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兰亭文会(八)-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四十二章 兰亭文会(八)

    然而,此时众人无法照顾他的情绪,都沉浸在明中信的制艺当中。

    唯一注意到兰景泽情况的,只有旁边站立的明中信。

    “兰兄,大势已去!回天无力啰!”明中信凑上前去,一脸轻佻地低声说道。

    “小人得志,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兰景泽抹去嘴角鲜红,一脸轻蔑地看了明中信一眼。

    柳知县等人却在旁一无所知,依旧在讨论着明中信所写文章。

    兰景泽听着众人对明中信的赞叹、赞誉,心如刀绞。

    望着人群中的柳知县,他心中一动。

    对啊,我还有柳知县,我们说好了的,一定要将明中信打压,让他一蹶不振,进而蚕食掉明家!

    只要柳知县不认可明中信,让他参加不了县试,自己就不算输!

    “知县大人,请认真品评一下明中信的文章、书法!”兰景泽冲着柳知县,拱手为礼,将认真二字重重读出。

    兰景泽眼睛直直地望着柳知县,紧紧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

    此时的柳知县回过神来,手拿明中信的文章,一脸尴尬地望着兰景泽,左右两难。

    一边是兰家情面、丰厚利益,一边是教化之功、升官捷径,真是难选啊!

    明中信望着这两个双目含情、互诉衷肠的好基友,心中一阵好笑!

    看来,自己得加把劲,放上这骆驼身上最后一根稻草了!

    想及此,明中信上前躬身向柳知县唱诺道,“父母老大人,中信前几日得一佳书,献与老大人,请老大人斧正!”

    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册子双手捧给柳知县。

    “这是何物?”柳知县接过小册子,疑惑地看着明中信,

    待他翻看片刻,迅速将其合上,收入袖中。

    望着明中信,柳知县脸上一阵红,一阵紫,“这,这”指着小册子,他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请老父母品评!”兰景泽上前,双手抱拳跪倒在地。

    柳知县久久望着兰景泽,眼神怪异。

    柳知县深吸一口气,叹道,“好了,贤侄,到此为止吧!”

    “什么?”兰景泽猛然抬起头,万不敢相信,昨天还信誓当当,今日一定让兰家达成心愿,如今却说,到此为止!

    究竟发生何事?让柳知县改变主意,兰景泽猛然想到,那本小册子!

    那究竟是何物,竟有如此大威力,让自己翻盘无力!

    “请老父母做主!”兰景泽一头叩在地上,咚咚作响。

    “兰兄,小弟送你一首词!”明中信眼中鄙夷地望着兰景泽。

    明中信口中吟诵。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决绝词!”黄沮等皆惊叹道。

    “从今日起,我明中信与你兰景泽断绝一切关系,我回去会禀明大母。”

    兰景泽却瞠目结舌,立在当地。

    “好了,今日兰亭文会到此为止!”柳知县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一篇文章。

    黄沮等人望着这个耍赖的知县,一阵气结。

    而,兰景泽望着柳知县的背影,一阵心寒,血气上涌,“噗”一口鲜血猛喷而出。

    这出大戏真是好看,众位学子留恋不已。

    “何苦来哉!”黄沮摇摇头,与孙宇负手离去。

    黄举携同王琪、李玉上前与明中信见礼,“明兄,今日暂且离去,小弟等改日再去府上拜访!”

    一场文会,不欢而散。

    明中信望着跌坐于地的兰景泽,心中一叹,自作孽,不可活啊!

    明有仁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随他去吧!”

    “希望兰景泽你能够兑现你的承诺!”明中信挥挥契约。

    四人离去。

    兰亭文会虽已过去,但文会中一波三折,狗血的肥皂剧却在读书人之间传播开来,明中信的诗词之名响彻县周边。

    这次文会,明中信成为了最大赢家!

    明府。

    “少爷回来了!”

    “少爷回来了!”

    明宅内一阵鸡飞狗跳。

    明有仁等人还未踏入明府,却见老夫人在小兰的搀扶之下,领着一家老小从院中冲出,围了上来,老夫人急切道。

    “乖孙,怎样?过关了没?”

    明中信一脸笑容,尚未说话。

    小月兴高采烈地冲上前去,道,“老夫人,过了,过了!而且还有天大的好事!”

    小月在这儿卖了个关子。

    “什么好事,什么好事?”未等老夫人提问,旁边的小兰冲上前去抓住小月,急切地问道。

    “这次文会,少爷作了三首诗、三首词、一篇制艺,就将大家都震住了,知县大人等人还对少爷赞不绝口!尤其是少爷一番表现,让兰家少爷无话可说,吐血倒地,简直太精彩了!我想,要不了几日,少爷的文名将会响彻全城!”小月炫耀道。

    众人听后,一片欢声雷动。

    “什么?景泽吐血了,严不严重?”老夫人脸色一变问道。

    “是啊,可能是有上火了!没关系,我们走的时候还问候了他,他说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老夫人一脸庆幸。

    “对了,小月说的都是真的?”老夫人反应过来,一脸的不可置信,望向明有仁。

    “叔母,确实过关了。知县大人虽然未亲口说出看重中信,但却将也未听兰家的,在文会上打压中信。而且泰山书院的两位师长也对中信赞誉有加。”明有仁正颜解释道。

    什么,泰山书院的两位师长对少爷赞誉有加!众人皆是一阵欣喜,纷纷上前祝贺老夫人。

    “恭喜老夫人!”

    “贺喜老夫人!”

    “好,好,都有红包!都有红包!”老夫人笑得合不陇嘴,冲宗祠方向喊道。

    “祖宗保佑啊!”

    明中信望着喜笑颜开的老夫人,也是一阵激动。

    “好了,大母,过几日说不定,知县大人还会亲自召见于我!直接给我县试过了呢!”明中信调笑道。

    “你这孩子,淘气!”老夫人宠溺地打了明中信一下。

    “福伯,大摆宴席,庆贺少爷县扬名!”老夫人大手一挥,正达指示。

    “来,来,给大母仔细说说经过。”老夫人激动地拉着明中信的手,向屋中行去。

    明有仁、明中远相视而笑,他们也很激动,但毕竟在现场已经经历过了,现在稍稍克制住一些。

    “后来呢,后来呢?”小兰追问着。

    小月霸气地学着明中信道,“从今日起,我明中信与你兰景泽断绝一切关系。”

    小兰眼冒星星,仰头陶醉地幻想着少爷那酷酷的神情。

    众人望着二人,一阵好笑。

    而老夫人却望着明中信,一脸慈爱,一脸心疼。

    别人看到的是面上的风光,但老夫人却看到了里面的刀光剑影,抚摸着明中信的脸庞,道,“痴儿,何必如此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