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疯子”账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十七章 “疯子”账房

    “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一阵大呼小叫,门外传来奔跑之声。

    “站住,站住!”

    这是咋了。

    房内三人一阵无语。

    “嘭”一声房门被撞开,一个披头散发之人闯了进来。

    “你别跑!可抓着你了”一个人气喘吁吁跑进来一把抓住了前面闯房之人。

    这是什么情况?房内三人一同懵逼。

    定睛一看,后入之人正是门房明贵。

    明中信叹道,今天可真是邪了,一件事接一件事,没完没了了!

    “明贵,你要造反呐?!”福伯呵斥道。

    “不是,福管家,是这个疯子闯门啊!我拦都拦不住,径直闯了进来!”明贵委屈地说道。

    “少东家,少东家,出来了,出来了!”看到明中信,“疯子”手舞足蹈,不停喊叫道。

    明中信仔细观瞧,咦,这不是师先生吗,怎么变得如此狼狈?

    “你放开他!”明中信喝道。

    “疯子”扑到桌前,挥舞着手中的账本,喊道,“真的算出来了,真的算出来了!”

    明中信这时才确认,不错,这“疯子”正是师逸房师先生。

    “下去吧!”明中信站起身形,挥挥手,让明贵下去。

    “先生这是为何?”明中信扶着师先生坐下。

    “真的算出来了!我按你教我的,真的算出来了!”师先生依旧激动地说道。

    “我知道啊!不能算出来才有鬼啊!”明中信心中道。

    “真的吗?你确定?”明中信一脸惊讶。

    “你不信吗?确实,你看,这个表格,你教我的,利用它算出收入,利用它算出总支出,收入减去支出,最终算出了总共收益!这不就算出来了吗?”

    “是吗?就没有错误吗?”明中信一脸不信道。

    “对的,对的,我验算了三遍,都没有问题!真的!”师先生一脸激动,明中信质疑他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般。

    “哈哈哈!”明中信再也忍不住笑意,狂笑出口。

    “你?!”师先生一脸气愤,明中信居然如此逗他。

    不过转眼就笑了,确实自己也觉得好笑,明明是明中信教给他的东西,自己验证了人家正确,却又拿人家的东西来让他分享这份快乐,确实有些逗逼!

    望着这两个又笑又闹的“疯子”,一旁的福伯和吴掌柜一头雾水。

    “师先生,你这是?”福伯拿过一盆水,指着“疯子”师逸房这身装扮一直摇头。

    “疯子”师逸房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扮,再望一望脸盆中的自己,呀,自己都不知道,真的变成“疯子”了,难怪门房要拦住自己了。

    师先生为之失笑。

    “值了,这身行头太值了!”师先生将与明中信的“纠葛”详细解说了一遍。

    哦,原来仅三日时间,师逸房就凭明中信教他的算法,将明家几大生意的账目算得一清二楚,不差分毫。

    三人再次以不同的眼光打量明中信。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少东家与以往真的是天差地别,三人无法想像以前的少爷是如何,但现如今的少东家每天都让他们刮目相看,都变得快不认识了,他们真的怀疑,眼前的少东家还是以前的少爷吗?不会是换了一个人吧!

    他们还真的猜对了,此少东家百彼少爷!

    “少东家,这?”师先生指着账本,以探问的眼神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沉思半晌。

    旁边的吴掌柜却腿脚发软,后背发麻,全身流汗,毕竟这账本中的猫腻也有他的一份。

    刚与少东家建立关系马上就要破裂,妻侄的锦绣前程只怕也会化为泡影了!吴掌柜无比后悔,心想,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说不要!

    现在,明中信的沉思,简直就是对他最无情的拷问。

    吴掌柜刚要上前坦承以往的无耻行径。

    却听明中信叹道,“行了,师先生,此事到此为止吧!你让每位掌柜的看着办,只要交回一些银钱,以往的事过往不究!多少不限,也无需记录谁交回的,你就将账本烧毁吧!银钱交到师先生处,再交由福伯保管,不用让我和大母看了,福伯也不得插手此事!”

    福伯、师先生、吴掌柜全体松了一口气。

    师先生与福伯低头应是。

    他二人很清楚,账目从来就有猫腻,如果深究,肯定会揪出一串人名,然后明家生意动荡,人心慌乱,明家就真的彻底完了!

    庆幸少东家明智的选择!

    确实应该重新认识这个少东家了!

    福伯与师先生对视一眼!这位少东家,要心胸有心胸,要手段有手段,要手腕有手腕,看来明家中兴不远矣!

    此时,大门口,明贵望着远处过来的人影,如疯了般,今天这是怎么了?人一波一波的,这里一波还没走,又来一波。

    让我死去吧!门房明贵心中呐喊道。

    然而,还不得不禀报。

    “少爷,明先生来了!”

    “滚!”明中信快气疯了,没完了,是吧!让不让人活了?!

    “谁?”明中信猛然站起身形,“明先生?”

    “天哪,你要玩死我啊!”明中信快步走出房门。

    “站住!”望着跑得如同兔子般快的明贵,显然门房没听到他后面的话,仅仅听到了“滚”字。

    要出事了,要出事了。明中信快步追出了大门。

    却见门房明贵坚定不移地执行他的吩咐,推着明中远往外走。

    嘴里嘟囔着,“少爷说了,今日不再见客!”

    还行,没有给我闯祸,明中信心中马上将明贵上长到外交家的层次,外交词令不错啊!

    “哎呀,族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明中信大步上前迎接明中远。

    “哼,你不是谁都不见吗?”明中元气呼呼地道。“我就不该来,还讨人嫌!”

    “谁敢说我兄长讨人嫌,我教训他!”明中信陪笑道,“兄长,走咱兄弟叙叙!”

    “行了!”明中远上下打量着他,“这是谁惹你生气了?居然谁都不见了!”

    “呵呵,家里的下人不听话,我一时气不过说了气话!请,请!”明中信躬身相请。

    “给!”明中远抬手将手中一摞东西扔给了明中信。

    “哟,这是什么东西?”明中信接过来,定睛一瞧,“哟,还真是好东西,正是两个说本和幼学琼林。”

    “唉呀,兄长真是我的及时雨啊!”明中信欣喜地追上明中远。

    “明少爷!”

    “明少爷”福伯、师先生、吴掌柜纷纷上前行礼,毕竟明中远是读书人,本就高人一等,更兼还是管着书坊,整体逼格就远超他们三人。

    “哼,都不是好人!”明中远一棍打死一船人!

    福伯、师先生、吴掌柜三人哭笑不得,这是哪说的?!

    明明是少东家惹您了,与我们何干啊!

    “还不接着!”跟上来的明中信随手将书丢给了三人,快步追赶明中远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