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萧飒试探-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六十七章 萧飒试探

    “明兄,兰兄说得对,这知味酒楼可是府城屈一指的酒楼,今日来此,也是为的向陵县表示感谢才选的此处,大家还是先行品尝品尝。”

    明中信一脸意外,看来,还是小看了萧飒的涵养,兰景泽如此不给面子,居然还忍了下来,真是一个好“忍者”啊!

    一时间,众学子不再忍耐,纷纷动筷。

    明中信神识之中隐秘地现,萧飒狠狠瞪了兰景泽一眼,但兰景泽却在那儿给大家介绍知味酒楼的特色菜品,对此居然一无所觉。

    真为他的智商着急!明中信怜悯地望了兰景泽一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纷纷喊爽。

    确实不错,无论从味道还是对客人的体贴,明中信也暗自点头,兰家经营的确实不错,要不是没有自己那么多的噱头,肯定已经越自己家的名轩阁了!

    见众人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兰景泽一脸自得之色。

    至于萧飒,此时却与黄举三人组相谈甚欢。

    明中信虽一直留意,这萧飒出阴招,但直到现在,这萧飒居然全无动静,也只是与他们谈论一些诗词歌赋,看黄举三人组的神色,也是心有所得。

    一如同窗好友相互印证、相互交流般,一点针对明中信的举动皆无。

    “王兄,此前你们那退敌之策真乃是神来之笔,尤其是让马匹冲击匪军,牵制匪军中军。”却只见萧飒一脸的艳羡之色赞叹道。

    明中信心中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来了,萧飒终于图穷匕现了!一瞬间,神识笼罩于萧飒身上,不放过萧飒的一举一动,看他如何耍花样!

    “哪里,哪里,我等并未参与!只有”王琪却一脸通红,欲语还休。

    咳,却只听旁边的黄沮一声咳嗽传来,王琪瞬间止住话语。

    然而,王琪话虽止住,但眼神却望向了明中信。

    一直注意着王琪的萧飒却捕捉到了这个眼神,明白了,看来陵县学子只有明中信参与了此次解围战役。

    “只有什么呢?”萧飒追问道。

    “只有摇旗呐喊而已!”王琪结结巴巴将话语接上。

    黄举在旁点头称赞,王琪机灵,却不知萧飒早已明了于心。

    “那就太遗憾了!”萧飒看看黄举,笑笑,早知道这黄沮心有警惕,所以才找这平时有口无心的王琪进行套话,果然见效!

    “真好,你们还能见到真正的战役场面,太幸运了!那你能给小弟讲讲战场之上的拼杀场面,让小弟也领教一番?”萧飒一脸的羡慕,请求道。

    “这?”王琪为难了,看看明中信。

    大哥,你不要再看我了!人家已经知道了!明中信心中呐喊道。

    但却不能埋怨王琪不警惕,实在是这萧飒太过奸诈狡猾了!

    “萧兄,此情此景岂能谈论那些刹风景之事,还是谈谈诗词歌赋为妙!”黄举为王琪解围道。

    “是啊,是啊!还是谈些风花雪月为妙,那般血淋淋的场景确实没什么好说的!”王琪附和道。

    萧飒看看这一唱一和的二人,笑笑,也就不再为难于他们,反正自己要探听的已经探听到。

    “明兄,能否给萧某讲讲这战场之事,我听说明兄立志要为这大明撑起一片天空,想必对这战场之事也有兴趣吧!”萧飒将矛头对准了明中信,开门见山道。

    他知晓,用对付黄举等人的手段对付明中信一丝用处都无,更何况现在自己的目的已经露出了马脚,再行隐瞒已经无益,干脆直言相询。

    明中信心中佩服,该使计策的时候无一丝顾虑,见计策无用,干脆就直言相询,这萧飒确实干练,实乃真小人也!

    “明某当然有兴趣,而且也已经经历过战场之事,顿悟了一些战场生存法则!愿与萧兄分享!”既然已经被萧飒试探出来了,再躲躲闪闪就显得有些小气了,明中信也就不再藏拙。

    更何况,从自己神识所探得知,这萧飒语出真诚,他确实对战场之事心向往之,至于他的目的是否真的在这战场之上,还在两可之间。自己还得处处小心啊!否则被萧飒套出话语,那可就真的要被他看轻了!

    而对面的萧飒心中也是一惊,本想着明中信就算知道自己的用意,也会再三隐藏,最起码的也会顾左右而言它,绝不会轻易说出真相。

    没想到只是从王琪口中试探出明中信确实就在战场,这明中信就不再遮遮掩掩,还未等自己相逼,居然就承认并分享这份感悟。

    难道他会虚言相欺?或有所保留?萧飒有些怀疑。

    “古语有云,夫以愚克智,逆也以智克愚,顺也,以智克智,机也。其道有三,一日事,二日势,三日情。事机作而不能应,非智也势机动而不能制,非贤也情机而不能行,非勇也。善将者,必因机而立胜。”

    萧飒听在耳中,瞬间精神全数投入明中信的话语当中。

    “这是诸葛亮兵法二十四篇中的机形!”萧飒立刻接道。

    “不错,此乃正解,想必萧兄一定了解,事机、势机、情机吧?”明中信向萧飒点头道。

    “掌握战机的三点关键,当事情已经生,有利于已而不利于敌时,不能作出相应的反应不能算是聪明当形势生变化,有利于已而不利于敌时,却不能拿出克敌制胜的办法,也不够贤者的资格当整个态势已经很明确对已方有利时,却不能断然采取行动,这也不能算是勇敢。所以关于指挥军队的将领,一定要根据情况的变化,掌握时机取得胜利,即因机立胜。”萧飒点头解释道。

    “萧兄理解的相当透彻,本次小弟在战场之上就领教了这一点。想当初,马指挥得知此次匪军围攻府城,情势危急之时,迅下了绝断,救援府城!事机势机情机皆合,但为保险起见,兵分两路,一路护送学子粮食前往历城,一路留在府城救援,皆顾全了仁、义、勇、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