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二老斗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二老斗嘴

    “你!”

    闻听此言,老人一时居然岔气了,脸色瞬间泛紫。

    旁边叫季玮的少年心下大急,喊道,“大父!”

    李东阳冲他喊道,“莫急,莫急!水,水!”

    季玮连忙去倒水。

    “好了,好了,我认输,你敢,还不行吗?”李东阳上前拍着老人后背道。

    “大父!”季玮语中带着哭音,递过一杯水来。

    李东阳手捧水杯,让老人喝水。

    老人一挥手,推掉了水杯。却见他慢慢地缓了过来。

    “唉,你这老犟驴!”李东阳摇头叹息道。

    老人自己拍着胸脯,顺顺气道,“李老头,你待要怎样?”

    “不怎么样!”李东阳顶了一句。

    “现在感觉如何?”李东阳望望老人气色问道。

    噗,一个声音传来。

    李东阳在鼻端摇摇手,“怎么这么臭?”

    老人尴尬得脸色通红,站起身形,双腿紧夹,就往外走。

    季玮连忙上前搀扶老人。

    “干嘛去啊?”李东阳叫道。

    “如厕!”老人头也不回地走出草堂。

    “这老家伙!”李东阳微微一笑。

    好大一会儿,老头在季玮搀扶之下,扶着墙壁,慢慢回转草堂。

    “我回来了,你老小子划下道来,究竟想要怎样?”

    “咦,精神变好了嘛!”李东阳观察着老人气色道。

    对呀,老人瞬间感觉自己虽然双腿发软,但肠胃之间那股隐隐作痛之感已经消失不见,而且精神也是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心中一怔,难道是那药丸的效果?

    想到此,肚子咕噜噜一阵叫唤。

    “去,给我做点饭!”老人转头吩咐季玮道。

    季玮欣喜若狂,这些时日,大父还是第一次主动要饭,连忙去准备。

    “你到底给我吃了何物?”老人眼神古怪地望着李东阳。

    李东阳这时却不再急了,一指床塌,“好了,先坐下。”

    老人气喘吁吁地坐于床塌,望着李东阳。

    “是否感觉很良好?”李东阳见老人要答话,摆摆手道,“不用感谢我,我本来还想毒死你的,没想到小友的药不灵光,居然让你精神好多了!真是失误啊!”

    说着,李东阳叹息地摇头道。

    “别说风凉话,这药还有吗?”

    “你倒是不客气!”话虽如此说,但李东阳将瓷瓶递给了他。

    老人接过瓷瓶一看,皱眉道,“怎么只有三颗?”

    “行了,你当这是什么!我好不容易要来的啊!”李东阳翻翻白眼。

    “真的能治好?”老头疑惑道。

    要知道,京城那么多太医,都束手无策,未曾治好,只是说让自己保养!这小小的药丸就能办到?老人表示不信。

    “大父,用膳吧!”季玮端着一碗稀饭过来。

    老人望望稀饭,肚子又是一阵咕噜噜响,还真饿了!

    老人端过呼噜噜迅速下肚,将空碗递给季玮,“再来一碗!”

    季玮望着老人目瞪口呆,多久没见过大父如此吃饭了?旋即欣喜若狂,大父这是要好的节奏啊!

    季玮着急忙慌地接过空碗,跑着去盛饭。

    不大一会儿工夫,老人居然吃了三大碗。

    老人看着空碗也是怔在当场。

    “我的病这就好了?”老人摸摸肚皮,心中惊疑,无意识地向李东阳询问,更像是自言自语。

    季玮向老人狂点头。

    “废话,你还真当这是仙药啊?能一粒治好?”李东阳不忘打击于他,“我那小友说了,你如果吃药后,身体见好,可以前去找他,让他为你诊脉,再对症治疗,也许可以根治!”

    什么?能根治?老人一脸震惊。

    李东阳不理会他的震惊,直接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小心翼翼地取出一粒药丸,万分不舍地递给老人。

    老人不解地道,“有东西你就一次性拿出来,这是干嘛呢?”

    “你当我想啊!”李东阳没好气地道,“要不是我那小友说你第一次吃那种药丸后,还得吃一粒这种药丸,以加强效果,我才不会给你呢!”

    说着,小心翼翼地将瓷瓶放入怀中,还用手拍拍瓷瓶所在位置,以示安心。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老人望着李东阳小心翼翼的样子,鄙夷道。

    “你懂什么,这可是救命的药!”李东阳翻翻白眼,表示不屑。

    从未见过李老头如此模样,看来这药丸真的不简单!老人也不再迟疑,看看手中的药丸,就要服用。

    “慢!”李东阳制止道。

    “咋了,都给我了,难道还不让我服用?”老人一瞪眼道。

    “没说不让你服用!小友可说了,两种药丸如果同时服用的话,效果太强,会有不恻后果,反正我告诉你了,吃不吃在你!”

    “麻烦!不就一位药丸嘛!这么多讲究!”然而老头却不敢大意,小心收起了药丸。

    “说吧,我要付出何种代价?”老人望着李东阳道。

    “说清楚啊!我可没要求你报答,就是我那小友,现在遇到点困难!”说到这,李东阳望望老人。

    “别说报答,我们之间是交易。收起你那套欲擒故纵的伎俩,直说要我-----”说到此,老人停顿了下来。

    不对,依李东阳如今的身份地位,他伸伸手就能解决,为何要来找自己,一定有猫腻!

    这李东阳素来诡计多端,不要掉他挖的坑里头,还是问清楚的好!

    “你先说说你那小友的情况!”老人望向李东阳。

    李东阳一脸失望。

    猜对了,有坑!老人看在眼中,心中不由一阵庆幸,好险!幸亏没答应。

    “不爽利!看你为难的样子,我听说你刘犟驴可是有恩必报的,没想到原来也是一个忘恩负义之徒,传言不误啊!”

    老头待要动怒,但心中一激灵,这李老头是用的激将之法,不能上当!只当没听到,依旧望着李东阳,等他介绍。

    还不上当?聪明了啊!李东阳心中失望,脸上却不显。

    “唉,算了满足你的好奇心!”

    于是,李东阳先从自己遭遇明中信说起,明中信如何古道热肠地在大街之上救治自己。

    当刘老头听到一粒药丸居然就救回了李老头的老命,心中一动,看来那药丸还真是好东西!得找机会要过来。

    李东阳可不知道,就因为一时大意露了底,让刘老头惦记上了自己的药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