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大家评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八十二章 大家评鉴

    萧子月一脸欣慰道,“这位杨邺显然得到了高人指点,首先我要说的就是,在操琴之时,第一得先行平复心绪,这点非常重要,皆因自己心绪不静,就无法进入琴曲的情境,自然也就无法领略琴曲境界,如此,怎能奏出好的琴音,这点杨邺做得非常之好。”

    “谢萧大家夸奖!”杨邺站起身形躬身致谢。

    “不错,你这一首《高山流水》,琴曲音节疏、淡、平、静,初听只觉索然无味,但细听之下,将心神投入,却又感觉在平淡中显出非凡,于平静中显出安乐,非精熟操琴者,无法臻至此境。而且,在琴音之中确实做到了融情于景。《高山流水》此曲的真意也得到了展现。”萧子月向杨邺微微颔首。

    “而杨邺此般琴道修为,体现出了他平时操琴之刻苦,正是他在平时的熟练操琴,久而久之,熟能生巧,心中领会到了琴中真意,将其中的主旨趣味融会贯通,心手相通,才能到此境界。”

    萧飒、杨邺一脸喜色,能得萧大家如此夸赞,只怕明日起,杨邺在琴道方面的名声会如日中天,这却是意外之喜了。

    “然而,老朽在此指出一点,就是,杨邺你心虽平静,但却也有些急躁之情掺杂其中,虽不明显,但那一丝丝也破坏了整首琴曲的情境,实乃唯一败笔啊!”说到此,萧子月一脸遗憾地看看杨邺。

    “如果今后你不将这丝情绪在操琴之时清除,今后你的琴道技艺也就止此而已了!”

    一时间,众人惊讶地望向杨邺,杨邺则是一脸呆滞,可见萧子月此说正中其心。

    萧飒也有些难堪,本来还以为此番杨邺受到萧子月盛赞,却没想到峰回路转,最后这一丝丝评价可是将杨邺从天空之中拉下了尘寰。

    他却不知,萧子月正因为惜杨邺之才,才如此评价,如果不是对杨邺期望甚高,人家何必提点于他。

    “在此,我要奉劝大家,在操琴之时切不可留有余念,仍得一心向琴,才能臻至极境。而且,在操琴之时,应使自己的心思进入返朴归真之境,如果只图一时的感官快乐,不能耐心持久,那只能令得自己渐趋平庸,无法领会琴道妙趣,琴道技艺将一无进展。相反,若然静下心绪,无一丝丝杂念,就算此时无法领会琴道真意,今后也会渐渐心手相应、弦指相忘,臻至琴道极境!”

    有人一无所动,有人心中若有所思,有人恍然大悟!言而总之,在场众人洞悟者有之,懵懂者有之,疑惑不已者有之。

    这里就显出了资质的重要,明中信神识一扫,现场情形尽入心中,心中对大家的资质也有所了解,重点关注了几位!

    而那杨邺也是眼神发亮,若有所得,看来他确实有所悟,有所得!

    “谢萧大家指教!杨邺定当自省!”杨邺躬身为礼。

    孺子可教!萧子月一脸欣慰地望着杨邺,现在这大明,科举大行其道,将琴棋这些冷门推向了深渊,发展严重滞后,天才难得啊!

    “今后但有琴道疑问,可以前来我的居所探讨!”萧子月道。

    众人哗然,这是要重点栽培啊!

    一众精通音律之人更是一脸羡慕地望着杨邺。

    萧飒也是眼中泛光,这一句话足以抵消此前对杨邺的影响,要知道,让人上门讨教,本身也就有了半份师徒情份,萧子月估计已经将这杨邺看作了半徒啊!

    如果杨邺有心,只需再用点心,必可拜萧大家为师。就算杨邺无心琴道,这也对杨邺的声望提升有了极大的帮助。

    “杨邺日后定当拜访大家!”杨邺万般领情,一脸激动道。

    萧子月微笑点头,不再言语。

    “还有哪位上来展示?”萧飒大声道。

    大家面面相觑,谁都不想在杨邺背后吃灰。

    最后无法,萧飒只好一一点名,居然连续有五六位,站于当地直承认输,向大家赔罪。

    萧飒一脸无奈。

    幸好,杨邺的票数也算了出来,居然得了八十九票,在场加上各位大家,共有百人,除却大家后居然得了如此高的票数,实乃众望所归啊!

    众人看向杨邺,却发现他居然面无得意之色,而是皱眉思量,看来,他还在思量萧大家的教诲。

    随后,一些精通音律之读书人,也上前做了表演,但与杨邺相比,无疑逊色极多!

    而萧子月也是失望异常,在杨邺之后居然再无天才,只是一些平庸之才,虽有造诣,但却潜力皆无。

    渐渐地,在场读书人皆已展示琴道技艺,或者躬身道歉,或者一展技艺,只剩下明中信等四人未曾开言。

    黄举与王琪先后道歉,而李婷美则是一脸自信地站起身形,走向琴台。

    却见,李婷美迥异于人,先行弹奏一小段琴曲,随着琴曲,面色渐趋平静无波。

    随后停下琴音,“叮,咚,咣,锵”一阵铿锵之声响起,给人一种热血沸腾之感,与杨邺的高山流水不同,起步就是一阵有力琴音,显然,与杨邺的琴音风格迥异。

    在座之人心神震动,纷纷望向琴台之上的李婷美,看来,又一位琴道天才出现了!

    萧飒与杨邺也是心神大颤,这陵县还真是卧虎藏龙啊,未想到明中信还未出手,就有如此对手,失算了!就算此阵明中信不出战,自己等人也无法攻击陵县啊!

    而萧子月则双目放光,初听之下,这李婷美的琴道技艺居然与那杨邺不相上下,只不过一人为清静自然,一人为慷慨激昂。

    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副场景,仿佛感受到了一个孤苦无依之人的悲愤之情,仿佛看到他卧薪尝胆,谋定后动,一举行动,慷慨激昂,最终如泣如诉,变得悲苦交加。

    众人随着琴音,心绪变得异常压抑,变得无法自拨。

    琴音袅袅,久久,久久,人们坠于琴音之中无法出来。

    “好,妙!”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静。

    众人望去,却见萧子月一脸激动地望着琴台上的李婷美。

    “好了,请大家投票!”萧飒继续主持道。

    众人议论纷纷,随后将票投了出去。

    “还请萧大家予以评论!”