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箭羽横飞-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七章 箭羽横飞

    随着这种声音响起,劫匪们如潮水般退下。

    武大人望着一片狼藉的城头,却见无数军士倒在城头,全身插满了弓箭,一时间眼圈居然为之一红。

    冲到城头,望向城外。

    却见城下,劫匪早已退出了十丈开外,列队而立。

    “兄弟们,劫匪被我们杀退了!”

    “万胜,万胜!”军士们举起手中的兵器齐声喊道。

    “小子们,你们怎么不攻城了?怕了吧?”武大人冲城下高声喊道。

    却见城下劫匪有条不紊地整理队形,后面烟尘滚滚,直奔县城而来。

    呀,那是什么?武大人心中一惊,难道劫匪还有援兵不成?

    武大人极目远眺,渐渐的烟尘临近,身形也现了出来,却原来是一批批人员押运着一些马车而来,人员也就仅有百八十人。

    武大人松了口气,还好,如果仅只这么些劫匪,偷袭赚城尚可,但要说强攻下县城,那是难比登天!

    “大人,您看!劫匪们这是要干吗?”旁边一人惊叫道。

    武大人吃了一惊,连忙望去。

    却见劫匪两相接洽,一阵凌乱之后,将车上东西卸了下来,统一放置于离城十丈之地,列成两排,几百位劫匪整齐地站立于前,分为四排。

    咦,这是干什么?武大人也是一头雾水。

    却见那位首领一挥手,这几百位劫匪各有分工,最前面一排与第三排劫匪吃力的扛起那件物事前端,第二排第四排分别移动着直指城头。

    “不好,这是弩!”一时间,武大人面色大变,“快拿过盾牌来,尽数列于城头!”

    武大人神情紧张地望着城外。

    却见那些劫匪居然点上了火折子,将弩箭点着了。

    武大人瞪大双眼,仔细一看弩箭指向,再转头看看城内。

    “不好,难道是?”一个惊人的想法浮现于脑中。

    “快,派人前去向县尊报信,就说劫匪要运用弩箭射入城中,烧城内粮食!请县尊大人救粮!”武大人急声吩咐道。

    身后小校,转身就走,前去报信。

    “弟兄们,射箭阻止他们。”

    嗖嗖嗖,一阵箭羽射向劫匪,然而劫匪却用盾牌挡在了前面,根本无法伤其分毫。

    武大人面如土色,转头望向城内,口中喃喃自语道,一语成谶啊!希望粮食无恙吧!

    嗖嗖嗖嗖嗖,却见火弩箭越过城头射向城内。

    望着越过头顶的火弩箭,武大人想要进城内救援,但却无法放任此地不管,如果让劫匪乘势攻破城池,自己可就真的成了陵县罪人了!

    希望来得及吧!

    此时的柳知县刚刚接到小校回报,向粮食所在之处赶去。

    然而,已经晚了,却见粮仓已经着火。

    火势汹汹,人们的救援如同杯水车薪,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而且弩箭依旧横飞,近前救火的衙役们有的甚至直接被钉在地上,还被烈火焚身,惨烈无比。

    柳知县望着火光冲天的粮仓面色苍白,浑身颤抖,跌坐于地。

    嗖嗖嗖,箭羽横飞,火弩箭一根根直入火海,居然不差分毫,尽皆射在了粮仓范围内。

    随后赶来的张县丞等官吏、黄沮等士绅大户望着熊熊燃烧的火场,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组织人手将火场隔离,任由粮仓烧为一片废墟。

    “罢了,罢了!粮食被烧,本官只能自领责罚了!”柳知县喃喃自语。

    在场的张县丞等官吏望望火场,再望望柳知县,目光呆滞,一切都完了!柳知县跑不了,他们也跑不了!

    黄沮等士绅大户却也面如土色,本还担心劫匪攻城烧粮,但现在还未攻下县城,粮食却已被烧,想想城内的灾民,只怕是要爆动了,现如今的县城根本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要知道,所有捐粮尽皆被放置于此地粮仓,如今粮食被烧,全城皆无多少粮食了,想要供应本地百姓、士绅大户,还有灾民,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劫匪们,我操你姥姥!”武大人接到小校回报后,冲至城头,声嘶力竭地向城外大声骂道。

    城外劫匪望着城内火光冲天哈哈大笑,但火弩箭依旧不停地射向城内,不过数量正在逐渐减少。

    呜呜呜呜,一支响箭直冲云霄,武大人停下喝骂之声,随声望去,却是城内所发。

    “嗷嗷”一阵狼嚎传来,武大人吓了一跳,转身看去。

    却见城外劫匪冲着响箭指指点点,那真是欣喜若狂,欢呼雀跃啊!

    一瞬间,武大人明白了,这是城内奸细发的信号,意思是粮食被烧,任务完成之意。

    武大人望着劫匪、再看看响箭响起的方向,双目赤红,恨得牙痒痒。

    “别让我找到这个内奸,否则老子将他碎尸万段!”

    城外,劫匪们的弩箭终于告罄,劫匪们兴高采烈地收拾现场。

    “全员备战!”武大人紧张地吩咐道,深怕劫匪再来一波攻城。

    然而,此时的劫匪们已经收拾停当,居然前队变后队转身离去。

    武大人深怕这是劫匪的声东击西之策,让全员戒备,直直地望着劫匪,看他们消失在尘烟之中。

    良久,良久,城外不再无任何动静,武大人终于确认劫匪可能真的走了!

    然而,为谨慎起见,武大人派斥候出城尾随劫匪查探。

    又过了良久,斥候回报,劫匪真的已经远去,但却兵分两路,其中一路绕向南城而去。

    “南城?”武大人双目圆睁,那不是,那不是?“糟了!”

    武大人大叫一声,飞身下了城头,上马飞奔而去。

    “兄弟们,全员戒备,紧闭城门,不可松懈!”武大人的声音远远传来。

    众军士哄然应是。

    武大人赶到粮仓,却见粮仓依旧烈火熊熊,不过周围尽皆衙役,已将火势控制,不再漫延。

    旁边,柳知县跌坐于地,周围官吏士绅大户们围坐一旁,面色灰暗,鸦雀无声,只是望着火场呆呆发愣。

    “县尊,劫匪退兵了!”武大人上前禀报道。

    “哦!”柳知县无精打采地抬头望望武大人。

    之前的话如果知道劫匪退兵,人们会欢呼雀跃,但现在大家依旧呆呆地望着火场,不发一语。

    “大人!”武大人一跺脚,冲着柳知县大声喊道。

    柳知县一惊,抬头望向武大人,却见他一脸急色,直冲自己眨眼睛。

    这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