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灾民惨状-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一十二章 灾民惨状

    同时,明中信还交与王主簿一张纸,上面写明了马铃薯熬粥之法,让他交到府城,否则粮食运过去了,却无人会熬粥,那还不把萧知府气个半死,虽然明中信希望他气得一命乌乎,但这其中还牵扯到灾民,就不那么干了,饶过他这一回!

    王主簿连连感谢,他也未想到马铃薯居然熬粥之法与众不同,差点就把差事办差了。

    同时,他也为明中信的贴心感动,这小子,想法周到,滴水不漏,有前途!

    送走王主簿,明中信继续装车,毕竟,他也得将粮食运往明家农庄啊,那里可是明家施粥之所,得抓紧时间!

    幸亏,士绅大户们将马车都派了来,王主簿带走一些,留下的马车足够用了。

    不提大家伙热火朝天地干着,装车,装车,再装车。明中信一一清点着物品,不时思索一下,再行确认,繁琐无比地一一检点,深怕遗漏一处地方,就这样明中信做着准备,准备着迎接灾民。

    不说明中信在那儿耗费精力准备着,单说陵县边境。

    一群衣衫褴褛,衣不蔽体的灾民低着头,左拉右拽,人挨人,人挤人,步履蹒跚地向前走着。

    其中有些推着独轮车,挑着箩筐,独轮车上装些锅碗瓢盆,箩筐里挑着些小孩。

    这支队伍一眼望去,居然看不到边,三人一群,两人一伙,相互搀扶着,一个个面黄肌瘦,嘴唇干裂,目光呆滞,面无表情,麻木不仁,只是望着前方。

    左右两边跟着十几位官吏,不时前后走着,看是否有人掉队。

    同时,口中还不断叫喊道,“已经进入陵县境内,马上就有热乎乎的米粥喝了,大家加快一些。”

    “前面就是陵县城,陵县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房屋及各种粮食,大家快些走。”

    官吏衙役们喊声不停,然而灾民队伍只是麻木地坚持着向前挪动,依旧一无所应。

    一路上的颠沛流离、风餐露宿,只是一心前往心中向往的乐土,才坚持到此,然而早已食不果腹,饥肠辘辘,身无一丝力气。

    噗通,一个小女孩栽倒在地,旁边的女人被无力地带倒在地,满脸焦急之色,拍打着小女孩,然而小女孩只是张张嘴唇,却无力说出一句话。

    “小丫,小丫!”女人焦急地叫着。

    “娘亲,我饿!”小女孩艰难地将睁开一条缝隙,低声喃喃道。

    “你等着,你等着,娘亲给你找吃的,娘亲给你找吃的!”一边安慰着小女孩,女人一边将背上的包裹扯下,待要打开,包裹却被打了个死结,一时间竟然无法打开。

    “怎么会打不开,怎么会打不开?”女人呜咽着用力拽扯着。

    嗤啦一声,包裹被拽开一条缝隙,“娘亲打开了,娘亲打开了!”

    女人一脸惊喜,将包裹缝隙扯大,一阵翻找,然而却无一点粮食。

    “怎么会没有呢?怎么会没有呢?”女人六神无注地机械地扯着包裹寻找着。

    然而,依旧没有。

    女人呆坐于地,失声痛哭。

    “老嫂子!”后面上来两位女子,扶起女人。

    一时间,女人回过神来,迅速抓住两位女子,叫道,“大妹子,你们还有粮食吗?救救我家小丫!救救我家小丫!”

    两位女子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摇摇头。

    女人跌坐于地,无意识地望向周围,见到长长的队伍,瞬间眼神一亮,向周围人求助道。

    “谁来救救我家小丫,谁来救救我家小丫!”

    然而,周围人却连看都不看一眼,继续机械地向前迈着。

    女人见无人应答,踉踉跄跄爬起,扑上前拽住前边的男人直接求助道。

    “给我点粮食,给我点粮食!”

    然而众人皆无动于衷,依旧向前行走着。

    “给我点粮食,今晚我就是他的了,给我点粮食。”女人直接扯开了衣襟,露出污浊的胸脯,向周围的人们吼道。

    然而,众人依旧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无人转头。

    女人绝望地眼神看看众人,冲向了官吏衙役。

    直接跪下道,“大人,大人,请救救我家小丫!救救我家小丫!”

    官吏衙役们望着衣衫褴褛的女人,一脸同情之色,但却只是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

    女人绝望了,蹒跚着走回小丫跟前,望着眼中神色越来越黯淡的小丫,痛哭不止。

    “娘亲没本事,娘亲没本事,找不到吃的,找不到吃的!”

    小丫颤抖着嘴唇想要说什么,但却无一丝力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啊,小丫,醒醒,小丫,醒醒!”女子用力摇着小丫的身体。

    “格拉”“格拉”一阵响声传来,慢慢地,只听远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众人望去,却见远处,一大队人马行来。

    “老嫂子,老嫂子,有人来了,有人来了!”旁边女子拉住女人道。

    “什么?”女人茫然地抬头望望两位女子。

    “老嫂子,有人来了!”

    女人眼神一亮,低头道,“小丫,等着,娘亲给你去找吃的!”

    说完,直接起身,踉踉跄跄跑向了远处行来的队伍。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见车队前面是一座轿子,随后是一辆辆马车,尘土飞扬。

    女人却不管什么,边喊着边扑向轿子。

    “大人,大人,给我点粮食,给我点粮食。”

    “大胆,竟敢冲撞县尊大人!”旁边衙役大吃一惊,上前一把抓住女人,怒喝道。

    女人挣扎着喊道,“大人,给我点粮食!大人,给我点粮---唔-----唔!”

    衙役们惊怒之极,将其嘴捂住,将其拖往一旁。

    然而,女人却不断挣扎,最后,竟然用牙齿咬住唔嘴衙役的手,一时间,衙役手上带着的白色布匹竟被咬下一块,连同血肉留在了女人口中。

    好容易,衙役将手从她嘴中拽出,惊怒无比,直接挥手就要揍她。

    “住手!”钱师爷上前大声喝道。

    轿帘掀起,柳知县走了出来。

    显然,一阵吵闹将知县大人惊动了。

    见此情形,柳知县一皱眉,“将她放开,看她要干什么?”

    衙役们驾着女人来到近前。

    女人激动无比,直接向柳知县喊道,“打人,亲给吾的良石!亲给吾的良石!”

    “她说什么?”柳知县一皱眉,问旁边的钱师爷道。

    “大人,她说,请给我点粮食!请给我点粮食!”钱师爷翻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