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府城惊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五十五章 府城惊变

    再说自己,不也只是为的功德吗?如果不是为的功德,自己又何必如此辛劳,只要找个地方凭自己的手艺、技能,做个安安乐乐的富家翁不正合适吗?

    只因自己有私心,所以才如此勤奋辛苦。人家马良不过是为的升迁,又何错之有?

    只能说人活在这世间有这样那样的诉求,只要守好自己的本份,求得一份心安即可!

    “好了,马大哥,咱们还是静候斥候消息再做决定吧!”明中信心思通达,规劝道。

    “明兄,今日为何如此早就埋锅造饭?”一个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

    二人向身后看去,却见一个少年正赶过来。

    不是别人,正是黄举。

    “见过马指挥!”黄沮来到近前先行施礼拜见马良。

    “嗯!”对他,马良可没那么好的脾气。

    这一路行来,马良对其他童生可没那么好的耐性,一直黑着脸。

    众童生皆将马良称为黑面神,也就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黄举这一路行来,对马良的态度早已习惯,也不以为意,毕竟自己的安全可得靠人家保护呢!

    “原来是黄兄!现在离府城只有半日路程,今日早些歇息,先行清洗烟尘,明日清清爽爽进府城。”明中信解释道。

    “那咱们兄弟今日可得一醉方休!”黄举兴高采烈道。

    “这?”明中信有些为难。

    “明兄弟还有事与我商量,你先去吧!”马良板着脸道。

    黄举看看马良,不再言语,望向明中信,猛使眼色,让明中信打圆场。

    “黄兄,你先去吧,我真的与马指挥有事商议!”

    “那,好吧!”黄举不情不愿地转身离去。

    “这般不知事情的家伙,不知道如果遇到事情是否还能保持如此清闲的心境?”马良没好气道。

    “马大哥,别忘了,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明中信笑道。

    “你自不同!他们就是拍马都赶不上你的!”马良连忙解释道。

    “是吗?我不就是一个不通事情的家伙吗?”明中信也一板脸道。

    “别啊!我就是说说而已!”马良急道。

    “原来马大哥是说笑了!”明中信偷笑道。

    “你?”马良指着明中信一脸气一脸笑,哭笑不得,这明小弟这种情境居然还有心逗乐,真是的!

    “报!”

    二人一喜,斥候回来了。

    “说!”马良喝道。

    “马大哥!”明中信轻叫一声,向后一使眼色。

    马良反应过来,对哦,现在不知府城具体情形,还是不让众人知晓为妙。

    二人催马走向旁边。

    “禀将军,府城有军队攻城,正在争夺城门,战况异常惨烈!城内四处起火!”斥候一语惊得二人目瞪口呆。

    本来预计会有情况发生,但却未想到居然有人攻城,太让人想不到了!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攻打府城,这可是造反啊!

    要知道,现如今可是在弘治中兴之期,政治清明,天下太平,人心思定,只是不时有些天灾或有些外患而已。

    现如今造反,那可真是寿星公上吊,活腻了!

    “将军!将军!”斥候叫道。

    “哦,可看到攻城之人有多少?”马良反应过来问道。

    “估计有个几千人!”斥候回道。

    “几千人?”这可真的是活腻了。

    要知道,单单府城内就有一万余户,合计五万余人,其中至少有两万余壮丁,这些人就是堆也能堆死这些攻城之人。

    但明中信一回想,不对,斥候还说过,城中四处起火,看来,这城中还真的有奸细!又是一个里应外合的案例。

    希望城内官吏积极应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兄弟,咱们撤吧!”马良猛然转回头道。

    明中信一惊,却见马良眼中居然一片通红。

    “马大哥,你这是!”明中信一指马良眼睛。

    “马某无妨,咱们还是先撤到历城县,暂时躲避一时,待这股军队退去,咱们再回来!”马良语气轻描淡写道。

    “大哥,你是否想要独自回来救援!”明中信脸色一正。

    “不会,你马大哥可是怕死至极,这几百人哪够人家几千人吃的?”

    “不要骗我!”明中信深深望向马良。

    “好吧,马大哥也不装了,兄弟,你非军人,还是先去历城县暂避一时,安全要紧!”

    “马大哥,你就是如此看兄弟的?兄弟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吗?”

    “不是,兄弟,你?”马良待要解释。

    “好了,你让一些军士护送粮食与童生们前去历城县,想必此时劫匪们皆在攻打府城,有军士护卫,安全应该无问题,兄弟陪你在此应战!”明中信一言而诀。

    “这?”马良看明中信如此坚决,也就不再坚持。

    “好,咱们兄弟就搏一番。”

    “去!将众将叫来,咱们安排一番!”马良向斥候吩咐道。

    众将集齐,一番商议之后,马良让副将带领一百余军士护送童生与粮食前去历城县,但童生们只能步行而去,得留下一些马车。

    众童生怨声载道,但面对如狼似虎的军士,又秀才有理说不清,只好恨恨得闭嘴不情愿地上路。

    “明兄,这是干什么?”黄举三人组却找到明中信询问。

    “黄兄,有事发生,现在只能转道前去历城县,待来日再向你们解释,现在你们先去!我与马指挥随后就来。”明中信正色道。

    “明兄,别骗我们,一定是发生大事,说实话,也许我们还能出一份力!不然,我们就不走了!”

    “这?”明中信看看他们坚定的眼神,看来不说实话不行了。

    明中信向他们招招手,几人来到辟静之处。

    “实不相瞒,现在府城被攻,大家只能先去历城县暂避一时,我与马指挥查探查探情况,随后就会赶过去。”

    “随后赶过去?”黄举一脸讥笑,“只怕你们是要助府城一臂之力吧?”

    王琪、李婷美双目一亮,打战啊!得多刺激啊!

    “算我们一份!”二人齐声叫道。

    “禁声!”明中信与黄举齐声道,说完向旁边的众童生看去,见无人注意,拍拍胸脯表示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