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迎敌布置-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迎敌布置

    柳知县强打精神,站起身形。

    “张县丞,你在此救火!”

    “王主簿,你前去安抚灾民,必要时可施以雷霆手段,万不可让灾民有异动!”

    “黄会长,你们商会再行商议,筹措一些粮食,当官府以市价向你们购买!”

    “马典吏,你收购粮食,越多越好,尽皆付以现银!”

    众人为之哑然,县尊大人也恢复得太快了吧?这就安排后续事宜了?

    本以为县尊大人此番要被打倒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振作了!不过,这也是好事,此番劫难,还是得有个主心骨啊!

    众人纷纷应是,各司其职,投入了难后重建。

    柳知县与武大人一脸诡异地回转县衙。

    二人进了府中,看看周围,空无一人,二人对视半晌,哈哈大笑!

    良久,二人止住了笑声。

    “县尊大人,劫匪虽退,我只怕!”武大人一脸犹疑。

    “但讲无妨!”

    “县尊,我请带领军士们前往明家农庄驰援。”

    “什么?驰援?难道?”柳知县脸色大变。

    “不错,劫匪分兵两路,有一路直奔南城,可能是去明家农庄前去报复?”武大人面色严肃道。

    话语一落,柳知县神情反而平静下来,“前往德州求援的信使走了几天了?”

    “两天!”

    “那么,此时德州出兵与否,应该有了定论?”

    “不错!”

    “好,武大人,你派人前往迎接援兵,接到援兵后,引去明家农庄救援!”

    真是老狐狸!武大人望着柳知县心中暗道,本来劫匪退去,德州援兵可来可不来,现在应是前往阻止援兵到来,毕竟这援兵可是柳知县等官吏一齐署名相求,并承诺以粮为筹,即使现在阻止援兵到来,也得付出不菲代价,但如今一往明家农庄引,明中信就得承情,到时这些粮食可就是明家出了,而且引援去往明家农庄还可解明家之危。

    实乃一举两得之举!

    “我呢?”武大人问道。

    “你?现在还不能出兵,毕竟,城内灾民还得防着,内奸也得防着,否则露出一丝丝破绽,说不定劫匪就会去而复返。你得留在此处,以防万一!”

    “那明中信呢?”

    “只望明中信能够多扛些时日了!”柳知县望着明家农庄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口中言道。

    明中信,对不住了!

    “我们这样做是否很不地道?”武大人脸色微红道。

    “无妨,中信信中曾言,以县城安危为重,相信他会理解的!”柳知县缓缓道。

    “那我也派人飞箭传书,让他多坚持几日!”武大人建言道。

    “也好!”柳知县颔首道。

    武大人站起身形,看着柳知县欲言又止。

    武大转身前去安排。

    画面转到明家农庄。

    “教习,劫匪已经退兵。”赵明兴兴奋地前来回报。

    却见他风尘仆仆,一副刚则在泥土中打滚一般。

    “明兴辛苦了,此番退敌,你属首功,我会向县尊大人言明的。”

    “明兴不敢居功,此乃教习运筹帷幄之功!”

    却原来,前往县城示警之人乃是赵明兴,怪不得他风尘仆仆!

    “教习,有一路劫匪看情形好似向我们而来!”

    “你确定?大致有多少人?”明中信问道。

    “估计有几百人之多!”赵明兴不确定道。

    旁边的庞文彪却喜形于色,“不怕,想必县尊大人与武大人会援兵来的!”

    明中信与钱师爷对视一眼,微微摇头,苦笑一声,援兵?那是不用想了!

    “庞队长,你下去整备人员,将斥候派出,随时回报劫匪动向!”明中信吩咐道。

    “是!”庞文彪应声而去。

    “明家主,现在如何应对?”钱师爷问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中信站起身形一字一句道。

    “你布置的那些真的有用?”钱师爷一脸不信任。

    “你就瞧好吧!”明中信一脸神秘。

    二人相携来到庄外,却只见庄外居然种满了砍伐下来的树枝。

    钱师爷望着这些树枝一阵摇头,真不知明中信种这些树枝在庄外有何作用?难道这些树枝能够挡住劫匪?

    钱师爷好奇不已,询问明中信,明中信却一脸神秘,就是不说,都快把钱师爷给憋死了!

    如今,劫匪来袭,估计很快树枝的作用就会水落石出!

    到时再让你得瑟!

    “明兴,让各位学员各就各位。”明中信吩咐跟随而出的赵明兴。

    赵明兴一跃多高,兴奋异常地应命而去。看来,咱们兄弟要有活干了!

    钱师爷却万分不解,这些十几岁的小娃娃有何用处?还让他们守护树枝!明中信居然如此重视他们?

    前几日,钱师爷率领衙役灾民砍伐树木之后,将树木运回庄前,明中信居然又让他们将这些树木按照他标记的位置种下树木,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然而,这儿他最大,只好受苦受累地再行栽种,关键是还得安抚衙役与灾民,他们的怨气也是十分之大。衙役与灾民虽勉强听从,但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是杀父仇人般,自己可真是费力不讨好啊!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然而,最可气的是,自己累死累活还得埋怨,而明中信居然一顿肉食就将衙役灾民的心收服了!太可气了!

    不过,还别说,这些树木种下之后,庄前仿佛有些云雾缭绕的意思。

    然而这些在钱师爷看来,有蛋用啊!劫匪难道会因为这些云雾就不进来了?

    但看明中信仿佛还真的很满意的样子,一定有猫腻!钱师爷心中非常赌定。

    无论如何,经过几日布置,庄前真的是焕然一新,三角帐蓬错落有致地分布着,灾民们在其中安居乐业,施粥也是定时定量,今日居然又有了新花样----火锅!

    一顿饭下来,众人再度对明中信赞不绝口,感恩无比。不得不佩服明中信,这小子对人心的把握真的是很到位,这几日的劳累,真的是丧心病狂啊!真真是,没法说啊,说出来都是泪!

    明中信都把衙役灾民当牛使了,种树、挖坑、做陷阱,撒药、埋钉、变花样,每当众人将要爆发之际,明中信就会变着花样让大家消气,转怒为喜!

    如今,劫匪来袭,检验成果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