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回归陵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回归陵县

    离家越近,心情越加激动,倦鸟思林,池鱼思渊,此时,温暖的家是他们的期盼。

    众人皆无声地回味着这种近乡情怯的思绪。

    一行人刚来到城门口,却见前面有几辆马车正在等候,看来,是有人来迎接自己等人来了。

    明中信一眼就认出自家的马车,催促着仆役赶着马车向城门驰去。

    近前仔细一看,不止是自家的马车,还有明家、黄家、王家、李家的马车,也已到来。

    黄举三人组的马车随后就到了。

    一时间,现场热闹非常,呼爹唤娘,声音不绝于耳。

    明中信直冲自家马车而去。

    却见明老夫人抬头望着自己的马车。

    明中信立刻飞身跳下马车,向老夫人飞奔而去。

    “见过大母!孙儿给您磕头了!”明中信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好孙儿,乖孙儿!”明老夫人未语凝咽,说不出话来。

    “孙儿回来了!”明中信再次强调道。

    “好,好!”明老夫人用手摸着明中信头颅,点头不已。

    “少爷,听说您获得了府案首?是不是真的?”小兰在旁叽叽喳喳叫道。

    “那还有假!少爷这次真的是名满府城了!”小月此时也赶了上来,挺着小胸脯,自豪无比地插嘴道。

    “我们先回府吧!”明中信冲老夫人道。

    “好好,我们回府!”

    明中信上前与黄举三人组的家人一一见礼,与黄举三人组一一别过,向明府进发。

    进城后,一路之上,陆续碰到认识之人,皆是一阵夸赞,前些日子县衙敲锣打鼓向明家报喜,跑遍全城。

    如此大的动静,使得陵县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明家少爷考上了童生,而且获得了此次府案首,也就是府试第一名。

    这些乡邻与有荣焉,如今见真人回来,岂能不上前祝贺一番?

    于是,明府马车蜗牛般行走,一步一寒喧,一步一招呼,最后,不得已明中信只好下车,一一向乡邻打招呼。

    如此这般,耽搁了好长时间。

    终于,明中信一行来到了府门前,望着府门上两个大大的“明府”二字,一时间感慨万千!

    在明老夫人的催促之下,进了府门,下人们、丫环们又是一阵恭贺祝福。

    明中信在明老夫人带领下先去正院祠堂向祖宗牌位磕头,一切基本礼仪完毕,一家人坐定于正堂。

    “乖孙!你为何要现在回来?院试不是也快举行了吗?为何不在府城进行温习,以待院试?”明老夫人一连串问题如倒豆子般喷出。

    “院试得到八月才举行,现在不过四月底,时间尚早,回家来温习,也是心情放松,效果更佳!”明中信回签道。

    “你可别听老夫人的,她每天念叨着想你,早就盼着你回来了。”小兰在旁揭露道。

    “这丫头,净揭你家老夫人的底,太不象话了。”老夫人亲昵地打了一下小兰道。

    “老夫人,您别嘴硬了,想少爷就想少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少爷,您可不知道。老夫人听下人们回报,说你快回来了,立刻让人备车,非要亲自前去迎接你。”

    “好了,不说了,回来就好!快让我好好看看,怎么又瘦了呢?在外吃不好,穿不暖吧?舍不得吃?咦,长高了,变瘦了!倒是黑了一些……”明老夫人一阵心疼,一阵念叨。

    “好了,孙儿没有瘦,也没有黑!只是您一月不见有些生疏而已!”明中信劝慰道。

    “是这样吗?”明老夫人疑惑道。

    “当然,听孙儿的准没错,我感觉还胖了呢!”明中信挺挺胸膛,显示了一下壮硕的身材。

    “好,好,胖了就好,胖了就好!”明老夫人一阵点头。

    然而,明老夫人依旧紧紧抓着明中信的手腕,念念叨叨,翻来覆去询问路途见闻,科考见闻,好似想把明中信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行为都要印入脑海。

    良久,良久,明老夫人精神依旧旺盛,询问连绵不断。

    甚至在用膳之时,也只是直愣愣望着明中信,口中依旧询问着明中信的所见所闻。

    最后,在小兰的再三娇嗔之下,才住嘴让明中信吃顿安心饭。

    然而她却不断向明中信碗中挟菜,使得明中信碗中高高堆起,令明中信哭笑不得。

    明中信在低头吃饭之际,偷偷擦拭了一下眼泪。

    毕竟,前世家人早去,从未有人如此关心于他,明老夫人的一番关切询问,这浓浓的关爱,融化了他早已冰封的心灵,早已令他辛酸不已,感动不已,幸福不已,只好用进膳来掩盖他那辛酸感动幸福的心情。

    进膳后,明老夫人恋恋不舍地送走了明中信,让他去早点沐浴休息,解除一身疲累。

    然而,明中信沐浴后,将身体扔于床塌之上,静静思索。

    盘算着明日的行程,先得去拜访一下县尊大人,毕竟是一县父母,此番衣锦还乡,岂能不去拜谢一番?

    而后就是得了解一下这一月来明家各项生意,尤其是学堂的进展程度,这些诸般繁杂事务,皆得一一听取汇报。

    想着想着,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睡得好沉好舒服,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一觉醒来,天色微微发亮,明中信起床梳洗一番后,到老夫人卧室去请安,用膳,而后静静地呆在书房,排布行程。

    “少爷,明先生、孙先生等都来了!”小月禀报道。

    “请他们进来吧!”

    哗啦啦,进来一大帮人。却正是那明中远、孙宇、陆明远、福伯、吴阁主、李掌柜等明家骨干。

    明中信站起身形延请诸位就坐。

    众人纷纷祝贺明中信过了府试,勇夺案首。

    明中信拱手称谢,一番客气之后,进入了正题。

    众人一一将明家学堂、书坊、名轩阁、粮铺、工坊等一应事宜予以一一汇报。

    明中信在脑中将这诸般事宜一一过滤,点头不已,看来自己走的这段时间,众人成绩不俗啊!就等资金到位后,进一步予以扩大了!

    明中信整理一下思路,对各位骨干纷纷进行了一番称赞。

    一番辛苦,得到了肯定。众人皆眉开眼笑,互相调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