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别样礼物-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别样礼物

    明中信闻听此言,微笑不语。

    “说什么呢?”刘老先行呵斥季玮道。

    “大父,就算他诊断得再如何准确,如果不能治好你,那不也白废吗?”季玮委屈地道。

    李东阳却望着微笑的明中信心中有底。经过府城一段时间相处,他还是很了解明中信的,这小家伙虽然平时不言不语,和和气气,但心中自有他的骄傲与坚持。

    他明白,明中信这是不屑于争辩,此时无论说什么都是白废,何其苦与那季玮争个面红耳赤,反正现在自己说什么,季玮也会不信的,浪费那口舌?犯得着吗?

    “好了,诸位先行歇息,明日再行诊治。”明中信向李东阳道。

    “也好,今日舟车劳顿,确实不适合诊治。”李东阳望着精神萎靡的刘老附和道。

    刘老无力地点点头,身体本就有些虚弱,再经一番折腾,自然无法支撑。

    “我就知道,这小子没那本事,看,这不拖延时间呢?”季玮小声嘟囔道。

    刘老冲他一瞪眼,季玮吓了一跳,委屈地低下头不再言语。

    “福伯你安排一下,让各位先行住下。”明中信望着已经回转的福伯,吩咐道。

    福伯将李东阳等就近安置在明中信独居的小院东西厢房中,也方便明中信诊病,与他们进行交流。

    而那些大汉及中年人早已被安置妥当,皆被安置于另一独居小院中,由明府仆役为其提供服务。

    一番有条不紊的安置之后,李东阳、刘老、李兆先、刘季玮各自沐浴更衣,解除了一路上颠沛流离的苦处。

    众人皆神清气爽的坐在院落之中。

    “明小友,这是一份礼单,你且收下。”说着,李东阳从袖中取出一份书稿,递向明中信。

    “李老,这可折煞我了!中信万不敢受!”明中信一脸惶恐推辞道。

    “真是不爽利!”旁边刘老插言道。

    “你先后救了我与刘老头,这份恩情哪些是这区区礼单能够抵消的,仅只是我们俩的一些心意罢了!”

    “中信仅只是举手之劳,又哪当得起如此!万万不敢收!”明中信坚决地道。

    “真不能收?”李东阳望着明中信。

    “真不能收!”明中信眼望李东阳,坚持道。

    “那好吧,既然这礼单你不收,那也就罢了!”李东阳万般无奈,只好收回礼单。

    “既然你推了这些财物,那有样东西你得收下!”刘老在旁道。

    明中信转头望望刘老,坚定地道,“无论如何,中信万不敢收礼!”

    刘老勃然变色,“我不管你医治李老头是如何结算,我老刘头可不想平白亏欠人情,如果你不收礼,我今天就不治了!季玮,收拾行李,咱们走!”

    说着,刘老站起身形就要走。

    “大父,您的病?”季玮也急了,毕竟听明中信的口气,大父的病还是能治的,此时一走,岂不功亏一篑?

    “行了,老刘头,明小友也是一番好意,不要如此犟嘛!”李东阳也上前劝说。

    李兆先也拉着刘老不让走。

    然而,刘老仿佛打定主意般,一门心思要走,三人拦都拦不住。

    “明小友,你就吐口吧,否则老刘头还真有可能就此离去!”李东阳望着明中信无奈道。

    明中信望着刘老,苦笑道,“如果你实在要给的话,不如就按市面上看病一般,给我个诊金和药钱即可。”

    “真的?”

    “真的!”

    “那好,季玮,把那些人叫来!”刘老吩咐道。

    明中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诊金与那些随从有何关系?

    打眼望向李东阳,李东阳也是一摊手,表示并不明白老刘头要干嘛。

    在福伯引领下,季玮片刻后就将随从带来小院。

    随从们一字排开,站于院中。

    刘老从袖中取出一摞纸,直接递向明中信。

    明中信疑惑地接过纸张,低头望去。

    “这乃是他们的路引及来历,他们皆是工匠,是我多年来收留的流浪之人。听说明家学堂设立技堂,缺少教授学员们的教习,我带来让你看看,有合用的你就留下,不合用我就带走。放心,我已经与他们商量妥当,这些都是愿意来此帮你的!”刘老解释道。

    “老刘头,行啊!居然有这一手!你什么时候做的准备,都瞒着我,太不够意思了!”李东阳惊讶地一拍刘老肩膀道。

    “那是,你以为我老刘头这么些年是混假的!当然得比你想得多一些,周全一些!”刘老得瑟道。

    其实,刘老在听了李东阳对明中信的诸般描述,分析之后得出结论。

    明中信创立明家学堂,应该是想通过这个跳板,培养一些人才,来经营明家生意,进而通过明家学堂来实现自己的理想。明家学堂,是明中信的根本所在

    他想到了陵县毕竟是一个小县城,缺少的正是这些能工巧匠,明家学堂初创,必然缺少这些人才,而他刘家不缺的就是这些。

    皆因他为官多年,辗转各地,收留了不少无家可归之人,这些人中不乏能工巧匠。

    既然来此诊病治疗,必然免不了财帛往来,就算明中信不收财帛,但起码的人情往来还是要有的。而要做人情就做扎实点,可不能单单让李老头做好人卖人情,自己也得有所准备。

    所以刘老就为明中信备齐了这些礼物。

    这礼物虽有些特别,但就是明中信当前最需要的,相信他一定不会拒绝。

    明中信望着这些路引,再看他们的来历,分门别类,这些人中居然有铁匠、湘绣、石雕、木雕、陶瓷等匠人,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

    “如何?你现在还要不要?”

    “要,当然要!”明中信激动无比,有了这些熟练工匠作教习,他的好些技艺就能展现人前,在这些工匠的指导下进行实践,明家学堂的学员们的课业将有大幅度的提升。

    刘老自得地笑着。

    “说得轻巧,这就要了!要知道,我家大父在刘家众位工匠之中精挑细选,才选出这十余位匠人,还百般浪费唇舌游说于他们,才使得他们答应来此小小的县城!知足吧!”季玮在旁酸酸地道。

    明中信站起身形,躬身到地,“刘老大恩,中信没齿不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