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识反噬-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识反噬

    “给,呆会儿刘老醒了,让他服用此药,具体的治疗明日再进行!”明中信递给刘季玮一粒药丸。

    “对了,我让下人准备一个浴桶,呆会儿服侍刘老洗浴,一定要记得,先服药,再洗浴!”

    刘季玮连忙应是。

    “好了,咱们先离去吧!先让刘老休息一下!”明中信冲李氏父子道。

    李氏父子关切地望望刘老。

    “好了,不用担心,刘老已无大碍!明日治疗后,就会生龙活虎的!”明中信劝慰道。

    说着,明中信满脸疲惫地走了出去。

    看着明中信疲惫的背影,李东阳脸色一红,不该啊,明中信看上去耗费精力不少,而且形神俱疲,自己怎会如此疏忽,只关心刘老,却忘记了最大的功臣呢?

    最后望一眼刘老,李东阳连忙冲明中信追去。

    “小友,你没事吧?”

    明中信冲李东阳笑笑,道,“无妨,不过是精神有些疲累而已,休息休息就会好的。”

    “你去院中等候刘老吧,注意不要惊扰了他。”

    说完,一拱手,明中信掉转头向自己房中走去。

    不知为何,望着明中信的背影,李东阳居然心中一酸,这是怎么了,难道曾经铁石心肠的自己居然动了真的怜惜之情。

    李东阳甩甩头,甩掉这些情绪,转身回到刘老门前,等候他的醒来。

    明中信回到房中,将房门闭上,转身靠在门后。

    却见明中信弯腰低头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喘着粗气。

    “少爷,你怎么了?”正在打扫房间的小月见状,上前扶住明中信,关切地问道。

    明中信抬头待要说话。

    “血!”小月惊恐万状,待要尖叫,明中信一把将她嘴唔住。

    却原来,明中信双眼血红,七窍之中居然尽数渗出了鲜血。

    “别喊!”明中信低声命令道。

    小月望着他,稍稍压抑住自己的惊恐,点点头。

    明中信放开小月,小月待要叫喊,却被明中信血红的双眼吓了回去。。

    “别问,别说!不要告诉任何人!”明中信吩咐道。

    小月用自己的双手唔住嘴,不断点头。

    然而眼泪却再也止不住,一直往下流。

    “来,扶我过去!”明中信指着床塌道。

    明中信在小月搀扶之下,坐在床塌之上,大口喘着粗气。

    “少爷,喝点水。”小月递过一杯水。

    明中信接过水杯,没想到手居然一抖,差点掉在地上,幸亏小月眼急手快,接住了水杯。

    “少爷!”小月关切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冲她摆摆手,示意无妨。

    看来,自己这次玩大了!原来神识反噬,这般严重,想来前世都未曾遇到过,如今治疗小小的胃肠之病居然发生这种事,明中信心中一阵无奈,这该死的肉身啊!

    原来肉身对神识的使用限制如此之大,今日差点闯下大祸,如果刘老在明府逝世,无论原因是疾病,还是治病失误,都将为明家带来滔天大祸。想想,明中信就是一身冷汗。

    不错,自己肯定能够逃脱,但这明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尽数会被大明的官吏锁拿,自己也将进入黑户,就凭自己现在的本事,将再无翻身之日。

    原来,在明中信切除胃肠坏死组织之时,临近结束,一时大意,放松了对神识的控制,刘老的胃肠居然渗血,差点把他吓死,一时作用太猛,硬生生将刘老的肠胃出血之处封闭。

    然而仓促之间,神识运用过猛,一时令自己无法控制,居然出现崩溃现象,有部分神识在刘老体内逸散,还是向刘老胃肠方向逸散。

    幸亏自己及时控制住神识,将这逸散的神识强行锁拿,然而,仓促之下,无法尽数消除神识危害,只好将神识的一部分反噬作用在自己身上。

    当时情况危急,加上众人皆在,为免众人大惊之下,出现更大的状况,明中信只好强行将反噬表现压制下来,又对自己造成了二次伤害,虽然当时压制下来了,但现在心神一松,自然出现这七窍流血之状。

    还好,还好,之后一切顺利,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慢慢平和下心绪,让小月打来盆水,洗漱一番。

    嘱咐一番小月,然后让她下去。

    明中信闭上双目,开始运用养神**滋养神识,以作恢复。

    “明小友,明小友!”一阵声音传来。

    明中信睁开了双眼。

    仔细辨认,却原来是李东阳的声音。

    明中信站起身形,来到镜子前,仔细一看,眼中红色已经褪去,只是微微有些红色血丝,这却无妨。

    走过去打开房门。

    “李老,有何指教?”

    “明小友,老刘头醒了!”李东阳欣喜道。

    “太好了,那我们去看看!”明中信也作欣喜状,迈步走出房门。

    李东阳一脸歉疚地望向明中信,自己本来就是来叫明中信去看看老刘头,再行诊断一番,否则自己父子与季玮真是不安心。

    然而,未等自己开口,明中信居然已经心中明了,还未说其他话语,直接就付诸行动。

    相比之下,自己确实做得有些过份了,明明,人家已经做了后续安排,让老刘头醒来后先服药,再沐浴,等候明天的再次诊断治疗,自己等人却急于求成,再次前来打扰人家,太不应该了!

    摇摇头,李东阳跟在明中信身后走进了刘老房间。

    未曾进门,就听到了刘老那洪亮的嗓门,“不用去打扰明小友了,我这不好好的嘛,明日再行诊疗即可!”

    李东阳一听,更是惭愧,自己确实不如老刘头,如此放得开,想得开!

    “好了,刘老,你就这般嫌弃于我,这么不想见我吗?”明中信笑谈道。

    “明小友,我盼你还来不及,哪能嫌弃于你!”刘老眼神闪亮,猛然坐起身形道。

    “刘老,这我可要说你了,刚刚治疗完,你怎能做出如此猛烈的动作,如果动了伤口,我可不会再治疗第二次了!”明中信怪责的眼神望向刘老。

    “打住,打住,你是我的小祖宗!我再也不敢了!”刘老抱拳承认错误。

    明中信也不为已甚,上前为刘老诊脉。

    “呀!”明中信瞬间脸色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