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唤醒大夫-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一十八章 唤醒大夫

    治吧!就当为了灾民及陵县百姓了,明中信心中叹息道。

    明中信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塞入大夫口中,将手放在大夫腕脉之上。

    神识来到大夫识海,却见雾茫茫一片,先得找到根源,明中信小心翼翼地行进着。

    在场的众人皆是呆若木鸡,这是咋说的,小女孩还未治好,这大夫又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这副模样。

    经验丰富、阅历精深的李东阳、刘老也从未见过这种情形,一时间也无法为明中信提供帮助。

    众人只是呆呆地望着望着满脸懊悔,依旧在那儿瑟瑟发抖的大夫,看着明中信为大夫治疗。

    却说,此时的明中信来到大夫识海深处,仿似进了森罗地狱,一片尸山血海,而大夫那瘦小的身体正跪坐当地,悔恨交加,瑟瑟发抖。

    而识海半空中一个庄严肃穆的声音正在责备着大夫。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含灵之苦--------勿避希、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方可为苍生大医。而你枉顾病人心绪,质疑同行,甚至丢失医德,枉费你这么多年来的修行!”

    大夫在那儿痛哭流涕,一句不言,只是磕头不已。

    “如此无医德无仁心无同情心之人,不上刀山下油锅,简直天理难容!”

    话音未落,刀山、油锅突然出现在了旁边,在那发着森寒、酷热之气,一时间大夫惊恐万状地跌坐于地,望着刀山油锅瑟瑟发抖。

    明中信明白,这是大夫自己在吓自己,而且这一切皆是他在自责、痛苦、后悔中,自己幻想出来的,看来这大夫还是有些医德的,否则不会产生如此幻像。不失为一位良医(有良心的大夫),值得一救!

    却见,跌坐于地的大夫懊悔之色尽去,牙关紧咬,嘴角居然渗出了鲜血,目光越来越坚定,站起身形向那刀山油锅一步步行去。

    再不救可就真的迟了。如果让那大夫走上刀山进了油锅,虽这是在识海之中,那大夫的身体不过是一点真灵所化,但这点真灵一入刀山油锅,可就真的要泯灭了。

    如果这点真灵泯灭,在现实中的大夫可就真的疯了!

    就在大夫将要踏上刀山之时,一声厉喝响起。

    “且慢,念在你仍有一点真心未泯,而且值此灾民来临之际,许你修修功德,去医治灾民于水火,将功折罪。你每日当静思已过,全心救治病人,这却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下次再犯将雷霆万钧五雷轰顶,形神俱灭!”

    话音刚落,半空中一声惊天霹雳响起,大夫身体一颤,如醍醐灌顶,如梦方醒,脸上一片惊喜。

    原来自己并非百死莫赎,还可以将功补过?

    反应过来的他瞬间跪于当地,梆梆梆几个响头磕在当地。

    “感谢上苍,给我补过机会,感谢上苍,给我补过机会!”

    “去吧,专心用事,自有机缘!”

    大夫如释重负,一脸坦然,眼神中却一片坚定。

    哗,大夫的身形消失在了识海之中。

    浓雾之中,明中信走出。

    却见他大汗淋漓,神情疲惫。

    “这下亏大了,没想到只是在别人识海中模拟大道之音,居然耗费如此多的神识!太亏了!”

    却原来刚才的声音乃是他模拟而来。但终不负苦心,救下了大夫,也算功德一场。

    呀,一声,大夫醒转过来,茫然地望向周围,却见大家正在望着自己及身后,转身一看却正是明中信在自己身后。

    皱眉细想之下,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一阵自责之下就丧失了神志。

    难道是他救了自己?

    对了,小女孩呢?

    大夫环顾四周,却见小女孩依旧躺在那儿,但精神却已大好,好似真的已无大碍。

    看来,小女孩真的被救了!心中自是一片惊喜。

    站起身形,拍拍身上的土,来到小女孩面前,和颜悦色地道,“小丫,老朽为你诊治一番可好?”

    小丫眨巴眨巴眼睛,示意可以。

    大夫将手伸向了小丫的腕脉。

    明中信也已回神,见大夫一脸平静,之前脸上的疯狂之意已经一扫而空,不由一阵安慰,不枉自己救他一场!

    再看那女子,早已止住了嚎啕大哭,虽仍旧低着头颅,肩膀不时抽搐一下,但看情形,却已不虑再度陷入疯狂了。

    而众人皆看着大夫,虽然这大夫很不靠谱,在诊断之时居然会自己患病,但作为大夫,众人还是信任他的医术的,现在就在等待他的诊断结果!

    在众人期盼之下,大夫一脸喜色地道,“不错,虽未大好,但已无性命之忧。”

    众人齐齐吐出一口气,相互看看,都感受到了目光中的欣喜。

    这是为一条性命的复苏而感到的欣喜!

    “好了,大家收拾一番,赶往农庄,那儿还有一场战斗!”明中信拍拍手道。

    对啊!灾民已至,接下来的事情还很多,耽误时间已经够多了!众人如梦方醒。

    众人一阵忙碌,收拾现场,将女子扶上马车,上路奔赴那个特殊的“战场”!

    “神医,”大夫在赶路途中,凑上前来,腼腆而又不好意思地向明中信道。

    “别,我可当不起神医二字,你还是叫我明哥儿的好!”明中信淡然道。

    “不,您当得起这个称号,老朽是来向您道歉的,对于刚才的质疑,是老朽井底之蛙、目光短浅、见识浅薄,还望神医不要放在心上,今后还请神医予以指点!”说着,大夫一躬到地,久久不起。

    指点?明中信听到这两个字,眼睛一亮,对啊,我咋未想到呢?一个念头瞬间充满了他的头脑之中。

    瞬间,明中信的表情变得异常热情,上前扶起大夫。

    “好,咱们以后就一起切磋,为这医术发扬光大而奋斗!”

    大夫一时间竟懵了,刚才还那么冷淡,此时怎会变得如此热情洋溢。

    不过想及明中信的医术、丹药,虽然医术未见,但那丹的功效却是见过的,就是一阵兴奋,只要知道了那丹药的制作之法,自己就多了一项救人手段,也可将功折罪。

    咦,为什么说是将功折罪呢?大夫陷入了迷茫,在什么地方听到的呢?

    不想了,切磋,对,就是切磋。

    只要与明中信一起切磋研究,自己的医术一定会大进,必能造福更多的乡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