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相互切磋-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二十二章 相互切磋

    “对啊,对啊,正是这位小郎君救的小丫。”此时那位女子冲出来,冲着妇人嚷道。

    妇人回过神来,满脸通红,自己居然真的搞错了!

    看看明中信,眼神一定,膝行向前,嗵嗵嗵,向明中信磕了三个头,此时再说话怎么都不合适,唯有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歉意与感激。

    “这位夫人--------大嫂------,请起!”明中信也是一时无措,竟然不知道如何称呼这位妇人。

    嗵嗵嗵,妇人又是三个响头。

    “哎,请起,快快请起!”明中信着急道。

    “哎,你快将这位扶起来。”明中信只好求助于旁边的女子。

    女子见明中信手足无措的神情一时竟噗嗤笑出了声。

    这神医的神情好生可爱!

    但她却也上前将妇人扶了起来,劝慰道,“嫂子,还是让小神医先为小丫治病吧!以后多的是机会报答这位‘小’神医!”

    这女子着重了这个“小”字,促狭地冲明中信眨眨眼睛。

    明中信当然听了出来,但一脸无奈,这个年龄还真的是一个短板啊!

    妇人站起身形,再次向明中信躬身致谢。

    明中信连忙回礼后,逃命般地进了医治之所。

    妇人、女子、大夫三人对视一眼,为之失笑。

    原来这小神医还有怕的?

    明中信进入医治之所,却见一个个学员正在忙碌着,灾民们各自精神萎顿地躺在三角帐蓬之中,等待治疗。

    医治之所干净异常,无一丝杂乱之色,而灾民身上皆已换上了新布衣裳,整个医治之所井然有序,明中信心中满意,看来这些学员可堪重用啊!

    就是这些患病灾民怎会女子占了大多数呢?这可让自己有些尴尬,毕竟男女有别,让自己为他们治疗,总有些不便。

    而且就算让自己治疗,还缺少大夫,无法尽数治疗,只能等着自己一一治疗。

    幸好现在有了帮手,这些灾民有福了。

    既解决了大夫少的问题,也解决了自己的尴尬问题!一举两得!

    “少东家,你来了!”旁边一个声音传来。

    循声望去,却是孙宇正激动无比地望着自己。

    孙宇早已经带着学员们随运粮马车来到农庄,单纯地看到这场面就让他为之震惊,更为震惊的是那赈灾章程,单纯从书册上看不出来,实际一操作,真可谓是一环扣一环,一步紧跟一步,太给力了!

    要说整体明家农庄赈灾乃是一个大型的赈灾现场,而他负责的医治之所则是一个小型的赈灾现场,也需要他统筹兼顾。

    毕竟,医治之所乃是独立于赈灾之外,但却每个赈灾步骤皆不可少,尤其还是一些患病之人,这就要求更加细致,更加地进行消毒、灭源、清洗、换衣、施粥,尤其还得注意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时得进行调整,耗费的心力不是一星半点。

    但他却乐在其中,此等正事获得的满足感真可谓是投其所好,是在泰山学院中不曾享受到的。

    连带着对这个提出赈灾章程的明中信心中钦佩无比,如今见到明中信自是激动无比。

    “嗯,孙副宗主来得正好,此处可有重病急症之人?”明中信

    “现在倒无重病急症之人,只是一些体虚羸弱之人!”

    “那就好!”明中信明显轻了一口气。

    “让学员们认真进行护理,万不可让掉以轻心。该加营养餐的就加,千万不要让到咱明家农庄任何一位灾民病情加重!”明中信吩咐道。

    “是!”孙宇躬身应是。

    “小神医,您这是来为我家小丫治疗的吧?”妇人上前期待地望着明中信问道。

    “大嫂,你先别急,小丫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但身体状况还算稳定,先行调理一番,呆会儿,我去为她针灸一番,清理一下体内余渣。过几日,待她身体好转,我再为她治疗去根。”明中信耐心解释道。

    妇人一脸失望之色,但却也理解,这得按照小神医的吩咐去做,毕竟人家已经救回小丫一条命,不会平白无故不给治的,况且,人家答应呆会儿会去治疗,自己也就放心了!

    而且,这儿还有如此多的患病之人,皆是自己的老乡,人家小神医还得为他们治疗,不能只是围绕着小丫一个人转。

    还有就是,此处的境遇确实不错,不仅有粥喝,还有加餐,更有住宿之所,真心不想再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了,在此落脚挺好!

    如此一想,心境也就平稳了,躬身向明中信告辞,照顾小丫去也!

    女子紧随其后而去。

    接下来,就是明中信与大夫的诊断治疗之旅。

    大夫在前一一为灾民诊病,明中信紧随其后,而旁边的学员们在旁伺候着,同时也竖起耳朵听取明中信与大夫的诊断,想从中学习一些医术。

    明中信为了让学员们有所了解,把脉之后将病症详细地一一说出,再行开方,让大夫进行验证,如此就显得大夫乃是考校明中信,同时也让明中信在实际病例中学习经验,并在旁指点,一副师徒情深的样子。

    见此情形,灾民皆以为明中信乃是大夫的徒弟,来此皆为向大夫进行学习,一时间,纷纷配合讨好,交口称赞大夫,说明师出高徒,师慈子孝,云云!

    大夫却尴尬得要死,但他又不能明言,只好继续享受这份煎熬。

    旁边的学员却一阵撇嘴,心中暗喑腹诽,咱教习的师傅,这可真是说笑话了,就凭咱教习的学识,谁能当他师傅。就凭这干巴巴的老头吗?不要搞搞错了!

    同时,对大夫也是一阵鄙视,你在这儿充什么大头蒜,这是我家教习在指点你,好不啦!

    明中信却不以为意,只要治好灾民,比什么都强,一点虚名要之何用!

    一圈下来,大夫心中越加清楚,越加震憾,这明中信仅只是把脉,就将灾民病症说得**不离十,分毫不差,大多数时候都比自己的诊断要更加细致,更加入微,就连自己忽略的一些小毛病都一一列出,施针用药虽与自己不同,但细想之下居然更加妥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