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临别告诫-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临别告诫

    “说实话,我们只是想到奸细会找机会乘乱烧粮,万万没想到,奸细只是为劫匪提供了赈灾之粮的场所,也未想到劫匪居然有床弩这种军械利器,致使劫匪用火箭烧了假粮。当时,我们可真是后怕不已民,幸亏有了明哥儿的提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说到此处,柳知县感激地望望明中信。

    “不敢,中信只是尽到了本份而已,机缘巧合罢了!”明中信摆摆手。

    “无论如何,你确实救了粮食,这可不仅仅是救了灾民,而是救了全陵县县城的百姓啊!”说着,柳知县站起身形躬身一拜,向明中信致谢。

    吓得明中信起身躲避。

    虽然柳知县不乏在李阁老面前做秀的成份,但也真的是诚心感谢明中信,明中信神识扫过也感觉到了他的真诚。

    “行了,明哥儿份属应当,柳知县当机立断,也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不错,不错!”当然,老狐狸的李东阳当然明白柳知县此番作为的缘由,开言表彰道。

    二人重新落座,柳知县继续言道。

    “庆幸之余,我与武大人思谋先行麻痹奸细,对外表现出粮食被烧的假象,没想到又有了意外之喜,奸细发出粮食被烧的信号,劫匪居然就此退兵,实乃不幸中的万幸。”

    一番解释,众人终于明白了。

    “好事啊,本来我们还担心,粮食被烧,灾民可能发生骚动,如此也就不用再担心了!”李东阳点头称许,看向明中信的眼神异常闪亮。

    “小子,不错,有勇有谋,有没有打算到军中效力吗?”刘老一拍明中信肩膀,大声道。

    军中?马良眼前一亮,对啊,难道刘老居然就是那位?

    明中信呲牙咧嘴地抚摸着肩膀,看向刘老。

    “老刘头,你疯了!明哥儿可是正而八经的读书人,与你们这些丘八哪能尿到一个壶里!”李东阳一瞪眼道。

    “咋了,好男儿自当驰骋疆场,马革裹尸,才能不负此生啊!”刘老大声道。

    “算了吧!明哥儿的大局观不错,应该是在后方出谋划策,运筹帷幄,冲锋陷阵,那是浪费明哥儿的才干!知人不能善用,你这几年可真是活回去了。”李东阳一撇嘴,讽刺道。

    你?刘老一挺脖子就要与李东阳嘶逼。

    “二老,二老,不要再为中信争吵,反正中信此身乃是读书人,现在最紧要的是科举入仕,至于去沙场,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争论无益啊!”明中信哭笑不得。

    二老对瞪一眼,冷哼一声,别过头颅,不再言语。

    真是两个老小孩!马良与柳知县今日可开了大眼,居然见识到了这些大人物不为人知的一面,但却也心有所感,原来大人物也是普通人啊,也有喜怒哀乐啊!

    “还望二老不要因中信伤了和气!否则中信会终身不安的!”明中信深深作了一揖,半晌不起身。

    李东阳、刘老刚开始还不理对方,但看明中信半晌不起身,连忙上前扶起他。

    “你这小子,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与这老刘头一般计较了!”李东阳冷哼一声道。

    “什么?我还看在中信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呢!”刘老回应道。

    “什么?”二老同时再次相对瞪眼。

    “好了,好了,如果再不和好,礼物减半啊!”明中信生气道。

    “好,好,不计较了,不计较了!”二老一听礼物减半,立马怂了,讨好明中信道。

    “哼!”明中信拿起了乔,转身坐回座位,不再理会二老。

    “不要生气了嘛,我们不再争执了!”刘老推推明中信胳膊,撒娇道。

    “是啊,是啊,别那么小气嘛!”李东阳帮茬撒娇道。

    瞬间,马良与柳知县凌乱了,这还是李阁老吗?

    “好,这次就饶过你们,再有下次,好东西可就真的没了!”明中信勉为其难道。

    “是,是!”二老点头应声。

    马柳二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今日可真是开眼了,百年难得一见啊!

    “记住,今日之事要是传了出去,我可就找你们两个了!”李东阳一瞪眼道。

    “是!”

    “是!”

    马柳二人连忙应是。

    “好了,我们身子也乏了,今日就到此吧!明日安排一番准备上路。”李东阳一伸懒腰道。

    “那个?那个?”柳知县支支唔唔道。

    “有什么话就说,吞吞吐吐地像什么样子!”李东阳不耐道。

    “阁老,下官有一事想与您商量一下。”柳知县偷眼望望李东阳道。

    “说!”

    “就是此次护送粮食去府城,下官想让马指挥负责护送,不知阁老意下如何?”

    “这样啊!你觉得呢?”李东阳转头问马良。

    “卑职仅凭阁老吩咐!”马良抱拳施礼道。

    “那就辛苦你一趟吧!毕竟劫匪的应该是为的在府城制造叛乱,令灾民爆动,如此来看,府城之事事关重大,各县支援的赈灾粮食越快到达,劫匪的目的才能被破坏,也算为府城安全考虑。”

    “是!”马良应道。

    “谢过阁老!”柳知县感激涕零。

    “好了,具体事宜你们商量着办,但一定要确保粮食安全,毕竟,劫匪可能还会在路上拦截运往府城的车辆。”

    “下官谨记!”

    “卑职遵命!”

    “好了,散了吧!”

    “是!”众人应是。

    “中信,你来,我还有些事情要与你商量!”李东阳吩咐道。

    “福伯,你代我送送二位大人,再安排马大哥的住宿。”明中信吩咐福伯道。

    “不用了,我去军营即可!”马良连忙道。

    “还是住在明府吧,明日还得与柳知县商议护送事宜。”明中信劝道。

    马良一想,也是,何必跑来跑去,今日就在此住下了,反正已经吩咐副将妥善安排军营之事,还能与明中信多多亲近,一举两得。

    如此马良就住在了明府,柳知县与钱师爷尽兴而归。

    几人回到二老住处。

    “不知二老还有何吩咐?”明中信问道。

    “中信啊!叫你来,是在我们临走之前,还想告诫于你,今后做事要三思而行,万不可再行冒险!”

    “中信明白!”

    “明白什么,明白你还如此冒险?”刘老一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