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农庄安排-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章 农庄安排

    明中信马不停蹄赶到明家农庄,迅速招集所有明府人员,进行安排。

    此时,福伯已经将二老的随从带到农庄,静候安排。

    明中信心中明白,有这些随从在,明府战力将得到不少提升。

    谁让人家二老身份尊贵,这些随从皆是个中好手,为的就是保障二老的安全。

    明中信也不寒喧,直接让福伯安排他们加入到明家农庄的维持秩序当中。

    明中信从农庄中挑选精壮家丁留下,让其余老弱之人收拾行囊,准备回县城明府修养生息。

    同时,让孙宇招集教习学员,准备随同农庄老弱回归县城,仅只留下武堂学员及一些强壮的学员,当然,这些学员只是负责对灾民的施粥安置工作,这些学员可是明家学堂的火种,不容有失。

    一切安排妥当,明中信招集灾民们到明家农庄前。

    “各位大叔大伯大娘,为更好的安排诸位今后的生活,县尊大人决定将老弱妇孺接到县城之中进行施粥,请大家迅速准备好行囊,呆会自有县衙官吏前来领你们前去县城,请各位做好准备!”

    一时间,灾民们激动无比,真的可以进县城了!要知道,灾民们一路走来,各个县城可是皆不让他们进县城的,深怕将瘟疫疾病传染给当地百姓,这陵县知县可真是大好人啊!

    随之,各位灾民纷纷去往帐蓬收拾行囊。

    “小神医,我们可否呆在这儿?”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

    明中信转身望去,却正是那小丫娘亲。

    明中信明白,这是担心进了城,找不到自己,怕耽误小丫的病情。所以想要呆在这儿,等明中信给治疗。

    “大嫂,无妨的,你们先行进城,我过一两天再去为小丫诊治。”明中信和颜悦色地道。

    “不,我们就要呆在这儿!”妇人执拗道。

    “大嫂,真的不用,我也住在城中,就在明府!到时一定去为小丫诊治!”

    噗嗵一声,妇人跪在当地,只是一个劲磕头。

    明中信一脸无奈地望着她,唉,这都是一路之上被骗太多了,如今也不相信自己能说到做到,罢了,就让她和小丫呆在这儿吧!

    “好,如果你愿意呆在这儿也行,但有些话我要和你说清楚,来,先进庄内。福伯,你去将灾民们组织起来,等待县衙来人。”说着,明中信转身进了农庄。

    哗啦啦,明家的一群人跟了进去,包括妇人。

    大堂坐定。

    “大嫂,我现在告诉你件事,但请你向我保证,呆会儿知道后不要在外说!”明中信肃然道。

    妇人怯怯地点了点头。

    “我让留在此地的人也都听好了,此事事关重大,也给你们一个选择机会,愿意陪我留下的,我欢迎,但想回县城的,也可以收拾行囊,我绝不强求。”明中信转向将要留在此地的明府中人道。

    “现在,有股劫匪将要来到县城,而且是以赈灾粮食为目标,估计明家农庄会是一大目标,明家农庄有可能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留在此地,极其危险。”说完,明中信面向妇人,“大嫂,你现在还想留在明家农庄吗?”

    妇人呆立当场,久久不语。

    “你们呢,现在还有谁想留在此处。”明中信

    “少东家,你的意思是你要留在这儿?那你岂不是很危险?”孙宇一脸担心道。

    “孙副宗主,不用担心,我留在此地自有保全之法,就看大家如何选择了?”

    孙宇待要再行劝说,但明中信去制止了他。

    两人如果再行探讨,将会动摇军心,不能深谈了。

    众人虽也是一脸惊惧,但却未有一人上前说要回县城。

    明中信心中满意,看来,留下的这批人确实有些胆色,值得培养!

    当然,如果有人选择回县城,明中信也会理解,毕竟劫匪来临,在这兵凶战危之所,岂能不担心,更何况有些人还上有老下有小,任何选择都不能指责。

    但如今他们尽数选择跟随自己留在此地,却实在出乎自己的意料。

    “小神医,我还是留在此地吧!”妇人怯怯的话语传入明中信耳中。

    明中信这就有些惊讶了,这妇人居然选择留在此处?

    明中信望向妇人,却见她一脸,神识微动,却感应到这妇人还真是真心的要留在此地。这明中信就有些不解了?难道小丫的病真的那么重要,居然让妇人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要知道,大夫可不只自己一人,现在小丫病情有些稳定,看上去并无大碍,只要再找其他大夫,同样能够治疗的,只是不如自己治疗效果好而已!

    他却不知,这妇人认为,既然明中信能够留在此处,必然有所依仗,相信明中信不会将自已置于如此险地。

    而小丫在来此之前都已经被大夫判了死刑,但却被明中信救了过来,说明小丫的病现在只有明中信能够治得了。

    如今如果自己弃明中信而去,那明中信肯定会心中存有芥蒂,到时即使回到县城,也不会尽心尽力地为小丫治病了,倒不如现在留在此地,等候明中信为她治病,来得妥贴。

    紧抓眼前,不能错过,这是一个农村妇人的小聪明!

    “那好吧,你就把小丫移到庄中等候吧!”明中信也不再说什么。

    妇人躬身疾步而去,好似深怕明中信改了主意。

    明中信望着她的背影,为之失笑。

    “好,既然大家选择留在此地,那么,我就安排了!”

    “少爷,钱师爷来了!”福伯闯了进来。

    这么快?明中信停下话语,站起身形走向庄外,众人紧随其后。

    却见钱师爷正在庄外,指挥着衙役们整顿灾民排列队行。

    而一旁却乌央乌央站了一群男性灾民。

    哦,这是真的将男性灾民都给自己带来了!

    “钱师爷,怎会是你来呢?”明中信上前一拱手道。

    钱师爷转身,一脸的忧色,望着明中信,一言不发。

    哟,这是怎么了?怎会是一脸怨妇的表情呢?明中信心中一惊。

    “钱师爷,这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学生,我必会为你讨个公道!”明中信口中调笑道。

    “能有谁?还不是你吗?”钱师爷一脸幽怨道。

    什么?我?明中信一脸懵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