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二老观摩-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二老观摩

    “二老,如今请先进庄安歇,待中信安置好诸般事宜之后,再行延请二位出来指正!”明中信正色道。

    “没事,我们没那么娇气,就在此看看又有何妨?”李东阳道。

    二老知道,明中信这是为他们安全考虑,毕竟庄内还是安全一些的。但二老来此,本就是看明中信在赈灾防瘟疫方面有何见地,如今岂能白白浪费如此好的机会!

    更何况,近距离接触一下,对今后赈灾策略的制定实施有莫大好处!

    二人的着眼点可不仅仅在这小小的陵县,而是全天下发生灾情瘟疫之时的应对之策,岂能被明中信忽悠,为了安全躲起来!

    望着二老眼神中的坚定,明中信也是无法,只好依着他们。转念一想,也好,李老、刘老二人经验丰富,有他二人在此,也可向他们请教,从而查漏补全,进一步完善防范措施。

    虽是如此,但明中信也不敢大意,暗暗招手叫过赵明兴,吩咐他在旁保护二老。

    “二老,您们慢慢看,我先去看看患病灾民,诊治一番!”明中信一施礼道。

    “好,正事要紧,你去吧,我们自己溜达溜达!”刘老一摆手,不再理会于他。

    李东阳也是一脸惊奇,心思早已放在了现场的各个场地之上,根本未曾理会于明中信。

    明中信摇摇头,看来这二位还真的是想了解一下,明家农庄这次赈灾与以往赈灾有何不同?

    反正事无不可言,而且章程之上皆一一列明,就让他们看吧!自己得赶紧去医治之所检查一下患病灾民,去看看灾民是否带有瘟疫之源?

    明中信领着大夫直奔农庄侧面的布棚,那边正是医治之所、隔离之所。

    却说二老来到施粥之处,看向灾民们领取的碗中,碗中只有几小块马铃薯零星置于碗中,粥汤中浑浊一片,带着一丝丝红意,一股辛辣的清香散逸开来。

    二老一皱眉,这是何意?

    待想要找人询问,但明中信已经离去,而身边的赵明兴一脸稚气,不像是了解此事之人,也就息了询问之心,还是仔细观察观察吧!见了明中信再一一问明。

    再看旁边领了热粥的灾民,吃得头顶冒汗,全身上下汗流浃背,但依旧吃得香甜无比。

    二老望着灾民,微微点头,若有所得。

    再来到登记之处,却见纸张之上列着一些格子,表头之上分列着姓名、性别、年龄、特长、营生、老家住址等一一列明。

    嗯,如此列表清晰明了,章程之中的筛选人员直接就能够完成,为以工代赈提供了参考,明家也可具此招募做工人员,而且不用再找官府路引一一对照,不错,不错!细心,缜密!二老频频点头称许。

    更值得称道的是,通过登记,还能分流领粥人员,减轻施粥的压力,还能慢慢平复灾民的心情,更可以在潜移默化中令灾民养成遵守规矩的习惯。

    二人将整个明家农庄的赈灾场景细想之下,不由得一阵惊骇。

    先行将患病灾民安置于医治之所,与正常灾民予以隔离,使患病人员集中管理,方便治疗的同时,还减少了互相感染的机会。

    再将灾民物品予以销毁,让灾民先行用硫华水洗澡,在为灾民解乏之时,还能消除瘟疫病源,而后进行登记,领取号牌,领取热粥。

    领粥之后,对号进入三角形帐蓬,通过三角帐蓬再将灾民分离,起到隔离作用,减少传染机会,与此同时,既令灾民能够休息好,还能减少串联起哄机会。

    此措施未雨绸缪,步步为营的将各种隐患消除于无形之间,这布局之人实在是心思缜密、考虑周详!

    此等人才岂能不为我所用?二人齐齐有了一丝想法,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心中明白,对方也是如此想的,不约而同地冷哼一声,咱们走着瞧!

    不提二人在此一一检查思谋,单说明中信来到医治之所。

    明中信与大夫二人走到帐蓬之前,帐蓬旁边站立的学员躬身行礼,但却拦住了他们。

    大夫一脸不解的样子,望着眼前稚气未脱的学员。

    明中信点头表示明白,双手平举,闭眼等待。

    却见学员从旁边取过一个奇怪无比的壶,用手上下抽取一番,直接将壶嘴冲着明中信,一按压,噗,一阵水花喷向明中信。

    大夫吓了一跳,这是何意?

    学员吩咐,转身!

    明中信依言转身,全身上下被学员喷了一身。

    明中信睁眼,让大夫依照而行。

    大夫张张嘴想要询问,但看到明中信严肃的眼神,也就不再说什么。

    待大夫也被喷了一身后。

    明中信向他解释了一句,“此乃消毒,为的是不将病源带入医治之所,减少传染的可能!”

    大夫听了后,心神一震,点头不已,原来如此!

    二人准备掀帘而进。

    一个身影闪过,噗通一声,跪在了大夫面前。

    大夫心中一惊,一脸惊恐地跳了开来。

    明中信吓了一跳,神识虽利害,但架不住毫无防备。

    二人定睛望去,却是一个妇人跪在当地。

    大夫望去,却是一位容貌清秀的三十许妇人,冲着他只是一个劲的叩头。

    这是为何?自己不认识她呀?大夫一头雾水。

    “这位夫人快快请起,不知为何叩拜于我?”大夫虚扶她道,此时男女大防不能有肌肤之亲。

    “谢谢大夫救了我家小丫!”妇人连连称谢。

    大夫细看之下,咦,可不正是那小丫的母亲吗?

    只不过是经过一番洗澡换衣之后,蓬头垢面的面容个积分大变,一时间,自己居然没认出来!

    瞬间,大夫无比尴尬,一指明中信道。

    “夫人拜错人了,救了小丫的恩人正是那位!”

    妇人一时间懵了,明中信看上去仅有十四五岁,怎会是救了小丫的大恩人,正是因为她见过大夫,以为是大夫救了小丫,却未想到居然闹了个乌龙,但要说明中信救了小丫,打死她,她都不会信的。

    刚才陪伴小丫的那名女子回来后只是告诉她小丫有救了,但却未说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小郎君救的,此时的她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