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厨师“秦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十六章 厨师“秦奋”

    为新增粉丝“春江明月恨半夜清风惊鹊“加更一章。

    吴掌柜想求情却又不敢,忐忑不安地望着明中信,想用眼神求情,少东家却在闭目养神,根本不给他机会。

    而胖子厨师却根本不管,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也许胖子真的有本事,俗语说的好,真金不怕火炼。

    望着这小子一棍子打不出半个屁来的死熊样,吴掌柜恨得牙痒痒,要不是妻子,老子才不管你呢,他娘的,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呸,谁他娘是太监,老子又自己骂自己了!吴掌柜懊恼不已。

    在吴掌柜纠结之间。

    吱呀,房门开启,福伯回来了。

    随之进来两位仆役,把桌上东西收拾一番,将托盘放于桌上。

    考试正式开始。

    福伯为胖子厨师讲解了规则。

    “听明白了吗?”

    胖子腼腆地一笑,点点头。

    明中信玩味地看着胖子。

    胖子来到桌前,望着托盘中的东西,左右看看,呆立片刻,拿起筷子,伸向食物。

    福伯想及学员们悲惨的样子,就满怀期待,希望胖子出丑,以此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福伯,你被明中信带坏了哟!

    吴掌柜却一脸期望地看着胖子,希望他好好表现,好让自己摆脱这个累赘,早日解放!

    却只见,胖子厨师先仔细观察一番盘中食物,然后用筷子慢慢挟起食物,再用舌头舔一下,吧唧吧唧嘴,“花椒、盐、糖、辣椒。”一一被胖子说了出来。

    明中信赞赏地望着胖子,这才是真正的厨师应该有的素质啊!

    而后,胖子将一汤匙汤放入口中,上下左右转个不停,停下嘴巴,闭目回味道,“蒜、盐、冬瓜葱酱油、胡麻油鸡蛋,还有,还有牛肉!”

    显然胖子对最后一种无法确认。

    福伯一脸震惊地望着胖子,学员中也有对食物大部分都辨识清楚的,但这道汤却仅有一两种清楚,还是最明显的盐和蒜,其余却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

    明中信也是无比喜悦,没想到这个胖子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虽然最后一种牛肉不准确,但也只这一种不正确,其余全对!人才啊!

    虽然对于厨师来说,食物很好辨认,但汤却是无一丝原味,辨识这些却很是考验功夫。而且,牛肉确实不是,而是豆腐通过鸡蛋处理后,有一丝丝肉味,所以胖子无法确认,就这也非常厉害了,居然还能尝出鸡蛋来!捡到宝了!明中信一阵激动。

    “你叫什么?”明中信问道。

    胖子腼腆地一笑,并不回答。

    “你个傻子,少东家问你呢!少东家,他叫秦狗子。”吴掌柜快急死了。

    噗,明中信一下笑喷了,人的大名叫狗子,太可乐了。

    “少东家,狗子小的时候体弱,乡下传言贱名好养活,所以就起了个这名。不过这小子从小不知怎地,从不与人来往,不擅表达,但对谁都很和善。天不开眼,五岁那年,父母不知怎地,先后得了重病身亡,留下了这根独苗,只好跟了我们。您不要看他不说话,其实他很聪明,我在酒楼管事,他经常来玩耍,不知怎地在酒楼后厨,看着看着就学会了,以前的厨师在咱们明家生意惨淡之时跳到对面的一笑楼去了,不得已才让他当了大厨。”

    明中信听及此,慢慢收敛了笑容。

    明中信望向福伯,福伯点点头,意思是吴掌柜没有撒谎。

    这秦狗子也是苦命人哪!看来得重新看待吴掌柜这个人了。

    “有戏!”看到明中信有了一丝同情,吴掌柜马上补充道,“少东家要是觉得不成体统,可以给他起个名字。”

    如果少东家为狗子起名,那可是一步登天的好事!这是把狗子当自己人了!那以后狗子也就有了立身之本了!

    吴掌柜一脸希冀地望着明中信。

    “那就取名奋吧!”明中信开口道。

    “谢少东家赐名。”吴掌柜看到秦狗子依旧无动于衷,使劲拍了秦狗子头一下,一起向明中信道谢。

    秦奋,也就是勤奋的意思,意思是以后狗子要勤奋学习、勤奋工作的意思!这是吴掌柜的理解。

    但依这几日,福伯对明中信的了解,这应该不是明中信的本意。

    实际上明中信是想到了一个叫“猿粪”的笑话,而他起的这个“典故”是叫“请粪”,这是明中信的恶趣味。

    但吴掌柜的理解也没错,明中信还是挺欣赏这个胖子的。

    明中信还有一层意思是取自“奋斗”二字,让秦奋奋勇争先,斗倒所有与明家争利的酒楼。

    本来,明中信还有些犹豫,这厨师和掌柜是一家人,会不会里外勾结,中饱私囊,将酒楼搞垮!

    但现在看到秦奋,这孩子一脸忠厚,禀性应该不错,而且看吴掌柜对待妻侄如此上心,人品也还行,也罢,就这么定了!明中信想着,冲福伯点点头。

    “明贵,领秦狗子,不,应该叫秦奋,去学堂,安顿下来!”福伯吩咐道。

    “对了,说书人找来了吗?”

    “找了,但都觉得城里已经无新的说本,他们会的全城都会,只怕耽误了东家的生意。我也说了,一应茶水和糕点等支出都由我们出,打赏皆归其所有,我们还会找专人写说本。但收效甚微。实际上还不是看到我们明家各种生意都不景气,怕到时我们明家倒了,他们跟着倒霉!所以至今未谈好!”

    明中信陷入沉思:说书人没有也不要紧,但说书人只是一个由头,重点还在于宣传说本,要赚取的大头还在书上,没有说书人广泛宣传,书的销量会受很大影响啊!

    “少爷!”福伯见到明中信为难,迟疑半晌道,“我有一个老伙计,以前是说书的,我可以试试请他来!”

    明中信精神一振,“你那老友在哪?”

    “我那老友喜爱清静,住得不远,就在城郊!”

    “好,你去延请,一定要诚意满满,不过还得在以前基础上加上一条,如果他来,酒楼分他一成红利!”

    福伯和吴掌柜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地望着明中信。

    他们皆被明中信的大手笔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