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讨价还价-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七十二章 讨价还价

    这件事告诉自己,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自己以为做事隐秘,实则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县衙,人多嘴杂,关系也繁杂,谁知道萧知府在陵县中布没布耳目。

    这就是得瑟的下场!

    现如今,后悔已经无用,就看自己接下来如何做了!

    但萧知府的底限在哪儿呢?必须搞清楚萧知府的底限,才能尽可能的减少陵县的损失!

    “府尊大人,不知您有何建议?学生可以回去向柳知县转达,并与商会黄会长商量,如何?”明中信向萧知府一拱手道。

    萧知府望着明中信,心道,看来这明中信还真不简单,到现在也不许以承诺,还是试探自己的底线。

    “行,我也不要多少,陵县以后每月为府城送来俩万斤粮食即可!”萧知府道。

    什么?在场众人一阵呆滞。俩万斤粮食,还每个月?那可真的是要了陵县的命了。

    这萧知府这是狮子大开口啊!明中信心中明白。

    可能他是欺负明中信作为一个读书人根本不通农事,忽悠忽悠他,到时自己转达柳知县,却没有与萧知府理论,如此就会让自己与柳知县产生隔阂,真是打的如意算盘!

    “大人,如此说的话,原谅学生不敢转达!”

    “这却是为何?”萧知府明知故问道。

    “大人您这是开玩笑呢?一个月为府城送俩万斤粮食!要知道,大明亩产仅有200余斤,俩万斤粮食,那可是100余亩地的产量,更不要说,土地也是分贫富的,折算下来亩产根本就达不到200余斤,更何况200余斤这是土地一年的亩产收成啊!陵县根本就无法做到,学生岂能转达此不靠谱的说法!”明中信眼神坚定地望着萧知府。

    萧知府一脸尴尬,本以为明中信不通农事,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直白地反问自己,失算了!

    “呵呵,本府只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而已!之前的说法就算了!”萧知府尴尬一笑。

    “现在府城有10000余户,共计六万余人,每人一天吃粮1斤,再加上灾民来了20000余人,这就是八万人啊!一天就得消耗80000余斤粮食!如果无法供应真的会出大事的!”萧知府停顿片刻,重新言道。

    众人静静地听着萧知府诉苦。

    “府尊大人,且慢!”明中信可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明显,这萧知府还打算阴他一下。

    萧知府一脸愕然,这明中信居然打断自己的话!

    “府尊大人恕罪,实乃是学生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番!”明中信躬身道。

    “无妨,你说吧!”萧知府见明中信一脸的诚惶诚恐,也就不为已甚。

    “据学生所知,赈灾之时,是以大锅熬粥,一锅粥只需一斤米即可,而这一锅粥可以盛百余碗,这就是百余人,一天两餐,意思是一斤米一天就可以养活五十余人,所以学生想请问大人一声,这却是真是假?”

    “这?”萧知府心中一惊,没想到这明中信居然什么都懂,看来今日是无法忽悠他了,还是先行解决灾民粮食问题再算计这明中信吧!

    “其实本府刚才只是说一般情况,明案首提醒的是。所以,本府也不为难于你,这样吧!”萧知府满脸堆笑道。

    “从下月开始,就按灾民的口粮算,你陵县为府城解决六分之一,府城共有八万人,每日需粮食1600斤粮食,一月需粮食48000斤,六分之一就是8000斤,如何?”

    “8000斤?”众人倒抽一口凉气,要知道,济南府共有十五个县,萧知府居然要陵县负责六分之一的粮食,而其他县呢?

    明中信明白,具体粮食数量只能如此了,萧知府绝对会一口咬定,毕竟一府之尊不能对自己一让再让,那么自己只好另辟蹊径,另行设法了。

    明中信沉吟半晌,陵县众人纷纷焦急地望着他,心中默念,千万不能答应,千万不能答应!

    一时间,在场众人的目光汇聚于明中信身上。

    “对了,学生还有一事不明,得问问大人!”明中信开口道。

    “说!”

    “这供应府城粮食之事,需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这?”萧知府明显就没想过,确实,难道真的让陵县一直供应府城?几个月好呢?低头细想。

    对呀!这得有个时间限制,如果一直供应,陵县百姓估计就得家破人亡了!就看萧知府如何定夺了?

    这下,轮到大家看萧知府了!

    现在是八月份,九月底才能进行秋收,两个月?不行,今年的收成具体如何还不知晓,如果欠收呢?得多收一个月!但又得过冬,再加一个月!

    “那就五个月?”萧知府抬头看向明中信。

    “府尊大人,还请饶过学生,学生无法转达!”明中信苦笑一声,躬身施礼,久久不起身。

    “这?”萧知府也知道自己是难为人,但转口面子上又有些过不去。

    “父亲大人,您如此就有些难为陵县,难为明案首了!”萧飒解围道。

    “嗯,你有何建议?”萧知府看看儿子,道。

    “我看,就四个月好了!”萧飒望望明中信,开口道。

    但明中信依旧不起身。

    萧知府父子对视一眼。

    “父亲大人,看来明案首真的为难,咱再退一步,三个月!”萧飒咬咬牙道。

    但明中信依旧不起身。

    萧知府面色变得极其难看,不再言语,也不再看萧飒。

    “明中信,你不要得寸进尺,府尊大人已经让了一大步了,你适可而止为好!”兰景泽叫嚣道。

    “明兄,小弟真的不能再说了,这已经是底线了。”萧飒向明中信苦笑道。

    明中信缓缓直起身形,也是一脸苦笑,看看萧知府、萧飒,再看看在座大家,却并未理会兰景泽。

    一时间,兰景泽气急败坏地望着明中信,恨得牙痒痒,这是无视自己啊!

    “如此难为,为了灾民百姓,学生只好依府尊大人了!”明中信苦笑一声道。

    一瞬间,萧知府转怒为笑,你小子还不中计!就算你精明似鬼,也得喝老夫的洗脚水。

    萧飒与兰景泽对视一眼,笑意盈眶,小子,你中计了!

    陵县众人心中一片哀嚎,完了,完了,明案首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