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二老欲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二老欲去

    大家新年好!

    暗夜之光在此感谢各位书友在过去一年中的支持与关爱,在此深深鞠一躬,谢谢了!也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中继续关心爱护暗夜之光,暗夜之光也将努力回报大家的关爱,尽力写出让大家爽的文章!

    暗夜之光在此祝贺大家在2017年大发特发、钱多多、财多多、健康多多、福报多多!

    感谢书友g33132今天的月票、推荐票,也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众人望去,却正是那李兆先正走进房门。

    “李兄说笑了!”明中信一拱手道。

    “不,不,李某从不说笑,也得为我们准备一桌!或者咱们一起?”

    “这?”明中信一脸为难,看向马良与柳知县。

    “此次是马指挥与小弟定交之宴,您来可能不适合吧?要不改日?”明中信以探求的口气向李兆先解释道。

    “行,那我回去告诉父亲,你有宴席居然不叫他,看父亲如何收拾你?”说着,李兆先转身向外行去。

    “别啊!”明中信一把拽住他,“我先征求一下马指挥与柳知县的意见。”

    然而,那两人早已将头点得像磕头虫一般,表示万分同意。

    要知道,这可是近距离接触李阁老长子的机会!马良与柳知县正求之不得呢,岂能不同意!

    “看,人家都同意了!”李兆先指着二人道。

    “行!不过,你能确定不会引起李老、刘老的注意,到时可要吃排头的?”明中信只好也点头道。

    “这?”李兆先也是犹豫,是啊,父亲大人可是精明无比,自己骗不了他的。

    “要不,索性咱们大家一起吧!”李兆先出了一个主意。

    旁边的马良与柳知县一阵激动,这可是好机会啊!与李阁老同席,聆听教诲,这可是买都买不来的机会啊!

    二人一脸期待地望着明中信。

    好吧,左右瞒不了二老,就当给他们一个机会吧!明中信心道。

    “看二老的意思吧!”

    “行,我这就去请示!”说着,李兆先兴高采烈地就要转身离去。

    “不想让李老训斥的话,你还是先把事情办妥再去!”明中信提醒道。

    对啊,自己还有事要办!真是晕头了!李兆先一拍脑袋。

    “父亲让问一下,你是否能够护送明哥儿前去府城?”李兆先向马良道。

    “我?”马良一脸惊讶。

    “不错!”

    “能够为李阁老效力,是卑职的福份!”马良兴高采烈地答应。

    “不要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

    “不好吧?马指挥还有公事在身!”明中信在旁推辞道。

    “不妨事的,正好马某也想去府城见识见识!”马良连忙向明中信使眼色。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与李阁老搭上关系,岂能如此放弃!此时再有谁阻止他,他跟谁急。

    望着马良,明中信也不再说什么,他明白马良的心思,那就更不能阻止他了。

    “事情办完,我去也!”李兆先转身而去。

    众人各取所需,心情无比舒畅。

    明中信却无比郁闷,堂堂前世渡劫期强者,纵横捭阖,现如今居然被人如此保护关照,怎一个郁闷了得。

    但他又知道众人皆是为他好,又怎能拒绝他们的好意。

    旁边的柳知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倍亮。

    “兄弟,咱们又可以多多亲近了啊!”马良满脸堆笑。

    “是啊,咱们哥俩正好可以一路相随,多多亲近亲近!”到此地步,明中信也只好接受现实了。

    晚膳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开始,马良品尝后惊为天人,对明府菜肴赞不绝口。

    柳知县与有荣焉,自得不已。

    席间,马良与柳知县虽有心巴结一下李阁老,但真当与李阁老坐在同席后,他们才知道是如此的难受。

    二人吃又不敢吃,说又不敢说,拘谨无比。在敬了李东阳与刘老几杯之后,就只能听着人家谈话。

    李东阳、刘老与明中信谈笑风生,而他们却只有听的份,根本就无从插嘴,看着面对李阁老依旧潇洒自如的明中信,一阵羡慕,也才真切了解到李东阳对明中信的那份情谊。

    “明哥儿,你此次要去府城应试,老夫与老刘头也准备动身回转京城了,咱们就此别过,在京城再行相见吧!”李东阳开口道。

    “您二位要走?”明中信居然感到心中隐隐有些失落与不舍,这段时间,李老与刘老对他关爱无比,一番相处令他也感受到了久违的朋友之情。

    “不错,离开京城太长时间了,有些事急需回去处理,另外这次河南江北行省受灾波及几个行省,必须回去防备有人乘机作乱!”李东阳解释道。

    明中信明白,作为阁老,全天下最有权势的那几个人之一,必须得为这天下负责,自由对他们来说是有限度的啊!看来离别在所难免。

    “那刘老?”明中信望向刘老。

    “我的病已无大碍,这把老骨头说不得也得为这天下尽尽力了!”刘老自嘲道。

    明中信默默点点头。

    旁边的马良与柳知县一脸惊奇,李阁老居然要向明中信解释,看来真的将这明中信当作了朋友,否则依李阁老的身份,根本无需向任何人解释啊!

    这刘老的口气可真是大了,居然要为这天下尽尽力?看来还真的是朝中那几位大员之一,但二人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有谁符合这个形象。

    明中信平复平复心情,抬头道,“好,天下无不散之宴席,那中信就为两位准备一些礼物,还望笑纳!”

    “好啊!明哥儿的礼物想必不会让我们失望!”李东阳一拍手,笑道。

    “我就不必了,我只要一辆明家制作的马车!”刘老插话道。

    “马车?”马良、柳知县瞬间懵逼了。

    马车天下尽可买下,依刘老这气派口气,难道还差一辆马车吗?

    明中信也是为之一愣,刘老要马车?

    “咋了,这么小气!你不是送老李头一辆嘛,为何不能送我一辆?”刘老一瞪眼。

    明中信反应过来,微微一笑,“刘老说笑了,送您一辆又有何难!”

    “那就好!我说呢,明哥儿没那么小气!”刘老神情缓和下来。

    “不过!”明中信望着刘老,一脸的欲言又止。

    “怎么,还有难处?”刘老神情突变。

    “只不过,您还是先听听我送您什么,您再决定是要马车还是礼物吧!”

    “不用,我就要马车!”刘老坚决道。

    明中信不再言语,但是从袖中取出两个瓷瓶,放在桌上,看看刘老。

    刘老一看却见瓶中正是几粒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