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宣传安排-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零三章 宣传安排

    待众人坐定。

    “族兄,书稿可刊印好?”明中信问道。

    “已经印好,皆已交给福伯。”

    “彩色图册呢?”

    “版已制出,就等你一声令下,刊印成册!”

    “那就好,呆会回去就抓紧刊印。”

    明中远应命。

    “师先生,你呢?”

    “已经核算妥当,也已将银钱交与福伯。”

    “明管事,粮食呢?”

    “皆已打包,存于库房。”

    门吱呀一声打开。

    “哟,这是在商议什么大事呢?”

    众人望向门口,却正是那李东阳与刘老二人。

    “李老、刘老!”明中信带领大家站起身形一一行礼。

    今日本当在武堂商议大事,然武堂有学员们在,怕隔墙有耳,让学员们知道。毕竟他们年纪还小,怕管不住自己的嘴,将灾民到来的消息传播开来,徒使人心慌慌。

    明家的赈灾物资数量太过庞大,别处放不下,而且为了保密安全,所以只能将银钱、粮食置于学堂内堂之中,顺便让学员们看管,一举两得。

    所以今日在明中信书房之中商议,却不想给李老、刘老提供了方便。

    “坐,坐,不用多礼,我们这做客人的哪能让主人这般厚待。”李东阳连忙举手示意。

    “这?”明中信有些为难,毕竟现在他们在探讨赈灾事宜,不些不方便招待二老。

    而且,有些明家秘密不方便让外人知道,希望二老识趣一些,自动离开,依二老在官场纵横多年的经验,一定深通察颜观色,见明中信如此为难,应该会知难而退的。

    “怎么,我们两个老头子碍你事了?”老刘老一瞪眼道。

    “哪能呢?”明中信苦笑道,得,这位急了,看来他们是狗皮膏药,贴上了。

    只好继续道,“只是我们正在安排赈灾事宜,怕慢待二老。”

    “不慢待,不慢待,正好我们也想听听你的安排。”李东阳顺坡下驴道。

    二人在房中听到明家精英骨干皆来到明中信书房,料想与赈灾有关,想能否帮上明中信的忙,所以前来为他助阵帮忙。

    既然想帮忙,哪能让明中信劝退呢?因此,二老只好假装不知道明中信的暗示,继续胡搅蛮缠。

    “那就请二老在旁指点几句了。”明中信见二老如此,自然深知他们不会退出去的,只好道。

    “不,我们就是听听你的安排,不说话,不说话。”说着,二老坐于角落,不再说话,静静环视着屋内众人。

    待二老目光来到陆明远处,却见陆明远低着头,二老瞬间眼神一变,好似有些疑惑,待要站起身形上前仔细观看,然相互看看,互相询问一下,却齐齐摇头,好似并不确定一般。再定住身形看看明中信,想想继续坐下观察,但二人眼神却不时飘向陆明远。

    明中信看看二老,无奈一笑,继续询问。

    “李管事,工匠呢?”

    “皆已就位,现住于明府。”

    “王助教,马铃薯的收获情况呢?”

    “现已全部挖出,而且已经运回明府。”

    明中信点点头,心中满意,诸事顺利,看来自己选的这些人员还算称职!

    “接下来就是考验我们的时候了。我在此就此次赈灾工作做一下分工。”明中信脸色瞬间变得更加严肃。

    众人皆是一脸肃然,静候明中信安排。

    “陆先生,陆先生!”明中信叫道。

    瞬间两道目光齐刷刷望向陆明远。

    陆明远抬起头来,望望李刘二老,苦笑一声。

    李东阳与刘老却瞬间脸色一变,直接站起身形,待要上前。

    陆明远也脸色一变,连忙摇摇头,示意不要。

    二老迟疑片刻,还是坐了下来。

    然他们的交流明中信看在眼中,无比疑惑,这陆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柳知县、钱师爷、石文义皆见之色变,上次自己就问了福伯,但福伯却支支吾吾,就是不明说。

    而今连李刘二老都见之色变,看来这陆先生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然目前最紧要之事是赈灾,就先不深究了!

    “陆先生,这是一份说本,但与传统意义上的说本不同,此乃是一份关于黄河决堤,灾民四散,却被一位大人运用策略手段将此滔天大祸消弭于无形之中的故事。然这其中真正重要的是一些灾后应对瘟疫灾荒的策略及自保的手段。”明中信递给陆明远一份书稿。

    陆明远接过说本,望着明中信,等待吩咐。

    “这几日,你就专门将此教会那些说书先生,由明家专门负责他们的月钱,让他们去各种茶肆酒楼去免费说书,先与茶肆老板说清楚,茶肆必须专场说此说本,否则就换地方。”

    陆明远点头表示明白,问道,“其中重点是?”

    “尽量使得应对瘟疫灾荒的策略及自保的手段印入每位县城百姓的脑海之中,让他们遇到这种情况就下意识地做出正确的反应。陆先生,您这是第一炮,这将对整个赈灾事件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希望您全力以赴,拜托了!”明中信郑重其事地对陆明远道。

    陆明远眼中闪烁,接过说本,点点头,表示明白。而后,一脸肃然,低头详读说本。

    李东阳与刘老对视一眼,点头赞许。

    不错,这明中信能够抓住重点,赈灾与救济最重要的是人心,将人心稳住了,就什么都好办了。

    而且此次赈灾不同于以往,以往皆是本身百姓就是灾民,而今却是灾民到此,必然与本地百姓有所冲突,提前让本地百姓知道防范瘟疫是能够通过策略手段办到的,那百姓就不会恐慌,有所抵触,而是运用手段提前预防,这就起到了安定人心的作用。

    不错,思维缜密,谋定后动,人才!

    明中信深望一眼陆明远,心中称许,不再关心于他,面向福伯道。

    “福伯,你带领下人们先将刊印好的书稿一一送到士绅大户家。记住,告清楚他们,此书稿中有防范瘟疫的服装制作之法,还有服装消毒之法,让他们自行制作也可,等待咱们制作好后送去也好,让他们自行决定。”

    福伯点点头。

    李东阳与刘老二人大惊失色,这明中信居然有防范瘟疫的服装?还居然还一无藏私地给各位士绅大户?这可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