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诊断疾症-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八十六章 诊断疾症

    尘埃落定。

    众人望去,却见六七辆马车停在当道,好生气派,当先的正是一辆明家马车。

    明家马车前帘掀开,一位中年人探出头来望望高耸的城墙,回身向车内说道。

    “父亲,陵县到了!”

    “直接去明府!”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是!”

    车队重新启动,向城内缓缓驶去。

    城门口衙役甲见是明家马车当前,笑着快步跑到马车前。

    “不知是明家哪位当面,还请出示一下路引?”衙役一拱手道。

    中年人年掀帘递过一张纸,衙役接过一看,呀,脸色白了一下,迅速将纸递回给中年人,二话不说举手放行。

    “走!”中年人理所当然地放下前帘,吩咐道。

    衙役甲目送车队驶进了县城。

    旁边一位衙役乙走过来,“头,这是何人啊!为何不仔细检查?”

    当先衙役甲直接给了衙役乙一个爆栗。

    “你他妈想害死我啊,那可是监生呀,我的妈呀!那可是监生当面,还不知是哪位大人的公子呢?你让我检查,检查你个头!”

    衙役乙摸摸头,也是不敢再说话。

    衙役甲心中却无比吃惊,看那中年人的气度,绝非一般的捐监,必是荫监。这明家什么时候又与官僚子弟有所联系了?要不要告诉钱师爷呢?这有些犯愁。

    后面的这一幕,车队当然不知道,继续前行,直奔明府。

    “吁”,吱拗一声,马车停在了明府门前。

    明贵屁颠屁颠来到马车近前,掀起了前帘。

    却见车中坐着四个人,两老,一中年,一少年。

    咦,这不是明府的人啊?

    一时间明贵愣住了。

    “小哥,请禀告一声明家主,就说府城故人来访!”一位老人和气地道。

    “您老贵姓?”明贵反应过来,躬身问道。

    “你就说姓李!”

    “哎!”明贵心下明白,这位就算不是明家人,也肯定与明家有关系,先去禀报就是。

    “什么?李姓故人?”明中信接到禀报后,一时间有些疑惑,自己在府城哪有什么李姓故人?

    难道是那位?可也不对啊,他不是回京城了吗?难道又回来了?

    “快快有请!”不管如何,先去看看再说。

    明中信疾步前行,迎出府外。

    打眼望去,呀,这么多马车?

    却见六七辆马车除了一位马夫外,还跟了十余位彪悍大汉及十余位高矮胖瘦的中年人,皆不发一言,侍立一旁。

    当先一辆马车正是自己家的马车,一时间心中有数了!

    再往近瞧,却见那在明家马车门前站着的可不正是李东阳嘛?

    “未知李老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明中信满面堆笑迎上前去。

    “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未曾打招呼就来讨扰,明小友不要怪罪!”李东阳打趣道。

    “不敢,不敢,李老能来,令寒舍蓬荜生辉啊,快请!”明中信伸手延请道。

    “不急,不急,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刘老”

    明中信打眼望去,却见一位少年搀扶着一位瘦骨嶙峋、精神萎靡的老人站立当地。

    想必这位就是那位李东阳说的病人了!

    明中信连忙上前施礼,“见过刘老!”

    “不用多礼,还是让我先进去歇歇吧!”刘老摆摆手,不客气道。

    “当然,快快有请!”明中信上前扶着刘老,迎进府门。

    “明贵,你去找福伯,让他安排一下各位随行人员!”明中信吩咐道。

    “哎!”明贵应声去安排后面大车上的各位。

    众人来到客厅,一一落座。

    旁边自有丫环奉上茶铭。

    大家座定,李东阳直奔主题。

    “明小友,我可是把病人带来了,接下来可就看你的了!”

    “不敢,小子尽力而为!”明中信拱手道。

    “说什么呢,我是病人吗?”旁边的刘老可就不乐意了。

    “怎么,你不是病人吗?看你那站都站不稳的样?”李东阳呛刘老道。

    “我就是没病!”刘老脖子一梗,硬气地道。

    “你就是有病!”

    “好了,二位,咱先看看再说,好吗?”明中信望着这两位老小孩,打岔道。

    哼,二人同时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背转身。

    这俩老小孩!在场众人不禁失笑。

    “我给你的药,刘老可曾服用过了?”明中信向李东阳问道。

    李东阳见明中信要诊治,也就不再斗气,微微点头,示意已经服用。

    旁边的季玮却是有些不情愿,望着明中信一脸的不信,这么年轻的一个少年,能够治好大父的病?不要开玩笑了!

    “能否问一下,此病发于何时,症状如何?”明中信向刘老问道。

    刘老待要答话,季玮抢话道。

    “我怕告诉你的话,会误导于你。既然你是大夫,还请你自己看看!到时我再说出症状相互印证,岂不更好?”

    明中信好笑的望望季玮,这孩子,这是有些不服啊!

    其实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再看,估计两颗药丸下去,已经大好了,只是还有一些病根得想办法对症,才能除去!也罢,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吧!

    明中信上前伸手按在刘老脉搏之上,微微闭目,神识发动,直接从整个咽喉部查起,一轮检查作罢,心中有了数。

    面向刘老,开口道,“最早身体是否出现乏力,继而腰部疼痛,引发恶心、呕吐,致使进食困难,最近可能有些呕血,黑便!服药丸后,经过排除体内毒素,是否感觉身体明显轻松,进食也有所改善,但因劳累,现在经过长途跋涉,身体有些乏力,晕晕欲睡!”

    开始时季玮还一脸不屑,越听越吃惊,简直把大父这段时间的症状说得分毫不差,太神了!

    刘老也慢慢地坐直身形,仔细聆听明中信的诊断,继而由衷地钦佩起来。

    这小子,有点本事啊!

    唯有李东阳在旁一脸地与有荣焉,望着刘老一阵得瑟。

    以目示意刘老,这番你可服了吧,这可是自己看好的小友,还不治得你服服帖帖。

    “说了这么多,你有把握治好吗?”季玮不服气地道。

    亲眼见证过大父的这段诊疗过程,接触过太医无数。

    他深知,就算你诊断准确又如何,大夫的世界并不是能够诊断清楚,就能够治好的,好的优秀的大夫,不仅能诊断还必须得治好才算。

    不然,那么多大夫,难道就没有诊断清楚的吗?只不过是医治无法而已,才将大父的病拖至今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