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士商捐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章 士商捐赠

    “好了,章程大家也已经看了,想必大家心中有数。就请大家在此商定商会成立事宜,之后选出会长,再定下捐赠钱物数量,报给本县即可。”柳知县见火候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纠缠,直接站起身形走了。

    钱师爷给明中信使个眼色,跟随而去。

    明中信明白,这是让他在商会之中作棋子,争取将捐赠钱物数量哄抬上去。

    见柳知县走后,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一番,无甚结果。

    最后,在王李两位家主的共同倡议之下,选定德高望重的黄沮主持这场商会成立大会。

    黄沮早已思索良久,心中自然有数。

    “诸位,既然选定老朽主持大会,那老朽就说两句。”他看看在座各位,继续。

    “诸位,商会成立自然是有利之事,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园,咱们得先选定会长,然后由会长主持,再制定各项章程。”

    大家哄然应好。

    黄沮一抖手中的书稿,“大家就依这上面所说,投票决定会长人选。大家就先选几位候选之人,再行投票,以票数决定会长人选。”

    “还选什么,就由德高望重的黄老为会长即可。”王李二位家主齐齐推荐道。

    大家哄然叫好,在场之人无一人有黄沮的声望,而王李二位家主虽然交好,但涉及利益,谁知道会不会成为仇人,所以才一致决定推举黄沮为会长。

    这些黄沮心中当然明白,但其中还有一位没有说话,就是那明家代家主明中信。

    皆因明中信虽然年纪小,但最近一段时间可是陵县的风云人物,更何况他还是县试、府试两次案首,虽然他作为要科举之人,不会担任会长,但谁让他现如今的名轩阁与书坊如日中天,在陵县生意场上举足轻重,他的意见谁都不能忽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皆望向明中信。

    包括明中远也望向了族弟。

    “让黄老担任会长?此乃最佳提议,我赞成!”明中信缓缓点头道。

    众人皆松了口气。

    深怕明中信年少气盛,整出幺蛾子,现在见明中信同意,大家松了一口气。

    既然他同意,那就一致通过,黄沮任第一届商会会长。

    “既然大家推举老朽为会长,值此危难关头,老朽也就当仁不让,但毕竟老朽年迈,现在老朽提议,再选四位副会长,两位士绅中人,两位商家大户,协助老朽处理日常事务,否则老朽可是要力不从心了!”黄沮笑言道。

    “黄老老当益壮,岂可如此妄自菲薄?”众人纷纷调笑道。

    有心机的却已经在思谋这四个副会长,皆因黄沮确实年纪大了,而今后商会具体事务是要由这四位副会长具体负责的,这可是实权职位,谁当都是大肥缺啊!

    该让何人担任呢?

    明中信却心中一惊,这黄沮不愧活了这么多年,深明利益均沾的道理,两位士绅,两位大户,平衡无比,最终重大决定还得是他自己来一锤定音,高啊!真不可小觑这些人的智慧啊!

    本来自己也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想建立商会,今后可以依托商会将明家生意做大做强,走出陵县,走出济南府,走出山东行省。没想到这黄沮居然能够立刻提出如此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做到了权利分摊,利益均沾。

    “大家分别推举吧!”黄沮环视四周道。

    瞬间,在场众人分为两拨人马,各自围成一个圈子进行讨论。

    “明家主,为何不去讨论?”黄沮望着稳坐钓鱼台的明中信,有一丝不解。

    要说依明中信的精明头脑,不可能想不到商会权利带来的好处,但如今却只是坐于一旁,一言不发,还不让明中远也去,要知道,明中远可是名轩阁和书坊的实际管理者,自己不去,应该让明中远去争取这项权利啊,为何他却未动分毫呢?这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却不知明中信实则已经另有打算,明家不会渗和到这商会管理之中,只是让明中远在此代表明家入会,到时参加商会各种活动,分享各类信息即可。

    毕竟他与明中远虽然身份清贵,但却是生意场中的菜鸟,不想争夺到这些权利,却被这些老狐狸架空,那可就有违他“闷声发大财”的初衷了。

    “小子年幼,就不参与管理了,只是唯各位前辈马首是瞻即可!”明中信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黄沮饱含深意地望望明中信,依明中信的性子,可不是如此低调之人啊!单看他前段时间在陵县搅动的风云,就能够看出,这位可不是那种甘心被人利用的主。

    不过,既然明中信如此说,他也就姑且如此听罢了。

    于是二人不再言语,坐看众人推选结果。

    须臾,结果出来,不出所料,士绅之中正是推举了王、李二位家主,商人大户则是推举了朱员外和经营客栈的秦员外。

    副会长人选选定,接下来就是当前的要务,为安置灾民募捐。

    “明家主,不知你这粮食究竟捐了多少?”黄沮问道。

    众人也是竖起耳朵听着,他们也很好奇这明中信究竟有何底气,居然将粮食这一大难题揽上身。

    “也没多少,仅有四十余万斤而已。”明中信轻描淡写地道。

    四十余万斤?黄沮差点噎着,瞪大双眼望着明中信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还仅有?这明家究竟有多少粮食?才有如此底气捐赠如此庞大数量的粮食?

    本以为,明中信也就是提前囤积了些粮食,也不会有多少,最多也就是他们的两倍左右,没想到居然如此之多!这简直不让他们活了。

    不会是吹牛的吧?众人心中疑惑,但转念一想,不会,今日陵县士绅大户全都在此,他怎会说大话让自己伦为笑柄,而且这可是柳知县亲口确认过的事,绝非作假。

    众人面面相觑,此事属实的话,那自己等人应该如何办呢?

    人家明中信相当于捐了四万余斤粮食,自己等人呢?捐多少合适?

    就算人家明家比起自己等人来说,家大业大,但那也是真金白银买的粮食啊!如此轻易地捐赠出来,也是不容易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