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再添“利器”-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十九章 再添“利器”

    为第一位粉丝墨天泽连续两天加更一章。

    “啪,啪!”只见李管事打开房门,拍拍手掌。

    却见两个老人一起抬进两个箱子,却见他们约摸四五十岁,可能因长期弯着腰干活,背脊驼着,面容中刻着深深的皱纹,眼眶旁皆是眼屎,双手覆满厚厚的老茧,明显这两位都是工匠。

    众人好奇地望着箱子,这里面是什么?

    工匠放下箱子后,望着李管事,一言不发,却也不说话。

    李管事一脸难为地说道,“少东家,这两位工匠对自己做出的这些东西是什么不是非常明了,想”望着沉下脸的明中信,不敢再说下去。

    “刚才还称赞你懂得保密原则,现在却这般不懂事!居然探问商业机密!简直该死!”明中信阴狠的眼神盯着李管事。

    “少东家,这两位工匠在明家干了几十年,曾经有作坊拉拢他们,他们都没有背叛明家,忠心方面肯定没有问题,所以”李管事低着头,大着胆子解释道。

    明中信脸色越加阴沉,这本就不是忠心不忠心的问题,而是李管事居然将自己的吩咐置之脑后,这却不可原谅!作为一个大家族,有些规矩是一定要守的!

    “不错,这两位确实对我明家忠心耿耿!”明中远变向求情道。

    李管事马上抬头感激地望向明中远,再看到明中信阴狠的眼神,吓得赶紧低下头,装可怜。

    明中信冲族兄点点头,表示明白。“李管事,兄长为你求情,我这次饶过你,但大罪饶过,小罪难饶,罚你两月个工钱,明日交到师先生手中,你可心服?”

    “是,遵命!”李管事虽被罚,但却如释重负,少东家的眼神太可怕了!

    两位工匠也万分尴尬地站在当地,他们也知道,打听东家的事情,很犯忌讳,但作为一个匠人,见到不明作用的物事,那种心痒难耐的感觉太难受了,所以这才请求李管事通融一下,带他们来,没想到却给李管事带来了这么重的责罚,差点砸了李管事的饭碗,此时也是真心后悔,带着内疚的心情躬身就要退下。

    “站住,既然族兄认为你们忠心耿耿,也就不用避讳你们了,但希望不要再有下次,不该你们打听的,你们今后千万不要打听,否则后果你们承受不起!明白吗?”

    两位工匠虽则已经年迈,但面对明中信阴冷的话语,也是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躬身称是。

    “既然你们想知道,那就取出来吧!”明中信转为和煦的微笑,打一棒子给个甜枣,明中信还是运用得很熟练的,毕竟今后免不了要麻烦这些熟练工匠,不能太得罪了,而且这几个玩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千金买骨了。

    两位工匠惊喜地互看一眼,本来已经断了这个念头,没想到峰回路转,又可以见识一番,这险没白冒啊!

    他们连忙小心翼翼地从靠近房门的箱中取出五六个木质部件。

    明中信一见这几样东西立马站起身形,来到近前,将其一一左右摆弄,却只见在明中信那双巧手之下,一个有手柄的箱子做好了。

    “来,试试!”明中信指着吴掌柜的说道。

    “我?”吴掌柜用食指指着自己问道。

    “快点!”明中信不奈烦地说道。

    “抓住手柄!”

    “前后拉!”

    吴掌柜如同拉线木偶般拉动手柄,却只见呼呼,一阵大风从箱子侧面吹出,不管吴掌柜前推,还是后拉,风都从侧面风嘴吹出。

    大家都惊奇地望着这个箱子,推拉箱子的吴掌柜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包括李管事和两个工匠,他们也没想到自己亲手做出这么神奇的东西。

    “这是何物,有何用处?”明中远问道。

    “这是我为厨房准备的一件利器,以前的鼓风器太落后了,我进行了一下改良,名叫炉灶风箱:用手来回推拉控制,用来鼓风,使炉火旺盛的一种装置。它由箱体、堵风板、推拉杆、风舌与出风嘴等套装组件组装而成。风箱立置于灶台右侧的平地,顶部稍斜平覆盖稍大的石板或木板,出风嘴对准灶台下的进风道,就如同吴掌柜般,拉动这个手柄,前后推拉,就会产生风力,经风道吹入炉灶底部,使火力强劲,能够更好地抄菜。”

    吴掌柜眼睛一亮,他最先想到,这不是可以让厨师更好地掌握火候大而少东家的菜谱中的菜肴正是需要更精确的火候运用才能做出,原来少东家想得这么周到!

    明中远想到,这项技艺一定不能被其他酒楼掌握,否则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吗!

    两位工匠陷入沉思,原来这是用来鼓风的,那可不可以改进一下制做其他器具呢?

    李管事想到,原来少东家是为酒楼提供器具,但还不能对外售卖,那我岂不是为吴掌柜这家伙做嫁衣裳了!

    福伯欣慰地望着明中信,少爷又为明家添了一项百年传承的技艺!

    师先生则又是一阵感叹,这都可以,少东家还有什么不会的?!

    “不错,密封性和接口间挺符合标准,行了就这样,依据酒楼的厨房锅灶大小你们多做一些,备用!”明中信吩咐道。

    李管事、两个工匠齐声是。

    两个工匠待要打开第二个箱子,却听得明中信吩咐道,“将这个箱子搬到院子外。”

    工匠们搬出院外,从中取出一个铁桶两面开口,上下两层,上层口子那有一个一尺高的支架,下方有个小口,一个铁制葫芦,样子有些奇怪,只有一个肚子,肚子顶上还开了一个口子,口子被木塞塞住了,葫芦肚旁边还有一个把手把手上裹着一圈木头,上面是一个仅有拇指粗的长脖颈口,另外箱子取出的还有一根中空的铁管,一节猪尿泡制成的肉管子。

    明中信望着这些物件,一阵窃喜,试试!

    “福伯去让下人搬些柴火,再取几坛酒来!”明中信一边组装一边吩咐。

    难道这个物品与酒有关?众人带着疑惑望着明中信。

    只见他先将铁桶放在地上,铁制葫芦放在支架上,将葫芦上的木塞取下,放于桌上,再将肉管子一端套在长脖颈口上,一端套在铁管口上,铁管口向下倾斜,下方放置了一个木盆。

    此时福伯让仆役将柴火与酒也拿来了。

    明中信接过柴火,将它们从支架那儿扔进铁桶中,然后将一坛酒从葫芦口倒入葫芦,再用木塞狠狠塞紧口子。

    “将柴火引着吧!”明中信拍拍手道。

    众人期待地望着这不知名的古怪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