!

    “魔鬼,你是魔鬼!”大汉挣扎着向后退却,然而被绑着的他如何能够逃脱,只是倒在地上而已。

    口中依旧叫着,“魔鬼,魔鬼!”

    明中信蹲在他面前道,“是啊,我是魔鬼,你射伤、砍伤、打伤我的人的时候,你可知道,我是如何痛心,如何无助?”

    “魔鬼,魔鬼!”大汉只是叫道。

    明中信一挥手,一根银针扎在大汉头上,大汉慢慢恢复了神智。

    然而,却更加恐惧,又脚蹬地,向后就逃。

    旁边的石文义却是无比惊讶,这是为何?只是简单的一个水滴脸盆招术,为何有如此大的效果,令大汉如此恐惧?

    一时间,他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我来问你,同党在哪?”明中信拍拍他的脸道。

    大汉只是摇头否认。

    明中信也不再言语,将手放在他的头上,闭目沉思!

    良久良久,石文义都快睡着了,大汉也平息下来。

    明中信缓缓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是那般的狰狞,却一闪即逝!

    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根金针,望着大汉,唇角含笑,可是却冷得令人毛。

    大汉下意识地就要躲避,却无处可逃。

    明中信向走去,却见大汉身子如秋风中的拂柳,摇摆不已。

    “别怕,我会将这根金针放入你的体内,驱动它在你体内游动,看到没有,这几根倒刺?”明中信指着金针上面的毛刺道。

    大汉不自觉地点点头。

    “这些倒刺在体内流动之时,不时会刺一下你的经脉,当然,不会流太多血,我也不会让它一直刺你。只是,这金针却会停在一段经脉处,时不时刺他一刺,渐渐地,你会感觉这段经脉不再属于你,好玩吧?”明中信反问道。

    大汉一脸恐惧地望着他。

    “当然,你别担心,经脉被毁之前,金针会继续向前的!它还新的任务。”

    “金针会继续前进,慢慢地将你的经脉挑断,经脉承受不了血液带来的压力,逐渐损毁,而后,因经脉内血液的流失,逐渐收缩,身体也随之不断收缩,慢慢地经脉蜷缩起来,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蜷缩着蜷缩着,越来越弯,越来越弯。”

    “别说了!你这魔鬼,你这混蛋,你这冷血之人!”大汉大声叫骂道。

    “就这样,金针会定时向前移动,一段段经脉逐渐萎缩坏死,你会感觉,刚开始,一根手指坏死,一个手掌坏死,一条胳膊坏死,哎呀,太可怕了,我都不忍再说了!”明中信声音不急不徐地道。

    大汉望着他,瑟瑟抖。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金针过处,体内会积累大量的红色液体,逐渐侵蚀着你的五脏六腑。当然,你的生命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而旁边的石文义却是一阵毛骨悚然,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想到如此残酷的刑罚,太可怕了!

    他是第一次见明中信如此狠辣,看来这次真的是触动了他的逆鳞了!

    “哦,还有!你不要妄想自杀!”

    对呀,自己还能自杀。大汉一个激灵,想了起来,原来自己还有这条路,不用承受这般折磨,一时间,大汉居然欢呼雀跃起来。

    不行,现在就得自杀,否则那魔鬼还不知要用什么手段阻止自己呢?大汉瞬间下了决心。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大汉居然连咬舌头的劲都没有,傻了!

    “我说了吧!那是没用的,你现在已经没有那种能力了!乖乖享受我给你的福利吧!”明中信一脸遗憾地摇摇头。

    他伸手缓缓将握金针的手伸向大汉。

    “不要,不要!”大汉急后退,然而,全身早已被明中信做了手脚,手脚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我招了,我什么都招了!”大汉急切地大喊道。

    旁边石文义一阵惊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