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兰亭文会(七)-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十一章 兰亭文会(七)

    学子们急不可耐,纷纷动笔。

    明中信却无所事事般站立一旁,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小月在旁为他磨墨。

    哈哈,终于逮到你的弱点了!

    兰景泽心中高兴,但见到明中信无动于衷,心中着急,这家伙为何还不动笔?!快点啊,快点啊,争取早点动笔,早点出丑!

    看到柳知县等人正在殷切地注视着明中信,兰景泽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地催促明中信。

    兰景泽冲旁边的李昊一使眼色。、

    李昊叫嚷道,“明兄,不会是不解题意,无法下笔吧!”

    明中信看都未看他一眼,此等跳梁小丑之辈,不屑与之争辨。

    明有仁、明中远这两位知根知底的明家人心中急切,你倒是写呀,就算字不太好,但你可以写八股文啊!

    二人对视一眼,心中一沉,不会是明中信不知其出处吧?

    明有仁冲明中远猛使眼色,上啊!

    明中远会意,急步上前,低声提醒道,“此题出自《论语阳货》第十七章。”

    明中信好笑地望了明中远一眼,自己当然知道,刚才只是在选择写哪种字体而已,毕竟文征明会的书法字体太多了,总得斟酌斟酌吧!

    无论如何,对这位族兄的关切,明中信给予了感激地眼神。

    前文讲过,明中信转盘抽奖正好抽到了文征明的书法技能,此时正好用上,兰景泽绝未想到,目前为止,明中信的最强技能竟然就是书法。

    如果兰景泽知道自己的小算盘要胎死腹中,只怕会气得吐血吧!

    终于,明中信动了。

    “已去之时,圣人不讳言之也。

    夫时之既去,圣人不能挽,亦何必讳哉?为孔子者,有诺而已。

    今夫时者,智力之所不得争,而老者,圣贤之所莫能辞也。从古英豪,不免为既去之时,降心短气,而权奸之徒,亦时挟此以摧抑天下士,若阳货之于孔子是已。然使货日已逝,孔子必日未逝,货日不我与,孔子必日吾与,欲与货争乎?抑与时争乎?而孔子正不必尔也。

    漫听而漫应之日有是哉,大夫警我以已逝之日,而惜我以难得之年也。虽然,丘非敢忘也。

    去日苦多,来日苦少,非惟大夫知之也,予亦念之矣。

    往不可追,来不可必,非惟大夫命之也,予亦已深忧之矣。

    谓不知老之将至者丘也,岂遂至耋而忘年!夫丘不尝日吾衰已久乎?三年期月之思,正为此有尽之时悲也。感慨唏嘘,亦有不可奈何者,即如大夫教云尔。

    谓优游以卒岁者丘也,岂遂能乐而忘死!夫丘不尝日假我数年乎?凤鸟河图之叹,正为此有穷之日忧也。俯仰悲怀,亦自有计无所出者,诚如大夫言云尔。

    盖尝去鲁、去卫、去齐、去楚、去陈蔡,栖栖皇皇,不知身之既老。而由今日以前一追思之,乃知弹指于风尘辙迹之下,而逝者遂如斯也。往日之惜,何必他人代为我计乎?

    又尝赞易、删书、定礼、正乐、修春秋,辛辛苦苦,不知岁之几更。而由今日以后一逆数之,乃知转盼于几席丹铅之间,而人寿复几何也。时命之衰,何必当途者过为我虑乎?

    使由是而宝终怀焉,丘之不仁,更何所解于已。

    自是而时再失焉,丘之不知,更何所说于人。

    子大夫往矣,吾知所自处矣,勿更为我忧矣。”

    明中信一气呵成,满意地再看了一眼自己的文章,潇洒地将笔投掷一旁。

    再看旁边,明中远明显被吓到了,呆立一旁。

    这,这家伙,就会吓人,明明会的嘛!

    一直关心这边的明有仁也是长出一口气。

    见明中信掷笔,柳知县等人围了上来,将明中信挤在一旁。

    未见文章,先见书法。

    明中信的字体正是小楷书法,笔力劲健挺拔,瘦劲精匀,流露出“险劲瘦硬、崛起削成”的书意。其静气沁人心脾,观之如沐春风,妙,妙,文字透出一股大家风范。

    如此书法,还用比吗?众人皆叹。

    黄沮更是将纸页拿在手中,仔细揣摩笔意,不忍释手,赞不绝口。

    “妙,妙,神、气、骨、血、肉五者齐备,真乃佳书!”

    围观过来想看笑话的兰景泽,更是备受打击,双目圆睁,紧盯文章,无法置信。

    这,这,不是说他书法不成,字体难堪吗?为何竟有如此功底?

    又被他骗了!兰景泽全身都在剧烈地发抖,恨得咬牙切齿,人为何可以垃圾无耻到如此地步!

    明明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坑,自己还傻不拉叽地往里跳,我真的蠢死了!兰景泽仿佛看到明中信正咧开大嘴嘲笑着自己!

    就算你书法如神又如何,制艺不行也是白搭!对,制艺!

    “各位师长,明兄的书法虽佳,且还得看制艺如何啊!”兰景泽提醒道。

    “对,对,还得看看制艺!”柳知县一把从黄沮手中夺过了写满文字的纸页,自己欣赏起来。

    众人皆探头观瞧。

    “明中信的这篇文章,站在圣人孔子的立场上,讲出了自己经过再三思索,最终答应了阳货,打算出仕为官,把自己的才能贡献出来的想法。文中高度凝练地概括了孔子一生的主要业绩。”孙宇讲解道。

    黄沮继续,“这里的破题采取的是意破,对于已经失去的岁月时光的惋惜,圣人孔子是不会忌讳不说的。承题部分与破题实为一体。起讲部分,从起到承,再到转,再到最后的合,指出在孔子的思想上,认为时间是最重要的。直到入题,才站在孔子的立场上讲话。起二股,孔子对时光流逝总是深感忧虑。中二股讲自己为此有尽时之时悲,为此有穷之日忧。后二股高度凝练地概括了孔子一生的主要业绩和成就。束二股是孔子表明会出仕为官,贡献力量,紧扣题目,非常严谨。最后结语明确而简洁地证明了题中的‘诺’。”

    柳知县总结道,“此文酣畅淋漓而又字斟句酌地阐论了孔子日诺。虽未达到理、辞、气三者具足的境界。但却也贴合题义,不失为佳文啊!”

    众人每讲一句,兰景泽面色就白一下,最后忽红忽白。

    待听到柳知县总结之言,却见兰景泽胸膛起伏不已,最终嘴角流出一丝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