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十万抽奖-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十万抽奖

    客栈卧房。

    “哎!”黄举一脸的败兴之色,未语先叹,继而望着明中信,叹气不已。

    “难道黄兄有事?只管道来,小弟必定尽力帮你解决!”明中信眼中含笑,望着黄举道。

    “明兄,不要开玩笑了。这次你祸惹大了!”黄举摇摇头。

    “哟,还请黄兄明示!”明中信脸带笑意地道。

    “你认为你那条件柳知县能够答应?”黄举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样。

    “为何不能答应?”明中信反问道。

    “三个月每月送8000斤粮食!只换来陵县今年免除赋税!府城中商铺半税!在府城成立商会的便捷!再有学子们入府学之资格!”黄举越说越小声,自己也不自信了!

    从数量上看还真的是自己占了便宜!

    “对啊,那可是将两万肆斤粮食啊!”王琪大声责问道。

    明中信但笑不语,而众人心中逐渐了然,别人不知,他们可是知道的!明中信一口气捐了肆拾万斤粮食啊!这两万斤粮食还真的不是事!仔细一想,这两万斤粮食对于如今的陵县,还真的不多!

    再加上陵县今年减少的税赋和那些条件,自己等人可是真的赚到了!

    黄举三人组面面相觑。

    “好啊,你小子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虎!”一时间,他们明白过来,别人不知,他们可知道,城中粮食根本就未被烧毁,从中取出两万斤粮食跟玩似的,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

    一阵玩闹之后。

    明中信正色道,“大家记好了,万不可将粮食未曾被烧之事说出,就让府尊大人认为赚到了就好!”

    “我们知道,闭声发财就好,打枪的不要!”黄举三人组一脸的怪色。

    “你们呀!”明中信手指一点他们,好笑道。

    “明兄,你真的准备前去赴宴?”黄举问道。

    “你说呢?”

    “也对,你答应萧知府了!岂能不去?”黄举笑着摇摇头。

    “不过,你得做好准备,谁知道他们要出什么阴招?”李婷美担忧道。

    “不过四个字而已!”明中信自信道。

    “什么四个字?”三人疑惑道。

    “随--机--应--变!”明中信吐出四个字。

    “切!”三人异口同声道。

    四人相视而笑,不错,随机应变而已!还能如何,萧飒总不至于下毒吧!

    几日之中,众人足不出户,在客栈之中备考看书。

    而府城也日益热闹,赶考的童生陆续来到府城,一时间,府城恢复了昔日的繁华。

    这日,明中信心中一动,一拍脑袋,想起一事,自己有多久没有查看归元塔了!

    真是健忘啊!现在功德应该爆棚了吧!

    想及此,将房门紧锁,盘坐于床塌之上。

    神识一动,闪入了归元塔。

    来到功德轮盘处,望望悬空的小功德碑。

    咦,又长了!

    神识延伸,一扫小功德碑,咦,这是几个零。

    却见功德小牌之上赏善处,一大串字体闪过,基础功德:

    个,拾,百,仟,万,拾万,呀,居然有了六十多万功德。

    太给力了!明中信心中大喜。

    仔细一看却见,上面闪烁着,护送赈灾粮食成功抵达府城,加功德1000;击退匪军保护灾民与庄丁,加功德10000;为柳知县献策,加功德1000;提醒柳知县,救护赈灾粮食,加功德1000;……

    一大串加功德,皆是此次赈灾所获,太多了!

    再看罚恶,府城外斩杀匪军428人,加功德4280;明庄斩杀匪军两百零八人,加功德2080。

    看来每斩杀一个匪军小兵将功德10,明中信心道,不错,不错。

    “功德过拾万,是否抽奖?”一个声音响起。

    对啊,自己进来可是为的抽奖的!明中信心中窃喜,这次又能抽中什么呢?

    带着激动的心情望着功德轮盘。

    上次抽到了储物袋与各类种子,刚开始有些失落,但随后证明,还是相当有用的,这次会抽到什么呢?好期待!

    特殊抽奖不需要添加功德,但不禁止加注,提升幸运值。

    加多少好呢?

    现在自己有陆十多万功德,那加一半好了,将参拾万功德加注,自己还是很大手笔啊!明中信一阵意淫。

    然而,现实给了他一个打击!

    “每次特殊抽奖加注数目不得超过本身达到抽奖条件的功德。”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

    意思就是自己在获得拾万功德之时,只能加注到拾万,无法超过这个限额。

    也好,自己还能多留一些功德,以备不时之需,明中信一撇嘴,不屑地鄙视轮盘一把。

    话虽如此,但明中信还是希望抽个好东西的。

    他加好注,怀着激动的心情,按下了确定按钮。

    看着轮盘飞转,明中信居然还是那么激动。

    叮,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出来了,明中信紧张地注视着轮盘。

    如上次般轮盘上九宫格中出现一个物品。

    定睛望去。

    正是一把钥匙。

    钥匙?明中信一头雾水,更兼一种浓浓的失望,难道又抽到了鸡肋?

    但随即转念一想,对了,上次不就是抽到一个品相不好的小口袋,但却居然是储物袋!看来,不能光看表面的,应该看其内涵。

    轮盘出品,绝非凡品,坚定一下信心,明中信将神识扫向钥匙,轰一声,脑海激震,神识一阵眩晕,居然直接来到了一扇门前。

    明中信呆呆地望着这扇门。

    古朴、厚重,仔细凝视,这扇大门居然给人一种兵锋所指、凌厉逼人的感觉。

    明中信以为是幻觉,摇摇头,仔细望去。

    不错,不是错觉。

    仔细观察,却见大门正中有一个凹槽,象什么呢?

    仔细想来,哦,可不就是一个钥匙形状吗?

    钥匙!猛然间想起,自己这次可是抽到了钥匙!

    难道?

    试试!

    明中信心中念头一转,钥匙居然出现在手中。

    明中信缓缓将钥匙印向凹槽,咦,没反应!

    明中信望着全无反应的大门心中一阵失落,难道不是?

    明中信细看之下,为之失笑,却原来,自己居然将钥匙安反了。

    怪不得没反应!

    赶紧取下钥匙,重新按入凹槽。

    轰隆隆,大门缓缓向两边开启。

    明中信期待地望向里面!

    这扇门后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