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登门问罪-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八十一章 登门问罪

    “座师!”柳知县与钱师爷二人齐声高呼,兴奋不已。

    但主从二人极有默契地并未谈及,而是更加热情地聆听府城事宜。

    明中信心中明白,这二位是真的想到了那位是谁!并且不敢宣之于口。只是想与他这位救命恩人打好关系,未来总有一天能够用到。

    哎,混官场的就没一个傻子,都精得跟鬼似的。明中信心中摇了摇头。

    主从二人只是一个劲地套取明中信的话,打听他与那位大人后来的接触。

    当听到明中信叙述,那位大人后来亲自登门拜访,还与明中信共进膳食,把酒言欢,最后居然告诫明中信,不让其再行刊印科举用书。

    这是关心爱护之言啊!柳知县深深明白。

    作为官场老油子,他岂能不知刊印科举用书的利弊?只是一直以来为了教化之功、升官之路,硬着头皮死撑而已,君不见他还拉上了鲁提学嘛!

    这也令得他越听眼神越亮,也越加地对明中信热情。

    至于说不让明家书坊刊印科举用书,柳知县虽有些惋惜,不能再刷教化之功。

    但相比于那位大人的赏识来说,这却是微不足道的!故而柳知县也就默认了。

    当明中信将与那位大人的事情讲完之时,二人居然有意犹未尽之意。

    当然,明中信未将赠药之事告知他们,否则他们知道那位大人居然有可能莅临陵县,他们估计都得晕过去。

    之后,明中信有选择地讲了一些游历之事,柳知县与钱师爷有些兴趣缺缺,明中信也就不再多言。

    柳知县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不想让明中信感觉到自己的市侩,又询问了一下明中信的学业,及之后的打算。

    柳知县对他的学业勉励几句,也就端茶送客了。

    明中信从县衙出来,同钱师爷告辞。

    钱师爷为刚才的失态连连道歉。

    “钱师爷,您别说了,学生并非不识人间烟火之人,心中明白。”明中信向他坦诚道。

    “好,大气!”钱师爷竖起手指称赞道。

    “钱师爷,学生这两日估计得忙着处理家中嫌置事务,后日想请您聚会一下,以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关爱照顾。不知可否?”

    “太客气了!不用如此破费!”钱师爷乐得跟朵花似地连连推辞。

    “如果您不赴宴,就是看不起我,那今后咱桥归桥路归路,我也就对您敬而远之了!”明中信变脸道。

    钱师爷状似无奈地只好答应。

    二人相视一笑,分别而去。

    明中信回到明府,却见门前门庭若市。

    望着凑上来明贵,明中信问道,“这是何事?”

    “你可不知,你走后,一**人马相继到来,现在大厅都呆不下了!”明贵充满喜悦地道。

    看来不是坏事!明中信迈步进了明府。

    “明兄回来了!”一个声音引发了一阵狂潮,只见明府大厅里冲出一群童生。

    黄举打头一脸喜气地出来。

    “明兄,诸位同窗可是前来叨扰你来了!”

    同窗?明中信有些懵。

    哦,这不是这次过了府试的童生吗?原来,过了府试的皆可以入县学,入了县学可不就是同窗了吗?

    这是来要债来了!明中信心说。

    “没你们这样的啊!才回来一日就要我还债,太不仁义了吧!”

    “先还债啊!”王琪起哄道。

    “好好,那也是让我先喘口气吧!”明中信没好气道。

    “见过诸位同窗!”明中信来到近前一一施礼。

    “见过明案首!”其他人可不会像黄举三人组一般无礼。

    明中信一看,嚯,好大群人,这得有五十多号吧!估计参加府试的所有考生都来了。

    “福伯,为大家上茶水糕点,好生伺候,万不可怠慢大家!”一边吩咐福伯,一边向大家请罪,“请诸位同窗恕罪,大家稍候,我去去就来!”

    “明兄请便。”大家深施一礼。

    而后他直奔后宅。

    明中信一则回去换衣,一则叫人去名轩阁安排宴席送到明府。

    待明中信回到前厅,大家皆坐在大厅饮茶、品尝糕点。

    “明兄,这糕点、茶水可真是绝了,估计你这儿的饮食享受冠绝陵县啊!”黄举向明中信赞叹道。

    “就算你拍马屁,我也不会多给你上的!”

    望着黄举尴尬的神情,大家哄堂大笑。

    “看,我就说了吧!明兄岂是一个马屁能够拍晕的,应该认真请求才对!是吧,明兄!”李婷美在旁补刀。

    “别想讨好我,讨好我也没用,因为没有多余的糕点了!”明中信不领情,直接一句话将李婷美顶了回去。

    李婷美瞬间石化,这招不灵啊!

    “不过,诸位只要留下,呆会宴席完毕会有膳后糕点的!”明中信这是变向的留客呢!

    “好,呆会儿必须尝尝明家佳肴!”大家齐声叫道。

    玩笑开完,明中信回到正题。

    “诸位,我们府试一别,大家可还安好?”

    “好!”大家齐声应好。

    “今日前来这是?”

    “大家来此是向你这位案首请求指教来了,谁让你那科举用书在此次府试中出了大力,令大家欲罢不能。此次回来,去往明家书坊购买科举用书,但却听说你让停止刊印了。这不,来此向你问罪来了!”王琪解释道。

    明中信感激地望一望他,别看平时这王琪像个二愣子,但关键时刻居然还知道提醒于他。

    “正好大家都在,我解释一下。此事乃是县尊大人之命,今日之前刊印的科举用书已经是明家书坊所有存书,至于其他科举用书暂时未曾编撰,县尊担心大家太过依赖这些书籍,而本末倒置,致使大家荒废学业。不只如此,县尊还担心其他县来此购买,影响了其他县的读书人的学业,所以今后只允许在咱陵县读书人之间互相交流。所以,你们懂的!”

    柳知县与他相商,答应会为他背一下书。

    而在座之人都是聪明人,一听就懂了,这是怕其他县来些抢购此类书籍,将陵县的优势抹杀,所以要禁绝此书市面流传。

    大家心照不宣,不能购买,可以手抄啊!虽然这也很难,但谁没有三五友人,再说,今日来此不正是为交好明案首嘛!

    只要交好明案首,还怕没得抄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