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中信回城-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中信回城

    “明兄弟,不知马某可否见一下李阁老,转达一下徐都督的问候。”马良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理所当然,明某这就安排一下农庄事宜,领马大哥前去拜见李阁老,明某也得感谢一下李阁老的关爱。”明中信笑意盈盈地应承道。

    一会儿工夫,二人你有心我有意,言谈话语之间已经兄弟定交。

    本来反应过来的钱师爷一下子差点被吓晕过去。

    李阁老居然在陵县,这么一尊大神在陵县,自己及东主居然不知情,这可太吓人了!

    不行,得马上让东主知道!

    再回想一番,明府最近的动作,进出明府的人员。

    对了!明中信那带着的两位老头!李阁老绝对就是其中一人!我就说嘛,那两位精神派头十足,而且对陵县事宜如此关心,绝非常人!果然,事实证明,当时自己决定让他们二人出入县衙是正确的选择!

    呀,东主有无错失之处呢?可千万不敢有啊,落在李阁老眼中,可就真的全完了!钱师爷脑筋急转,努力回想,没有,还真的没有,李阁老在场的时候,东主的表现可圈可点,一位能吏的形象跃然于脑海,不错,这番没有纰漏,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转念一想,心中一乐,如此想来,那萧知府的表现可就真的是坏得一塌糊涂,甚至有可能在李阁老心中已经判了死刑,官场之路就此断绝了!

    钱师爷幸灾乐祸地偷乐着。

    此时一见明中信正在叫进赵明兴安排事宜,钱师爷脑筋急转,如何才能通知东主呢?

    可是自己人早已回城,此地根本就无人能够胜任,自己又脱不开身,真是愁死了!

    “钱师爷,之前弟兄们的不是,还请见谅则个!”马良此时才想起钱师爷,看在明中信的面子上,还是道个歉好了,毕竟刚才明中信说钱师爷是自己人来着。

    “不敢,不敢,是钱某有些鲁莽,加上形迹可疑,才招致弟兄们的误会!不怪弟兄们,不怪弟兄们!”钱师爷连忙谦让道。

    “钱师爷大人大量,待马某拜见李阁老后,再行设宴赔罪!”马良点头道。

    “钱某问句不该问的,这李阁老是?”钱师爷语气迟疑地问道。

    本来,事涉李阁老,不该他问,但他这是替柳知县问的,要知道,如果李阁老真的是在陵县,无论柳知县知情与否,给人的印象就是昏庸无能!

    如果上官知道,李阁老在陵县的这些日子柳知县居然一无所知,估计会想,李阁老在陵县多长日子了,你一县之尊居然不知,你是干什么吃的?

    “马某不敢直言,李阁老正是当今朝中那位!”马良恭恭敬敬道。

    钱师爷心中一紧,还真是!

    “好了,马大哥,钱师爷,咱们动身吧!”明中信安排完毕,回身道。

    “好!”马良兴奋地起身道。

    钱师爷站起身形,随二人出了农庄。

    马良将大队人马留在此处护卫明家农庄,防止劫匪杀个回马枪。

    三人快马加鞭,回转县城。

    在城门之处,城头军士验证之后,开了城门。

    三人入城之后,钱师爷告辞而去,前往县衙报信。

    而明中信领着马良直去明府。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一阵大呼小叫之后,明府沸腾了。

    “我家孙儿在哪儿?”明老夫人跌跌撞撞冲出房门,见到走在当院的明中信,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冲上前,差点跌倒在地。

    众人一阵惊叫,明中信飞身上前扶住了大母。

    “大母,当心!”

    “打死你这死孩子,打死你这死孩子!”明老夫人捶打着明中信,但眼泪却止都止不住,顺着脸颊而下。

    “噗嗵”一声,明中信跪立当地,“孙儿让大母担心了,罪该万死!”

    “起来,起来!让大母好生看看!”明老夫人连忙扶起明中信,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而后双手捧着他的脸看个没完。

    “大母,还有人看着呢?”明中信不好意思地道。

    “咋了,大母看看自己孙儿还用别人允许吗?”明老夫人一瞪眼。

    “好,好!大母,孙儿身体倍儿棒,还是先招待客人吧!”

    “客人?”明老夫人疑惑道。

    “这位是德州卫马指挥!”明中信让开一指马良介绍道。

    “马某见过明老夫人!”马良上前施礼道。

    “哦,马将军,失礼了!”明老夫人瞬间站直身形,恢复了雍容华贵的气度。

    “哪里哪里,祖孙情深,令人羡慕啊!”马良望着二人一脸羡慕道。

    “见笑,见笑!”明老夫人歉意一笑。

    “大母,孙儿没事,我还得招待,您看!”旁边的明中信望着明老夫人的变脸之术,心中为之惊叹,还从未见过大母如此,原来大母也是变脸高手!

    “好,孙儿你先招待客人吧!大母先行歇息了。”明老夫人一脸的深明大意,但恋恋不舍地望着明中信的眼神却将她出卖,还是担心孙儿啊!

    “中信安然无恙,大家还是各干各的去吧!”明中信向赶来的明家众人道。

    众人哄然应是,逐渐散去。

    二人来到了李东阳他们居住的小院外。

    “马大哥,你且在此等候,我征求一下李阁老的意见,看他是否有闲?”明中信向马良歉意一笑。

    “明白!这是应有之意!还望明小弟为我美言几句!”马良声带颤音道。

    不知为何,马良居然心中忐忑不已。

    明中信向院中行去。

    “哟,明哥儿回来了!”正好李兆先,正在院中,见明中信进来,一脸惊喜。

    “见过李兄!李老可在?”

    “是明哥儿吗?”李东阳的话语传出。

    “不错,正是中信!”明中信大声回道。

    吱呀一声,房门洞开,李东阳与刘老一脸惊喜地迎了出来。

    刘老先行上下打量一番明中信。

    “嗯,还好,没有缺胳膊少腿!可喜可贺啊!”刘老打趣道。

    “说什么呢?”李东阳推了一把刘老,一脸不情愿。

    “咋,遇到劫匪还能完整得回来,难道不值得庆幸吗?”刘老一瞪眼。

    望着二老半嘴,不知为何,明中信心中一阵羡慕。

    二老口中虽拌着嘴,但眼中对彼此的情意清晰可见。

    “李老,门外有德州卫马指挥求见,不知您意下?”明中信上前施礼道。

    “马指挥?”二老一皱眉,眉宇之间充满了不悦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