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家到来-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家到来

    几人望去,却见那五人早已在萧飒引领之下坐到了中间空着的座位中。

    却见萧飒一声令下,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不远处长亭中一片空地之中,飘出了几位彩衣飘飘的女子,挥舞衣袖,翩翩起舞。

    见此情形,众读书人哄然叫好,兴致昂然地观赏起歌舞。

    也只有那杨邺还在气呼呼地望着明中信等人。

    看来,这杨邺只是个心中藏不住事之人,不足为惧!明中信心中一闪念,不再看他。

    神识一扫,再望向专注于歌舞,却不时用眼神瞟向自己的萧飒。

    这才是自己的大敌啊!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先行尽情享受吧!细想之下,自己来到这大明,还从未见识过大明的歌舞,且看看。

    却见几位女子随着琴声乐声,挥袖招手,翩若惊鸿,动若游龙,那舞姿、那身段轻盈、飘逸、柔美、自如,极富优美之韵律。

    叫好之声不绝于耳,看来大家都沉醉于这舞姿之中了。

    就连黄举三人组也是如此。

    一曲歌舞跳罢,大家都意犹未尽,望着女子们消失的地方,怅然若失。

    “各位,歌舞作罢,本次宴会正式开始。”萧飒向几位大家躬身请示,站起身形宣布道。

    一时间,人影绰绰,仆役们将茶水糕点尽数撤掉,换上了文房四宝。

    戏肉来了!明中信心道。

    “咱们今日在大明湖中举行宴会,值此美景之地,岂能如此庸俗。所以,这宴会要办得与众不同,才能令得大明湖增色,否则令大明湖黯然失色岂不辜负这良辰美景?”萧飒言道。

    众人哄然应是,就连那几位大家也是抚须微笑,频频点头。

    “今日咱们不以诗词论道,而是从琴棋书画之中找寻雅趣,由大家公然判定优劣,如果无法得到大家认可的话,今日就不给他膳食。”萧飒正色道。

    “不错,如果无法得到大家认可,就得接受这等待遇!”杨邺高声叫道。

    说着,他用眼斜瞟明中信等人一眼,意思很明显,就是挑衅。

    黄举三人组狠狠瞪了他一眼,以作回应。

    萧飒此言当然是在开玩笑,作为宴会主人的萧飒岂能真的让大家不进食而去。

    而杨邺这话可就不那么好听了,明显是想给明中信等人添堵。

    不知明萧恩怨的众位读书人相视而笑,玩笑虽是玩笑,但大家眼中却明显饱含了斗志,想要借此机会比较一番,得出高下之别。

    杨邺看着明中信,眼中挑衅十足,显然在这四方面造诣不浅,想要借此压下明中信。

    明中信虽不屑与之理论,但黄举三人组的眼神却愤愤然地射向他。

    几人的目光,你来我往,刀光剑影,杀气弥漫。

    “杨兄说笑了,萧某乃是玩笑之语,不可当真。为防止大家私心作祟,联合打压,作那不公平之事。萧某请来了几位大家,作为评判。大家欢迎!”说着,萧飒伸手介绍几位大家道。

    “这位是书画名家王玄机前辈!”

    王玄机微微颔首,打个招呼。

    “这位是诗赋名家李光元前辈!”

    “这两位分别是棋道大家萧子棋前辈、琴道大家萧子月前辈!”

    “这位是书法大家李照影前辈!”

    各位大家皆是颔首,向大家打招呼。

    众人兴奋异常,起身拱手施礼,拜见各位大家。

    显然,大家皆认识几位名动府城的大家,心底对他们也是极为认可。

    “相信大家在几位前辈指点之下,琴棋书画会有进益,在此先行拜谢几位前辈!”说着,萧飒领头冲几位前辈躬身施礼。

    众人哄然应是,一同行礼。

    明中信等人也随大家一起见礼,尊重前辈乃是应有之意。

    “大家不必多礼,今日会友,还望大家尽展所才,相互促进,胜不骄,败不馁,为这大明湖留下一段佳话。”王玄机代表几位大家鼓励道。

    “谨遵前辈教诲!”众人施礼。

    萧飒站起身形,眼神望向几位大家。

    王玄机向他点头。

    萧飒得到同意后,转身面向大家道。

    “此次宴会,大家只为切磋,切不可失了和气!”

    萧飒停了一下,看下大家。

    “之前所说,只是萧某的玩笑之语。但是,毕竟此番比拼虽名为切磋,但也总要有个胜负输赢,所以,如果无法得到大家认可,再经几位前辈品评,如果还是折戟沉沙,那么?”

    众人见萧飒停顿,尽数望向他。

    这萧飒控场能力挺强啊!明中信心道。

    “我们还是得给他膳食!”真是神转折啊!

    众人哄堂大笑。

    “不错,但给他稀粥即可!”有人起哄道。

    萧飒笑道,“这话却也差了,我们岂能如此对待,同属读书人,至少也应该有福同享,患难与共吧!话虽如此,但既然切磋输了,却不可不罚!”

    “如何处罚?还望萧兄明言!”众人对此非常感兴趣,纷纷追问道。

    明中信与黄举对视一眼,看这萧飒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萧飒若有深意地看看明中信,继续言道。

    “也不需要如何,只要给在座的所有读书人斟茶即可!”

    众人哄然叫好,俗话说,文无第一,读书人自是各自不服,要是能够看到有读书人如仆役般为自己斟茶,也是感到很爽的!

    如此一来,在琴棋书画方面有所造诣的,自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一无所长或几项为自身短版的,自是心下忐忑、犹豫不决。

    “萧兄,如果在这几方面有所短版,可否不参加?”有人高声问道。

    “可以!只需站于长亭当中,向大家躬身为礼,我们就放过他!”萧飒道。

    自觉在琴棋书画方面逊色一筹的读书人松了一口气,还好,只需躬身行礼,可比斟茶轻多了!倒也无妨!

    “萧兄,四项皆需参加吗?”有人问道。

    “琴棋书画只需参加一项即可,并不限制,如果四项皆想参加,也可以!”萧飒补充道。

    杨邺叫道,“萧兄,如果胜出,有何奖励?”

    萧飒神秘一笑,一招手。

    旁边仆役举着一个托盘上来。

    众人期待地望向托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