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拜谢恩师-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七十九章 拜谢恩师

    众人的详细汇报,令明中信深感欣慰。

    书坊的书籍卖得飞起,加印了十几次,依旧是供不应求。

    粮铺经过工艺改良的醋、酒也已上市出售,那是被人一顿疯抢,已经卖得断货了,年前酿的早已卖完,就等新酿上架了。

    工坊则工艺得到改进,打造了一些样品,就等明中信回来检验定型。

    土地中的马铃薯也长势良好,佃农与学员们在精心培护。

    最紧要的是学堂,已经无东西可教,只余让学员们实习熟练掌握具体操作了。

    师逸房作为财务总管那是一个眉飞色舞啊!有钱在手,心中不慌啊!

    “对了,族兄,科举用书先行停止刊印!”明中信吩咐道。

    “为什么呢?”明中远惊讶无比,现如今卖得最好的就是科举用书,不止能够帮助一些读书人,而且令得明家在陵县的声誉直线上升。

    “有些事!今后我再向你解释!”

    “难道有人准备针对明家?”陆明远若有所思,看来之前的担心发生了。

    明中信冲陆明远笑笑,予以默认。

    没想到打压来得这么快?陆明远陷入了沉思。

    这却是他误会了,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李东阳的吩咐而已!

    明中信也想与陆明远探讨探讨,从当时李东阳的反应来看,二人应该认识,现在事情繁多,只好随后再与陆明远详谈吧!

    明中远见陆明远沉默不语,也觉得里面可能有事,否则明中信不会做此决定。明中信总会给他解释的,就不再说什么!就是心中有些可惜!

    “少东家,聘请教习之事?”孙宇问道。

    “孙先生,此事得从长计议,随后我们再谈!”

    本来明中信在府城游历之时看中了一些工匠,也想邀请这些人来此,但这些匠人皆不想背井离乡来到这小小的县城,皆予以婉拒。看来,还是庙小菩萨大,请不进来啊!

    “少东家,名轩阁如今已经打出了名声,但还是菜品有些少,总那些,会腻味的!您有没有新的了?”吴阁主小心翼翼地问道。

    还少?那可是几大类啊?换着花样也能留住顾客啊!明中信看着吴阁主有些无奈,这家伙看别人都在说着苦处,也是想刷刷存在感吧!

    “行了,先这样吧,以后再说!”

    “好吧,您可得记着啊!”吴阁主不放心叮嘱道。

    明中信点点头,不再理会于他。

    “少东家,您让收购的那些海中鲜料已经回来了!”明管事道。

    “是吗?”明中信又是一阵惊喜,有了这些鲜料,自己的调料制品得提到日程上来了。

    “好,先小心安放,别让它们发霉坏了,过几日再行处理!”明中信嘱咐道。

    “对了,王森,我让你教授的玉米间种马铃薯技术如何了?”

    “回少东家,已经教授完毕,就等实习了!”王森回禀道。

    “那就好,过几日,你来我处领种子,可以间种了!”

    王森欣喜非常,看他们都没具体任务,就给我安排任务,看来还是我这儿最重要啊!

    “好了,大家今日先回去吧,我得去拜谢先生和县尊了!”明中信见大家不再有事汇报询问,也就结束了此次会谈。

    众人要说的好多话语都被憋了回去。

    毕竟拜谢先生与县尊这是府试过后的应有之义,他们也不敢耽搁!

    只好来日再来讨教了!纷纷离去。

    明中信让福伯齐礼物,相携前往社学。

    明有仁乃是他的启蒙老师,此番过了府试,自是得前去感谢。

    一路之上,乡邻纷纷微笑祝贺打招呼,众人皆知,明中信考中了府案首,一时间,明中信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被用来教训自家那不争气的不肖子。

    明中信平和地与乡邻一一打招呼,令乡邻们异常高兴,要的就是这个面,府案首,未来的秀才公与自己打招呼了!

    慢腾腾,转过街角,终于来到了社学。

    此时的明有仁却正在社学授课。

    明中信在院中恭立静候。

    却见社学大堂中最前面墙上挂着一块黑板。

    明中信异常惊讶,这是?

    不错,就是黑板!

    明有仁手中握着白色的块状物体,在黑板上写下了功课。

    “给你们安排的功课,要如数完成,敢有懈怠,小心戒尺!”明有仁安排功课之后,语气带有几分严厉,告诫道。

    众学生纷纷收拾停当,陆续离去。

    见到院中恭立的明中信,皆用羡慕地眼神望望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此时明中信的知名度实在是太高了,更何况在社学中的皆是与明家有关的学子,他的事迹早已传遍整个陵县,令所有学子以之为榜样。

    “先生,学生有事打扰。”明中信步入堂中,上前施礼道。

    “哦,中信啊,回来了!”明有仁眼前一亮,连忙放下手中块状物。

    “是,学生昨日回来的,今日前来拜谢启蒙之恩!”

    “听说你府试过了,还得了案首?”明有仁脸都笑出了一朵花。

    “学生侥幸!”明中信谦虚道。

    “大丈夫当仁不让,既然得了案首,那是自己本事,有何不敢承认!”明有仁正色道。

    “是,学生愚钝!受教了!”明中信连忙认错。

    “既然过了府试,想必院试对你来说也不会太难,更何况从未有府案首落榜,未考取秀才的。院试无忧矣!”明有仁感叹道。

    “岂敢,岂敢!”

    “不过就是名次问题而已,你可有目标?”明有仁问道。

    “尽力而为!”明中信答道。

    “志向岂能如此之小,应该去争那院案首,那可是小三元啊!”明有仁慷慨激昂道,“想当日,你在兰亭文会连作三首诗词,面对质疑大胆举办诗词会友,在诗词会友之际连作六首,冠绝当场,更发出支撑誓言,那般豪迈的气势哪去了?”

    “学生定当努力,不敢辜负恩师期望!”明中信一躬在地道。

    明有仁平复心绪,再次考察了一下明中信的学业,依旧如此惊艳,明有仁欣然颔首。

    二人就其他琐事寒喧几句。

    寒喧中,明中信眼神不时飘向黑板,心下惊奇,这是何人所造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