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情势危急-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情势危急

    “好!”不论是灾民、军士、衙役,还是明府人员皆齐声应和。

    “庞队长,你派几人分不同方向,重点在府粮被劫的方向,打探劫匪的动向!同时在被劫方向潜伏暗桩!有何动向随时来报!”明中信安排道。

    “是!”庞文彪抱拳应是,转身道,“李牛,你带三人,前去被劫方向打探,分段设立暗桩。张文,李宝,你二人各带两人,分路前去打探!”

    “是!”三人应是出列。

    “禀明家主,安排完毕。”庞文彪回转身形向明中信回报。

    “好!”明中信点头称许。

    “另,庞队长,你带领军士们在周围巡逻,查探是否有劫匪探子前来!”

    “是!”庞文彪领命而去。

    “钱师爷,你安排十位衙役大哥,各领十名灾民去前面林子伐些树枝,越多越好!记住,要伐那些树干上有记号的!千万记住了!”

    “好!”钱师爷带领衙役灾民而去。

    “余下人员将庄前帐蓬尽数打扫干净,领取消毒水,喷洒一遍!明兴,那处医治之所你带领庄丁,穿上防护服,前去打扫。”

    且不说明中信在明家农庄费尽脑水地进行安排,目光转到县衙。

    “什么?劫匪正在集结?看动向还真的是准备前来陵县?”柳知县望着回报的武大人,一脸震惊。

    正在筹谋防御的一干官吏也是无比震惊,劫匪还真来陵县啊!本来,大家还心存侥幸,劫匪前来就是一个猜测,在此筹谋也是有备无患而已,之前还心情轻松地进行安排,此时消息真个传来,众人才知心中竞然如此恐惧!

    “消息确切吗?”柳知县平复心情,追问道。

    “不错,斥候军士来报,情报确切。这都是五个斥候,有四个拼死拦着劫匪为其创造机会,最终这个才拼死逃出来回报的。”武大人沉痛地道,“而且,他们居然还有利箭,最后这一位禀报之后也气绝身亡,最致命的伤居然是一支利箭,从利箭的精准程度来看,劫匪当中可能真的有神射手?!”

    不会吧!有这么夸张吗?劫匪当中居然有神射手?众官吏大惊,这群劫匪到底是何来路?

    消息真的确定了,柳知县也就不再心存侥幸,心中暗道,自己不能乱,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呢,以自己马首是瞻,绝不能乱!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定定心神。

    “诸位,此时应该更加细致地布署防御,而不是在此怨天尤人。大家议议吧!”柳知县强作镇定地望着大家。

    众人议论纷纷,倒也有人站起提议,但这些所谓的“建设性的意见”皆是那么的语无伦次,那么的不靠谱。

    柳知县望着语无伦次的众人,一想就头痛,县城城门城墙羸弱无比,要想抵挡劫匪的攻击实在不容易。

    坚壁清野,向外求援,皆是上上之策。

    但目前,在援兵来临之前,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死守这一个方法了。

    但更头痛的是,借着此次灾民进城,所有粮食尽数运到了县衙仓库,顺便将运往府城的粮食备齐装车,但却不敢运往府城,皆因劫匪正集结在前往府城的路线之上,此时运出就是给劫匪送菜,面临着再次被劫掠,再次被烧毁。

    柳知县岂能如此不智!

    真是万般烦恼上心头啊!钱师爷又去帮明中信去了,自己连个发牢骚商量之人都没有了!

    究竟还有谁能够给自己一些建议计谋啊?

    不知为何,此时柳知县脑中闪现的居然是明中信。

    对了,明中信!差点忘了还得通知他啊?不知他那儿做好准备了吗?

    相比于自己,明中信可是更加危险啊!他那儿可是还有二十万斤粮食啊!劫匪如果知道,那儿可比这儿还危险!

    就他那农庄周围旷野无人,一马平川的样子,可谓是攻击的绝好靶子!劫匪到来后,只要一个冲锋就能攻破农庄防御,或一轮火箭齐射,明家农庄就得庄粮尽毁,庄内人等尽数去往西天!

    不要以为劫匪就没有这些器械和头脑!种种迹象表明,这群劫匪可不同一般,可是有军械呢!谁知道劫匪还有什么手段?

    至于之前说的,明家农庄与县城成犄角之势,互为引援,那不过是玩笑话而已。

    命都没了,还怎么互为引援?

    还是让他回县城吧!

    至于灾民?那倒是个问题,原以为城内安置灾民应该不难,但没想到安置灾民场所附近,百姓一听说灾民住在附近,一家家皆惊恐万状,快速搬走了!

    虽经百般安抚,但还是引起了城内百姓的一阵阵恐慌,现在县城百姓真可谓是家家闭户,足不出户。

    今日刚刚安置妥当四千余名灾民,以为能够松口气了,没想到却传来了如此噩耗!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派人将此消息送到明家农庄,顺便让明中信回城。”

    “那灾民呢?”武大人问道。

    “灾民?”柳知县陷入纠结,左右为难!是啊,明中信回来灾民怎么办?明家农庄的庄丁、学员怎么办?明中信一走,就如同主心骨被抽掉,明家农庄的人心就散了,说不定还未等劫匪到来就分崩离析了!

    如果明中信留在明家农庄,那不是羊入虎口,十死无生吗?

    柳知县一咬牙,“先转达咱们的意愿,相信明中信会安排妥当的!”

    您信吗?他都回来了,人心都散了,还谈何妥当!武大人心中一阵腹诽。

    武大人无奈地下去安排。

    柳知县摇摇头,将这些念头清空,投入了随后的御敌筹谋安排当中。

    “阿福,信儿呢?”明老夫人正在问询福伯。

    旁边的小莲目光闪烁,待要插言,旁边福伯凌厉的眼神扫了她一眼。

    吓得小莲将话语吞回了肚中。

    福伯早在明中信回庄之时,就被明中信打发回来,以应对老夫人的追问。

    “老夫人,少爷正在城外施粥呢!等待将灾民安置妥当,少爷就会回来的!”福伯轻声答道。

    “也对,想必他很忙吧!对了,少爷没感染什么病吧?”

    “没有,此批灾民经过消毒换衣洗澡尽将病源杀死,少爷好着呢!而且灾民们也并未发生什么大的疾病,只是有的灾民被饿得体弱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老夫人叨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