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萧飒宴请-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六十四章 萧飒宴请

    二人开门而出,与黄举等考生一番痛饮。

    知府衙门。

    “少爷,你说明中信会来吗?”萧森向萧飒问道。

    “他一定会来的!”萧飒肯定道。

    “您为何如此肯定?”萧森疑惑道。

    “他与我是同类人,绝不认输,有事绝对得知已知彼,算无遗策,从之前他每次出手来看,皆是谋定而后动,即使之前未予筹谋,事到临头,也是会谋划再三才会出手。此番不知我的目的为何的情况下,他一定会前来弄清楚的,只不过会先行准备一番罢了。到时,我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说到最后,萧飒一脸坏笑,自得不已。

    萧森一脑袋的不解,少爷也没有准备什么啊?如何给明中信一个“惊喜”?难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

    席间,考生们纷纷向马良敬酒,表示感谢这一路之上对他们的照顾与护送之情,马良也不知是心中有事,还是逃避事情,真真是来者不惧,最后居然喝多了!真是达到了与明中信约定的一醉方休。

    明中信无奈只好将他挽回房间,让他休息。

    至于考生们则就文明多了,饮酒的气氛不再那么浓烈。

    只余黄沮三人组频频灌明中信酒。

    “不知各位是否是陵县学子?”一个声音突兀地在旁响起。

    众人望去,却是一个富态和蔼,一脸笑容的管家打扮之人正在躬身问话。

    “不错!我等正是!”一位学子回道。

    “不知明中信明案首可在?”

    “我就是!”明中信站起身形应道。

    却见那人紧步上前行礼道,“见过明案首!”

    “客气客气!不知你找我是?”明中信望着他也是心中讶异。

    却见那人从袖中取出一张请柬双手呈递给明中信道,“我家公子派我来请陵县学子明日前去赴宴,说找到明案首请您代为相邀!”

    赴宴?公子?这是何人?难道是兰家?明中信一头雾水。

    “你家公子是?”

    “我家公子乃是萧飒!”

    萧飒?明中信从记忆中搜索这个名字,没有啊,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姓萧的什么公子啊?

    不对,有一个!明中信心中猛然出现一个人,难道是他?

    “你家公子是否是知府公子?”

    “不错!”

    人家承认了,但明中信更是疑惑,二人只有怨没有恩,除此外并无接触,为何今日要请自己及陵县学子?

    “不知是何缘由你家公子要请我们赴宴?”

    “我家公子说是代父感谢陵县送来赈灾粮食!解了府城燃眉之急!特此宴请各位!”

    这理由有些牵强啊!难道他是为的在宴会之上难为自己?不会这么没品吧?难道是为的和自己和解?

    自己可没有要与他和解的意思!明中信本想直接一口拒绝,但想及人家是邀请的整个陵县学子,这就不好越俎代庖了!

    明中信望向众陵县学子,开口道,“不知大家决定去否?”

    众人之中,除黄举三人组对明中信与知府公子的恩怨有些耳闻外,其余学子并未听说,黄举三人组看着明中信并未接话,准备唯明中信马首是瞻。

    其他学子却一个个异常兴奋,听到知府公子请自己等人赴宴,这可是大好事啊!虽然自己对赈灾粮食并无一丝贡献,但却一个个跃跃欲试!巴巴地望着明中信,希望明中信答应。

    明中信看到了大家的期盼,也就不再阻拦。

    “也好!请回禀萧公子,陵县学子必准时赴宴!”

    来人躬身而退。

    陵县学子们一见来人走了,瞬间炸了锅。

    “你说这萧公子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得意的。

    “为何要请我们?”这是精明的。

    “难道他是想结识一下我们这些未来的秀才举人进士?”这是自恋的。

    “切!人家估计是请的明案首,咱们只不过是被稍带脚的!”这是聪明的。

    然而不论如何,黄举三人组却一脸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向他们笑笑,表示无妨。

    “来来来,咱们继续!”有那马大哈样的,直接将此事抛诸脑后,准备今宵有酒今朝醉。

    “好啊!来就来!”一时间众人响应。

    一瞬间陷入了酒池肉林之中。

    明中信望着这些没心没肺的家伙,无奈地笑笑。

    “真的没事?”黄沮借敬酒之名,在明中信耳边道。

    “没事!一个宴会而已!”明中信点点头。

    “还是小心一些为妙,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黄沮担心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明中信轻描淡写道。

    望着明中信充满信心的表情,黄举三人组的心情也安定了下来,投入到拼酒当中。

    是夜,众人真的来了个不醉无归,就连明中信也有些放松,居然来了个宿醉。

    知府衙门后宅。

    “那明中信说了什么?”萧飒一脸好奇地问那富态中年人。

    “启禀公子,那明中信也仅是问了谁请他们赴宴,为何请他们,而后就询问众人后答应要前来赴宴!”

    “其他什么话都未说?”萧森在旁追问道。

    “什么话也未说?”富态中年人白了萧森一眼。

    “知道了,你下去吧!”萧飒若有所思道。

    “少爷,您还算得真准,那明中信答应来了!”萧森一脸的跃跃欲试。

    萧飒淡淡然望着他道,“到时以礼相待,不准生事!”

    萧森脸色一垮,看来公子爷看清了自己会使绊子,这是警告自己呢!

    一想及当日在陵县所受屈辱,萧森就恨得牙痒痒。这次就先放过你,反正时间还很充裕,心中想着萧森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嗯!”萧飒眼中寒光一闪。

    “是,少爷!”萧森打个冷颤,赶紧答应。

    萧飒也不再理会萧森,在那低头思索着什么!

    翌日,马良居然一大早就起来,与明中信告辞后直奔城外,准备粮食交接之事。

    马良准备交接之后,直接回德州,故叫起明中信与之道别。

    望着马良的背影,明中信暗暗祝福,待得来日,再行并肩作战。

    未来的赤虎就此暂别明中信,来日再次相见却一同搅得这大明风云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