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惊喜现世-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惊喜现世

    孙宇傻了,这是怎么了?说得好好的,儒堂刚刚成立,这些教习刚来,各项事宜已经准备妥当,自己还准备大干一场,此时却让停课待命,这不是给自己当头一棒吗?

    然而,看明中信那严肃的表情,不容置疑,孙宇只好将话咽回肚中,静等明中信布置。

    旁边的各人也是一阵震惊。

    “族兄,将书坊其他书籍停止刊印,把这份书稿连夜加印。”明中信递给明中远一份书稿。

    低头沉思半晌,抬头道,“先印五百份吧!”

    明中远也是惊奇,但接过书稿看后,不再说话。

    “大家”

    “吴阁主,将酒楼暂停营业,将厨师及实习的学员们调回府中,我要分派新的任务给他们。”

    吴阁主也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明中信,这是要干吗?明家发生了什么事?

    “王助教,你明日一早将农堂学员招集起来,明日与我前去田间,有事安排。”

    王森低头称是。

    “明管事,从即日起,粮铺所有粮食停止售卖,将所有粮食及能吃的东西分门别类,尽数打包,随时听命。”

    明管事愕然称是。

    “李管事,将所有工匠集中一起,带回明府,听候命令。”

    “福伯,让下人们将后院尽数打扫出来,随时安置所到人员。”

    福伯应是。

    “师先生,现今帐房还有多少银钱?”

    “少东家,但每日皆有进帐,不看帐本,无法说出总体账目,如今具体有多少,下属也不清楚。”师逸房为难地回答道。

    “好,你尽快核算出来,除三个月内府中人员的工钱用度外,将所有银钱尽数押回明府,交给福伯保管。”

    师逸房也不多说,点头应是。

    诸事安排妥当,明中信饮了一口茶道,“大家对我如此安排,想必很是疑惑吧?”

    你知道就好!所有人皆疑惑地望向明中信。

    “近日,陵县将有大事,一批灾民即将到来,我此安排是为应对此事。”

    灾民?这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般炸得众人一阵头晕。

    “哪来的灾民?”陆明远稍稍平复一下心绪问道。

    “河南江北行省爆发瘟疫,虽经控制,但因去岁洪灾,粮食却颗粒无收,无耐之下与山东行省沟通后,将灾民分流至山东行省,而且还分到了我济南府、陵县,今日县尊大人就是将此信息告知于我,并要求我明家带头捐赠。”

    哦,众人了解事实之后,稍稍平静下来。

    原来少东家如此安排竟是为的应付灾民到来,这就说得通了!

    明中信如此安排,对各人皆有叮嘱,安排了任务,就是力求在此次赈灾事件中做好各个环节。

    随后众人一番讨论补充后,全体通过要加入这场战役当中。

    最后,明中信要求大家要尽量保密此项消息,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众人保证之后,纷纷告辞,去完成各自手中的任务。

    即日起,明家全体全速运转,为即将到来的赈灾做好准备。

    翌日。

    经过一日休憩,刘老身体污垢尽去,感觉神清气爽。

    “明小友,昨日一番动静,府上是否有何大事?不知我等能否帮上忙?”刘老担心地望着明中信。

    昨日,明中信被钱师爷拉走后,刘老问及福伯,才知明中信去了府衙,问是何事,福伯却一无所知。

    回来后,召集全体人员彻夜畅谈,安排诸般事宜,动静不小。

    刘老感觉明府一定有事,希望稍尽微薄之力。

    “刘老但请放心,明府没有什么大事!而是陵县将有大事!”明中信安慰道。

    “不错,有麻烦的不只是陵县,得算上整个山东江北行省。”李东阳一脸凝重地走入房门,手中拿着一张纸张。

    李东阳走到塌前,递给刘老。

    刘老一看,却是一份邸报,细观,也是一惊,灾民入境?

    这下济南府可是摊上大事了!

    刘老抬头望向李东阳,李东阳点点头,确认消息确定无疑。

    “陵县准备如何应对?”李东阳问道。

    “昨日去与柳知县商议,如何赈灾筹粮事宜,今日还得去参加县衙招集的募捐大会,为灾民尽一份力。”明中信知道李东阳的身份,也就不再隐瞒,将与柳知县商讨的细则一一道来。

    李东阳频频点头,看来这陵县柳知县为官不错,应对得宜,只看实际操作了。

    “这且放在一旁,先为刘老施针吧!”明中信明白,先得把眼前这件事安排妥当,才能一心去应对即将来到的赈灾事宜。

    李东阳、刘老知道昨日是何事,明家无事,也就不再说什么,静等明中信施针。

    明中信再行诊断,确认昨日治疗效果不错,施针已无问题。

    明中信摒除杂念,全心投入,为刘老一番施针,刘老又是排出一些余毒。

    看着刘老一脸享受的样子,众人心中终于放下了悬在半空的心思。

    明中信又为刘老开了一副药,要求每日两次,慢火熬制,半月之后就会痊愈。

    诸般事宜安排完毕。

    柳知县上门了。

    明中信迎进门之后,进茶准备妥当。

    明中信带着柳知县、钱师爷来到了明家田地中。

    柳知县、钱师爷疑惑不解,带自己等来到田中,这是为何?

    “见过县尊大人!”田间佃农诚惶诚恐上前躬身道。

    “免礼吧!”柳知县摆手示意道。

    “这些时日就是你在照看这些马铃薯?”明中信和颜悦色地问道。

    “正是小的。”

    一旁的柳知县更加疑惑,难道这田地与粮食有关?

    但这些田地只有幼苗,并未长成啊!

    明中信望着田中枯黄的茎叶,心中暗自点头,可以采收了。

    “县尊大人,你不知道,此物名为马铃薯,俗称土豆,贯在沙地,旱地生长,亩产惊人,甚至可达10余担,耐储藏,宜菜宜粮,是学生在年初二月份试种的,如今6月中旬了,已经可以收割。”

    “此话当真?”柳知县震惊无比,但眼神中又充满了祈盼。

    如果明中信此话当真,那可真的是上天赐福啊!尤其是在此灾民将至的紧要关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