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好讯连连-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十八章 好讯连连

    为第一张推荐,庆贺!加更一章!

    “兄长!”明中信对端坐一旁的明中远小心翼翼地试探。

    “哼!”明中远转过身去,以鼻音相对。

    “兄长,信儿在此有礼了!”明中信怪腔怪调地深施一礼。

    “噗”随后进来的三人一时没忍住,被明中信好玩的表情逗乐了。

    “信儿再次见礼了!”明中信再次深施一礼。

    三人浑身抖动,终于忍住没出身,但颤抖的腿却将他们出卖了。

    明中信怒目圆睁,瞪向他们。

    却不料,被转过身来准备原谅他的明中远看到。

    “你这是何表情?对我有意见?”明中远一声断喝!

    “不,哪能呢?”明中信向大家展示了啥叫“变脸”,一脸堆笑,转头质问三人,“谁,谁对我兄长有意见?!”

    “你你还是你?”明中信一一指点福伯三人,挤眉弄眼地让他们承认。

    福伯三人哪会背这个黑锅!异口同声地指身他。

    “是你,是你,就是你!”

    “噗”明中远终于绷不住了,大笑出声。

    “你们呀!”一一点这四人,明中远一脸好笑地望着他们,心中欣慰,这么短时间内,明中信居然让福伯等三人同他这么不忌地开玩笑,看来自己这个族弟确实有两把刷子。

    自己的担心也可以放下一些了,想及此,明中远向明中信问道,“听说学堂已经招满员了?”。

    玩笑归玩笑,该谈正事了,明中信正色拱手道,“启禀兄长,末将已经准备就绪,咱们何时征战沙场?”

    “噗”在座之人齐齐笑喷了。

    至此气氛终于回归正常。

    “兄长,学员已经就位,学堂也该正式开班了,就是我得好好忙了!”明中信挤挤眼睛,努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信弟,你以后切不可如此不羁,应该有一个家长的样子,毕竟你已经代掌明家家权了!”明中远正色训道。

    “这不是在您面前吗!”明中信回道。

    “嗯”明中远一瞪眼。

    “当然,信儿一定听从兄长教诲!”明中信马上正襟危坐,一脸威严地望着在座各位,“是否这般模样?”

    不过一开口,就把气氛搞坏了。

    “好了,好了,我也不说你了,希望你心中有所盘算!”明中远摇着头摆摆手,真拿这个族弟没办法,不知道这个跳脱的领头人能否力挽狂澜,将明家带向光明!

    “好了,你且看看这个!”明中远要过自己带来的一摞书,将最上面的取过来。

    明中信接过来一看,却正是那菜谱,原来族兄已经将其编印成册,如此以后教学将不再那么麻烦,一对一地进行口教手授了,只需将这发放到每位学员手中,让他们照方学习,自己只需针对错处指导即可!

    明中信惊喜地望向明中远,“这!”

    “不要高兴太早,你须紧记一条,千万做好保密工作,而且对学员要审慎传授,否则万一这菜谱泄露,那对咱明家可是个重大打击,你的心血也将付诸东流!”明中远慎重地叮嘱道。

    福伯等人深以为然,毕竟在这个时代,谁家拥有独门绝活都非常珍视传承,皆是传子不传女,像明中信这般将独门绝活传授给外人,让外人有一技之长,真的是绝无仅有了!

    “书坊这边,是我亲自排的版,亲自印刷的,而且版我已经拆除了,不会泄密!接下来就看你了!”明中远补充道。

    望着还有黑眼圈的明中远,这几天他应该没有睡好,一方面得操心印刷之事,一方面还怕泄密,**精神双重压力将他折磨得够呛,怪不得刚才那么大火气?!

    明中信虽有把握别人就算拿到菜谱也做不出明家菜的味道,但心中却无限感动,原来自己身后的明家人还有如此支持自己,为自己考虑的,原来自己不是孤军奋战,也是有友军的。

    这种感觉好生温暖啊!

    福伯望着这一幕好生感慨,明家如此好的气氛多少年没有了!看来老夫人还是有些保守了,应该多给明家其他族人一些机会的!人才,明家是不缺的!如此才能众人拾材火焰高啊!

    “还有,这些是说本与幼学琼林,只是样本,你先看看,如果没有问题,我再加印。至于图画,我还得再研究研究如何雕版,就没有印刷!”明中远指着那一摞书道。

    “另外,我考虑是不是将你说的,哦,对,标点符号,将它们的用法印制一些,让大家了解用法,才能接受并进行推广啊!”

    “对呀,我倒是疏忽了!要不然等咱们的书印制出来,别人不知标点符号,还以为是异端学说,那可惨了!”明中信一拍脑袋,连忙躬身感谢明中远对他的查漏补全。今天他的腰可受罪了,但他却心甘情愿,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明中信缺少一位得力的助手,时刻提点他,指点他,敲打他!而明中远正是这样一位,但书坊又缺不了他!唉,又多一件烦恼事!

    收拾好心情,明中信仔细考虑今后的发展道路:先把酒楼开展起来吧,通过酒楼积累资金,再扩大经营,投入其他行业,共同发展,再互相补充,如此,才能良性循环,不至于顾此失彼!但为今之际,先得把说书人请回来啊!

    想及此,明中信待要吩咐福伯去请他的那位老友时。

    明贵讨厌的声音再次出现,“工坊李管事求见!”

    明中信已经麻木了。

    “进!”唉,现在明中信可了解到大母以前的难处了,真是不当家不知管事难啊!

    “见过少东家!”李管事进门,先冲上首位,深施一礼。

    “不知李管事有何事?”

    “少东家,这几与工匠连轴转研究少东家给的图纸,制作了一些成品,特地送来请少东家察看!”

    “呀,这可是大好事!”明中信眼神一亮,没想到大明工匠这么给力。

    “还不拿进来!”

    “这,”李管事看看房中的人员,一阵沉吟。显然,如同明中远般担心泄密啊!

    “无妨,这些都是自己人,不用担心!”不会吧,大明的保密意识什么时候这么强了!族兄、李管事皆是如此。是明家独有,还是大明所有人员皆是如此?明中信一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