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品酒轶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八十八章 品酒轶事

    “好了,这些人今后都在你府上效力,希望你不要薄待了他们。”刘老望着这些工匠道。

    工匠们站立在那儿,仿佛被遗弃的小孩般,有几人眼中甚至都泪花闪动,但都强忍着,未曾发声。

    “中信不敢!”明中信承诺道,“苍天可鉴,明家今后必厚待于他们及其后人!”

    “希望你遵守承诺!”刘老也是一脸肃然。

    “好了,不用那么严肃,想必依明小友的禀性,一定不会薄待了他们的!”李东阳插话道。

    “好,就看你今后的表现了!”刘老也不再惺惺作态,拍拍明中信肩膀道。

    刘老转头向工匠们说道,“诸位,从今日起,你们就效力于明家了。咱们一场宾主,今后但凡明家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你们可以来找我,只要证实是明家薄待你们,我一定会给你们做主!”

    说至最后,刘老眼中也有泪花闪现。

    工匠们轰然应是,有几人泪水夺眶而出。

    刘老举手示意,明中信讲两句。

    “诸位,中信不敢说有刘老对你们的感情,也不敢奢望你们现在就对明家忠心耿耿,只希望你们在今后的活计当中,认真负责地做好每件事。我承诺,今后一定会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争取令你们衣食无忧,富贵一生!”

    明中信明白,这些工匠的心依旧向着刘老,不是那么好收的。自己只能承诺到此,先安一安他们的心。今后通过严格的赏罚制度,使他们投入到明家建设当中,令他们感受到明家的凝聚力,再用感情感化他们,努力使他们成为真正的“明家人”!

    “少爷,晚膳准备好了!”福伯上前禀报。

    不知不觉间,居然到了用晚膳的时间了。

    却原来,在李东阳一行沐浴更衣之时,明中信早已派人将秦奋请到了明府,准备好好招待李东阳他们一番。

    “老刘头,毕竟现在你的胃可以吃东西了,今天你可得好好享受一下,明府菜肴名不虚传啊!”李东阳想及明家菜品,不由得咽咽唾沫。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刘老对此予以鄙视。

    “那是你没尝过明府菜肴,相信呆会,你也不会比我好到哪去!”李东阳反唇相讥道。

    明中信将路引等收入袖中,吩咐道,“福伯,你且先行去安排各位教习去用膳。之后再为他们重新安排住所。今后,这也就是咱们明府人了。”

    福伯点头应是,带领众位工匠离去。

    随后,明中信望着斗嘴二人组一阵好笑,只好上前打断他们的斗嘴,延请他们准备用膳。

    二人在斗嘴中来到宴席前坐定。

    “明小友,那果酒可得备上啊!”李东阳见席面上并没有果酒,向明中信要求道。

    “您往那瞅!”明中信向前一指。

    李东阳向明中信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一位仆役正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一个热气腾腾的盆中,放置着一个瓷瓶。

    不错,正是那装果酒的瓷瓶,李东阳瞬间就认了出来。

    望着李东阳喜上眉梢的样子,刘老予以不屑道,“不过是一瓶果酒而已,有何希奇?值得你这般大惊小怪!”

    “此果酒不同于别的果酒,香醇芳香,清甜可口,实乃人间佳品。”

    “哼!说破大天,也就还是果酒而已!”刘老嗤之以鼻道。

    “让他尝尝!”李东阳吹胡子瞪眼睛,然刘老并不买帐,气呼呼道。

    明中信微笑着为刘老倒满一杯果酒。

    “此酒乃是烈酒、果汁、牛奶三者混合而成,能滋补、提神。请刘老品尝!”

    刘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然而,一股清香,由下而上,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嗝,香气泛上来,口中的那种芬芳,酥酥麻麻,令人迷醉,眼神不由得迷离起来。

    这种感觉,太美了!

    “咋样,还算不错吧?”李东阳在旁偷笑道。

    “虽香醇可口,然酒味太淡,非铁骨铮铮的男儿该喝的酒!”清醒过来的刘老,嘴硬摇头道。

    “想喝烈酒?”明中信玩味地笑问。

    “不错!”

    “也行!”

    “不行!”李东阳与季玮齐声叫道。

    “无妨,喝少许烈酒也有利于激发陈年沉珂,对治疗只有好处!”明中信解释道。

    李东阳也就不再说话,但季玮却满脸不信,疑惑地望着他,仿佛他要谋害刘老一般。

    但他见李东阳不再阻拦,也就只好紧张地望着刘老。

    明中信拍拍手,旁边一位丫环上前听从吩咐。

    “拿瓶烈酒来!”丫环转身而去。

    须臾,丫环端上托盘,盘中放置一个瓷瓶。

    明中信拿过瓷瓶,拔出木塞,直接倒向酒杯之中,却见酒水如清泉般注入杯中,浓烈的酒香散逸开来,闻之,令人沉醉。瞬间刘老的心就被此酒香所俘虏。

    “这才是男人喝的酒啊!”刘老闻着这酒味,感叹道。

    取过酒杯,待要品尝,却被明中信一把抓住他的手。

    “此酒闻上去香气扑鼻,然一入咽喉,如火烧般直入肠胃,酒力强劲有力,辛辣无比,刘老还是慢些喝的好!”

    “是吗?”刘老表示不住,但明中信望着他并未放手。

    “好,我慢慢品尝!”刘老无奈道。

    明中信慢慢放开了他的手。

    李东阳一阵失望,原以为能够看到老刘头呛酒失态的样子,却没想到被明中信破坏了。

    刘老望着清澈的酒水,在鼻子底下稍稍一晃,微微一吸,香气瞬间进入鼻孔,一股辛辣甘洌的感觉瞬间弃满鼻腔,熏得他不由自主地微微闭目,发出一阵呻吟之声。

    看来,这刘老也是个老酒鬼了!明中信望着刘老沉醉的神态,心中腹诽。

    却见刘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酒刚入喉,猛然见他睁大双眼,一阵剧烈的咳嗽响起,鼻涕、眼泪齐刷刷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李东阳一阵大笑,讥笑道,“让你老小子装!活该倒霉!”

    季玮连忙上前,将一杯水递给大父。

    刘老接过水,一饮而尽。

    虽然有些丢人,但刘老却兴奋无比。

    “好酒!”稍稍缓过来,直接赞誉出口,摇头叹息道,“如此美酒,当浮一大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