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抵达农庄-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一十九章 抵达农庄

    “不错,切磋,以后请神医多多赐教!”大夫抱拳道。

    “切磋,切磋!我说了,是切磋!”明中信一板脸道,“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大夫见明中信变了脸,瞬间脸上一丝惊恐显现,低头瑟缩道,“好,好,切磋,切磋!”

    自己怎会如此惧怕这神医?大夫百思不得其解。

    明中信也是有了一丝后悔,不该如此恐吓人家啊!

    脸色再度变化,一脸热情地拉大夫坐上了自己从明府带出来的马车。

    李东阳与刘老看着变脸迅速的明中信,也是瞠目结舌,以前也没见过明中信如此善变啊?为何他对这大夫如此?更何况这大夫刚才可是还质疑过他的!

    不对,一定有猫腻!

    然而他们两个老狐狸也想不明白,明中信究竟为何态度前后如此天差地别。

    一路上,明中信与大夫热火朝天地探讨着医术,随着探讨的深入,大夫是越来越钦佩明中信,这神医的医术知识真是太广博了!

    从古自今,一本本医书明中信张口道来,一件件一桩桩医道秩事信手拈来,自己都已不记得的医道基础,明中信居然如数家珍,他才多大,怪不得柳知县如此推崇他,确实有真才实料啊!

    此时的他才对明中信心服口服!

    看来,小丫的恢复还真得他来!

    李东阳、刘老在旁边看得也是目瞪口呆,早知这明中信医术神奇,便他毕竟年仅十五岁,论及医术知识的广博应该比不过年迈的大夫吧!

    却没想到,随着二人探讨的深入,老大夫居然履履被明中信问得哑口无言,或者明中信说的理论令大夫眼冒神光,虚心求教,瞎子都能看出,明中信的医术知识是如此的广博,令那大夫崇拜无比。

    但看到一大把年纪的大夫居然流露出那般崇拜的眼神,太让人惊悚了!

    虽然二人不明白明中信的医术知识到了什么程度,但由大夫的眼神之中也看出来了,这明中信医术达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地步。

    二老深深望望明中信,这人身上的秘密如此多,他们十分好奇,究竟是何人教授出如此妖孽?

    突然,前面传来吵杂无比的声音。

    却见前面一片树林,吵杂无比的声音正是树林后传来的。

    这是到了!明中信明白,他举手让两辆马车停下。

    明中信飞身下了马车,

    “来,李老、刘老,请各位穿上这身衣服,带上这些护具。”说着,明中信从马车中取出一些衣服护具。

    “这是?”李东阳疑惑道,刚才他见到福伯、大夫及衙役们皆是一身白色装束,就感到惊奇,只是事情一直发展,未给他开口的机会,现在明中信让他们也穿上,这就得问清楚了!

    明中信一脸严肃道,“李老、刘老,想必二位见过瘟疫横行的情状,可还记得防范瘟疫手册中的程序吗?”

    “对呀!”二老一拍自已头颅,真是老了,记得防范瘟疫手册中说过,在进入瘟疫区域之前,要做一些防护措施,隔离病源,这些可不就是那些防护措施中的一条嘛!

    二老不再有疑问,迅速穿戴整齐,全副武装。

    明中信为他们检查一下,毕竟他们是第一次穿着,免不了有所细微漏洞,总得检查一下,将这些漏洞讲述清楚,这些一不小心可就有可能让防护手段功亏一篑!

    “好了,咱们就要进入明家农庄了,大家一定要听令行事!大家进入农庄后,先行将小丫安置在医治区域,等小丫身体恢复一些后,再行给她根治!而我们也将投入赈灾当中!”说着,明中信脸色一沉,“如果不听令行事,别怪我将他驱逐而出!”

    众人皆知道,明中信此时的话语,可不是在说笑,是真的可能施行的!于是,哄然应是。

    转过树林,却见一个大场面出现在面前,众人都惊呆了。

    近处却人声吵杂,一个个稀奇古怪的三角形布棚错落有致地安放于地。

    一个棚内有一个身影,似乎在换衣服。

    而左手远处有两个四方形的布棚,却见布棚上空,热气蒸腾,仿若澡堂。

    棚内,人影绰绰,似乎在洗澡。

    洗澡?人们吓了一跳,怎么会?在这青天白日之下洗澡?

    再往右看,却见好似有一个大坑,大坑中烟雾缭绕,股股黑烟直冲云霄。

    众人一时间懵了,这就是明家农庄?太诡异了吧?

    “少爷!”

    众人闻声望去,却正是那福伯来到近前。

    “福伯,这是?”李东阳问道。

    福伯面上的面罩微微抖动,好似在笑。

    “灾民已至,我正在按照章程赈灾!”

    “按章程赈灾?”众人一阵眩晕,这是赈灾吗?怎么不见粥棚,领粥?

    难道自己等人看错了?

    众人再次仔细观察,却依旧不见施粥之所。

    疑问的眼神投向了明中信。

    “福伯,将这位嫂子与小姑娘领去治病之所,待晚些时候我再予以进行后续诊治。”明中信吩咐道。

    那女子早已恢复了神智,衙役们也已经向她解释清楚,小丫真的会好,不是回光反照!

    听得明中信让送她们去治病之所,女子跳下马车,嗵一声跪在了明中信面前,嗵嗵嗵磕了三个响头。

    “嫂子,快快请起,照顾好小丫等我前去治疗!”明中信连忙扶起女子安慰道。

    女子站起身形,满面流泪,感激地望望明中信转身随福伯、衙役而去。

    “百姓还真是淳朴啊,我等又岂能不为他们尽心竭力?”李东阳感叹道。

    “咱们现在不就在为他们出力吗?”明中信道。

    “不错,唯有将眼前利国利民之事办好,才算真的为百姓好,如果连眼前之事都办不好,又何谈今后!”刘老接话道。

    众人纷纷应是。

    “神医,我呢?”大夫腆着脸上前道。

    “你?”明中信一脸讶异,你怎么了?

    “是啊!我是回呢?还是留在这儿?”大夫不好意思的问道。

    柳知县难道没有吩咐他送来后如何吗?

    看这意思,这位大夫是想留在这儿啊!明中信眼中一亮,真是天赐良机啊!

    “县尊大人未明言,你送来后如何吗?”明中信精神一振问道。

    “是,柳知县只命我护送小女孩来此,却未明言,将小女孩送来后,我何去何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