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中信脱身-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中信脱身

    “老夫人,老夫二人陪明哥儿一起去,拼了我们的老命也会保护明哥儿的。我们保证就是我们这两把老骨头去了,明哥儿也无事!”李东阳保证道。

    老夫人白了李东阳一眼,你这老骨头能比得上我家孙儿?

    这时候,您俩凑什么热闹?明中信望着二老,心中道。

    那小女孩还不知是不是得了瘟疫,如果仅是饥寒交迫,那也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大夫们怎会治不了?明中信心中对福伯的话有所保留,毕竟,福伯可不是大夫。

    如果小女孩得了瘟疫,那可就是大事了!不行,自己得赶紧去,晚了,可就真的晚了!

    “大母,您就让我去吧,那才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啊!”明中信再次恳求道。

    这?老夫人心痛地望着明中信,这可是自己唯一的孙儿啊,也是明家唯一的独苗了,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让自己怎么向他死去的爹娘交待啊?

    噗嗵一声,明中信跪在了老夫人面前。

    “大母,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您就是让我去,我也得去,不让我去,我也得去,孙儿在此向您告辞了!”

    说完,明中信嗵嗵嗵磕了三个响头。

    “孙儿啊!”老夫人上前一把抓住明中信,老泪纵横。

    “大母!”明中信望着老夫人一阵无奈,自己总不能甩开老夫人吧!

    老夫人深吸一口气,紧紧望着明中信道,“信儿,既然你决定要去救人,那大母也不拦着。”

    在场众人一阵欢喜,老夫人终于吐口了。

    “但是,”老夫人继续道,“你要答应大母。”

    “您说,孙儿一定答应!”

    “答应大母,保护好自己,平安归来!”说着说着,老夫人泪如雨下。

    “大母,相信我,孙儿一定会安然无恙归来的!”明中信承诺道。

    老夫人重重地拍了两下明中信肩膀,蹒跚着让过一旁。

    小兰赶紧上前扶住老夫人。

    嗵嗵嗵,明中信再磕三个响头,站起身形,深深望向泪眼婆娑的老夫人,重重道。

    “孙儿去了!”

    说完,转身出了房门,李东阳、刘老、福伯连忙跟出。

    众人赶到城门处,却见马车停在路旁,大夫一脸焦急状,不时望向城门,见福伯出来,飞奔上前。

    “人可请来了?”上前一把抓住福伯道。

    福伯点点头。

    “哪位?这位吗?”大夫直接上前抓住李东阳的手,“快来看看,病人饥寒交迫,五脏俱损,现在情况有所恶化,意识已经尽数丧失,只怕情况不妙!”

    大夫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小丫病症一一与李东阳说清。

    李东阳一阵尴尬,只好让过一旁,一指明中信,道,“这位才是大夫!”

    大夫望向明中信,却见一位唇红齿白的翩翩少年立在当场。

    大夫瞬间傻眼,这么年轻,有无成年?他就是县尊大人说的神医?

    “福伯,你先回农庄主持迎接灾民事宜,这里交给我了!”明中信并未理会傻眼的大夫,一边吩咐福伯,一边走上前去为小丫诊治。

    福伯应是而去。

    李东阳与刘老对视一眼,还是留在了此处,看明中信如何救治小丫!

    望着稚嫩而苍白的脸色,明中信心中一紧。

    气息若有若无,胸前并无起伏,显然已经到了濒死状态。

    赶紧上前,手握小丫腕脉。

    第一感觉,好瘦,第二感觉,太瘦了,第三感觉,骨瘦如柴啊!

    脉像无法摸到。

    幸好,自己根本就不是为的摸取她的腕脉,明中信定定心神,神识缓缓深入她的五脏六腑。

    呀,却见整个心脏正在缓缓跳动,良久才跳动一下,整个肺大了一圈,显然是浮肿,肝脏却是白茫茫一片,肠胃之中充满着未曾消化的异物。

    明白了,长期营养不良,饥寒交迫令得她的五脏俱衰,长期食用树根草皮,胃肠无法消化,已经堵塞,全身机能都有严重损伤。

    现阶段,只好先恢复各个脏器的功能,才能一一治疗,最重要的是今后要经心保养,否则寿命不长。

    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取出一枚丹药,喂到小丫嘴中。

    “她无法自己进食!”旁边的大夫提醒道。

    然而,令他惊讶的事发生了,却见明中信用手稍微一点小丫的腮梆子,小丫的嘴巴居然自行张开,丹药一入口中,直接化为乌有!

    大夫一脸呆滞,这是什么情况?

    明中信却未曾理会于他,只是细心观察着小丫的情况。

    然而,良久,小丫并无起色,依旧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众人看着一动不动的小丫,心中无比失望,看来明中信也无法救活小丫。

    明中信却依旧把着腕脉,闭目体察,皆因药力在缓缓发生作用,但小丫五脏衰竭得太过严重,他不敢放任药力肆虐。

    在丹药在小丫口中化为药力之后,明中信就用神识包裹着药液,缓缓在食道之中移动,而且是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让药力释放,唯一的可喜的地方是,小丫的五脏六腑依旧在一点点地吸收药力。

    这说明小丫的身体机能并未全部丧失,只要她还能自己吸收,明中信就有信心,能够还大家一个健健康康的小丫!

    “神,”面对如此年轻的神医,大夫无法叫出口,又不知如何称呼,一时间竟难住了。

    明中信睁眼看看大夫,“何事?”

    “咱们就如此等着?小女孩可等不起啊!”大夫满脸焦急道。

    “无妨,先等药力发挥,再等等!”明中信平静无波地道。

    “那您不施针用药?就如此干等着?”大夫提醒道。

    “怎么,你怕担责任?”在来的路上,福伯已经告诉明中信,县尊大人对大夫的警告,如果大夫不能确保小女孩见到明中信,会追究他的责任。

    “倒不是怕责任,但医者父母心,老朽是怕小女孩撑不过这一关,一条生命就如此消逝,岂不可惜?”大夫搓搓手道。

    明中信看看大夫,他能够感受到这位大夫的真诚,毕竟那渡劫期的神识可不是假的,虽然一部分在为小丫疗病。

    “不用担心,我保证,还您一个健健康康的小女孩!”说完,明中信再次闭上眼睛,再不说一句话。

    大夫虽然还想再说什么,但却被明中信无视,只好焦急地走动着,等待明中信所说的药力发挥。

    时间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缓缓流逝。

    “呀,动了,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