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杨邺显才-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八十一章 杨邺显才

    “明兄博闻强记,见识果然不同凡响。”萧飒只好违心赞道。

    “萧兄谬赞!”

    “此箫正是那萧史玉箫,今日萧某拿来作为琴道切磋奖励!”萧飒赶紧转移话题,不想明中信更加风光。

    众人盯着萧史玉箫一阵眼热,心中激动无比,口中哄然叫好。

    有望夺冠的皆是摩拳擦掌,等待公布题目。

    “好了,大家如此积极,我也就不再废话,否则就惹人厌了!”萧飒笑道。

    “好!”

    “有请萧子月大家为我们出题!”萧飒向萧子月躬身请示道。

    萧子月一抚长须道,“今日大家在此论道,我等前辈前来观看,希望大家尽力而为,一展所才。”

    大家纷纷鼓掌叫好。

    “既然第一场比的是琴道,老朽不才,在琴道方面略有造诣,就占个先,至于今日题目,咱们从琴道来论,琴道分为三境,物境、情境、意境,即,描写自然景物和人们触景生情的物境,如《高山流水》《平沙落雁》《潇湘水云》《梅花三弄》等;描写现实生活中人们的各种悲欢离合境遇的情境,如《阳光三叠》《关山月》《大胡茄》《屈子问渡》等;描写人们喜怒哀乐之心理情绪的意境,诸如《墨子悲丝》《忆故人》等。”

    “总而言之,就是展现人们对于自然景物的再现与描绘,给人回归山水天地的自在逍遥;对人生悲欢离全种种经历的刻画与表现,从而得到物我两忘的宁静心态。”

    “无论如何,琴道,甚至整个音道,讲究的是一个遇物发声,想象成曲江出隐映,衔东川月于弦中,松风嗖飀,贯清风于指下,此则境之深矣。”

    “今日之切磋,不要求大家达到何等至境,只希望在相互切磋之中寻得琴道真意,当然,不限于只是琴,音律之间有共通之处,老朽也不出什么题目,只需大家在琴音之中表现出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之情即可!”

    众人之中懂得乐理之人纷纷点头,大家不愧是大家,直指音道核心。

    “大家就以此为题尽展所才吧!”萧子月总结道。

    “好,萧大家出题了,只需表现出三境之一即可。现在公布一下规则,大家展现琴艺之后,每人一票,在票上写是或否,是则是赞成,否则是否决,然后将票投入箱中,整理出每人得票数,当场予以宣布,最后如果得票数相同,或有争议,则再行让萧大家评价优劣。不知大家可有异议?”萧飒言道。

    大家当然无甚异议。

    而明中信眼中却泛起一丝钦佩,这萧飒虽属敌对,但这般做事心思缜密,有条不紊!不错的对手啊!一时间,心中居然有些兴奋!

    “好,既然大家全无疑问,那切磋就此开始。不知哪位先行出来一试。”萧飒环视一周道。

    他的目光直指明中信,但见明中信并未有所表示,而且看情形好似不准备出来应战。

    众人纷纷互看,相互推辞,都不希望第一个出来,起码得看看别人的造诣如何再说。

    久久无人响应,作为主持人的萧飒脸上一片尴尬,难道就此冷场?作为主人的萧飒可就太没面子了,估计几位大家也会对自己心有芥蒂。

    你萧飒请我们来,还没如何,就冷了场,难道我们就是来吃吃喝喝吗?连一个人才都不得见,一眼望去,皆是庸才,我们来此有何意义?只是你显摆能力强大能够请到我们吗?你这是打脸呢?还是打脸呢?还是打脸呢?

    “我来!”却听得一个声音叫道。

    众人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杨邺。

    萧飒松了口气,如果再无人出面,只好自己点名了,好在这杨邺还算有些眼色!

    “好,杨兄琴道造诣深厚,第一个展示确实是众望所归。请!”萧飒连忙说些场面话,将杨邺让于亭中琴台之上。

    只见琴台之上一台案几立于正中,上面放置着一架古琴。

    杨邺来到琴台,环视一周,拱手道,“杨某不才,先行操琴,做这抛砖引玉之事,还望前辈,同窗,友人们指教。”

    随后,缓缓坐于地上,平心静气,闭目深思半晌,未发一声。

    却见那萧子月点头不已,不错,操琴之前,必须心境平和,绝不能有一丝杂念,否则情境难平,琴意难显。如杨邺这般先行平复心绪,再行准备操琴,绝对深得琴道深意,不由得坐正身形,看着琴台,这杨邺的琴道造诣绝对值得期待?

    铮铮铿铿,一阵琴鸣之声荡漾开来,杨邺的演奏开始了。

    琴音如水波荡漾般,层层涟漪四散而出,一首《高山流水》袅袅而出,琴声潇潇,琴音渺渺。

    节奏时而低缓,时而急促,连绵不绝。

    随着时间的流逝,曲子渐渐转为优美明快的格调,一副自然美图浮现于众人眼前,鸟儿的欢唱,虫儿的鸣叫,缓缓溢出,琴音圆润而细腻让人无比陶醉。

    明中信心中一惊,望向琴台上的杨邺,这杨邺还真有两把刷子,院试第二真不是盖的!看来真不可小觑啊!

    黄举三人组也是一脸的震惊,他们虽也有所涉猎,但绝无这般造诣。

    而懂得韵律的读书人也是欣喜地望着杨邺,显然是见猎心喜。

    萧子月也是点头不已,其余大家也以欣赏的目光注视着杨邺。

    渐渐地,琴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如流水渐深,如润物无声,如乳燕呢喃,渐行渐远,渐渐趋于平静,余音袅袅。

    良久,琴音未响,众人才猛然一惊,哦,这是演奏完了!

    萧飒也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看向杨邺。

    一瞬间,掌声雷动。

    就连明中信等人也不由自主地鼓掌称许,不管这杨邺为人如何,但这琴艺却真是不俗!

    再观杨邺,却面无表情,平静异常,躬身为礼,下了琴台。

    “大家的掌声已经说明了一切,杨兄的琴道造诣确实不凡,大家请投票。”萧飒宣布道。

    一番投票之后,萧飒令仆役们在旁统计票数。

    “下面,先请萧大家对杨邺进行品评指点!”萧飒躬身向大家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